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活着就应该有爱有梦


□ 王国平

导演:杨亚洲
主演:倪 萍 倪大红

“泥鳅也是鱼”,“泥鳅”也有着自己的生存价值、人生理想,也有着属于人类共通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随着一声清脆的啼哭,人来到了这个世界,紧跟着的,他/她要逐步被这个世界认同,第一步就是社会赋予他/她一个符号,或者说是名分——姓甚名谁。姓名是一个人与这个世界最初的对等接触,也是社会“赐”给他/她最初的符号烙印。所以,电影《泥鳅也是鱼》开篇不久,在小护士高喊“泥鳅,有没有”的时候,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同时应声,我们能够立即捕捉到这两个人的身份定位,以及随着剧情的层层剥开,他们之间一定存在着故事的纠缠。
“泥鳅”成为一个人的正式名字,意味着是对他/她人生轨迹与社会身份的一次公开曝光,但是这个乡土气息浓烈的名字并不意味着卑微,因为“泥鳅也是鱼”,“泥鳅”也有着自己的生存价值、人生理想,也有着属于人类共通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而且在矫情造作、冷漠成风的当下,“泥鳅”纯朴的爱、炙热的恨更为酣畅淋漓。
女泥鳅是一个善良的农村女人。与丈夫分道扬镳,她带着两个女儿来到北京,企图“捞取”生存所需要的面包。她对人生的求索目标很单纯,就是生存,就是让自己和两个年幼的孩子活着,但是善良、正直是她的秉性,“你个不要脸”是她的口头禅,于。是她需要的是善良、正直、尊严地活着。
在进城的脏乱火车上,她很快就遭遇了同是苦难弟兄的男泥鳅的“性骚扰”。这个男人依仗在城市占据了一定的人脉资源而成为小包工头,他自恃对城市“了如指掌”,藉此对首闯大都市的女泥鳅生发原始的本能冲动。不仅如此,他还领导一帮弟兄在城市进行“小小的犯规”,例如坐公共汽车逃票。女泥鳅则反其道而行之,悄悄在车座上放下一堆零钱当车票,为这帮“幸灾乐祸”的爷们挽回人的尊严。
张艺谋的《一个都不能少》,当剧情在农村展开,镜头语言土得掉渣,但却是那样的朴实无华;而当魏敏芝一走进城市,镜头语言立即无法自持,不仅温情脉脉,而且还在温情脉脉之下将电影所设置的矛盾胜利化解,演绎了一场电视传媒的功能神话。《泥鳅也是鱼》不是这样。女泥鳅不可能真正融入这个城市,因为这里没有她的名字,但即使她与城市刚刚接触,她就发现自己在这个城市没有栖身的空间,城市提供给她的是一副副冷漠的嘴脸。
虽然男泥鳅是以小包工头的身份出现,但是他毕竟还是属于城市的边缘,他并没有掌握与所谓“城里人”对话的权利,所以他揽着大工程,却拖欠着这帮农民兄弟可怜的一点点薪水。女泥鳅以“堵”的方式与包工头“对峙”,甚至贴身跟着他进入男厕所,结果“非暴力”的意愿遭来的却是一顿打与骂。城市以无情的暴力剥夺了一个农村妇女正当的权益诉求。
城市更是以无情的冷漠讥讽了一个农村妇女丰富的情感世界。女泥鳅有机会成为了一名保姆,这份工作完全物质化、金钱化,做饭、拖地,帮老人擦身……都是明码标价:她要耍宝一样逗痴呆的老人开心,为了防止老人跌倒要跟他同床,还要使劲撑包子引发老人的食欲,还要拖地也唱歌来感染老人“你快乐我也快乐”……这都是她的本职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与老人产生了情感。所以当老人仙逝时,她痛哭。她是在祭奠老人,用自己的善良。但这是葬礼上唯一的一声哭泣,人们都有着悲痛的表情,但是没有悲痛的心境。老人的一个家属一直在强调自己要赶下午的飞机,这说明他的时间很宝贵,也说明他是基于情面而不是情感来为老人送别。而老人的女儿以“就跟他呆了几天,就产生了感情,你怎么那么多感情”的冷言对女泥鳅的情绪失控表达着自己的不解与嘲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