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外婆的狼


□ 霍竹山

  夏夜,最好的避暑地方,是院子里的一棵老槐树下,是听外婆讲不完的故事。星光从槐树的叶子间洒下,一弯新月挂在西墙上,但很快便会沉下去的。外婆的故事,有时就像一阵凉爽的清风,可以吹进我们的五脏六腑。我们甚至听完一个故事后,都不敢在院子里睡了,将本已经铺在老槐树下的被褥重新搬回家里。
  那是外婆的一次经历。
  一年初秋,一匹白眼圈的母狼,硬是将外婆连推带拉到了狼窝前。外婆是在回娘家的路上被白眼圈的母狼劫持了的,外婆已经软得坐在了地上,等着母狼的攻击。但母狼爬在了外婆面前,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眼睛里露着的也不是凶残。看着外婆不动,母狼爬过来,叼外婆的包裹。外婆生气地将包裹丢给母狼说,要吃你就吃,这个包儿里又没有肉。母狼的脾气却好的出奇,又用嘴扯外婆的衣襟。望着母狼吊着的奶头,外婆似乎明白了,这匹白眼母狼是要她跟它走,回去喂它的小狼崽儿。外婆流泪了,想到常常因填不饱肚子而饿的哭泣——我们的舅舅、姨姨和妈妈,外婆觉着她还不如这匹白眼的母狼。一时间,外婆来了气力,能救活一群饥饿着的小狼崽儿,她死的也值了。
  外婆一步一步跟着母狼,来到一个杂草丛生山崖上。随着母狼的一声似哭似唱的叫声,一匹褐色公狼从草丛窜出,外婆浑身一软跌坐在地上。公狼围着外婆转了三圈,外婆心里在骂着饿狼还挑肥拣瘦的当儿,公狼就像母狼一样地爬在了外婆的面前。外婆想,狼吃人大概都要这样假慈悲一番,好像在为自己赎罪:“不怨我,不怨我,实在是狼孩儿们养不活。”外婆心硬硬地等着,等着母狼叫上来狼崽儿来吃她,她那时甚至觉得要是能胖一点,狼崽儿吃时就不磕牙了。可是,这能怨她吗?还好这是在秋季,田里到处都有填饱肚子的东西,要是等到青黄不接的春天,那才叫瘦呢!狼们真会选择奶崽儿的时间,这不人也胖了一圈儿。
  白眼母狼叼上来一只胖乎乎的狼崽儿,放在外婆的面前,跟公狼碰了碰嘴鼻好像是说了一句什么,又匆匆忙忙跑下崖壁。外婆闭上了眼睛,感觉狼崽儿嗅了嗅她,可让公狼赶开了。外婆又想,大概要等所有狼崽儿们都来了,一块吃她似乎显示公道,狼对狼孩儿是不“偏大的护小的,饿了二女子”的。母狼叼上来了第二只狼崽儿,接着是第三只、第四只,母狼跟公狼又低声“呼儿呼儿”说了一句什么悄悄话,跑下崖去了。这一窝狼崽儿到底有多少?狼吃人原来还有这么些繁杂的程序,让狼崽儿一个一个都到了。小狼崽儿好像被驯服了一样,一个一个虔诚地爬在外婆面前。外婆闭着眼睛也隐约可以看到,爬着的小狼崽儿,就像一个一个的铺了狗皮垫子的小板凳,等着几个孩子抢座位。母狼叨来了最后一只狼崽儿,轻轻地放在“小板凳”的旁边,和之前一样爬在了外婆面前。
  外婆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在想着,自己喂饱了狼崽儿,谁喂饱我们的舅舅、姨姨和妈妈!这是她最不甘心的,此时,成了她心上深深的痛,像有一把无形的刀子,一刀一刀地割在心的什么地方。她能感觉到自己在流血,好像是鼻血,不,是狼在吃她,像是已从脸上撕下了一块血淋淋的肉。外婆一下子爬倒,失去了知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陕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