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蓝名单(中篇小说)


□ 杨少衡

  “1022”大案以及其所涉及的蓝名单,提到了已退休老领导简增国,他是否曾给蓝伟立行贿十万?简一口否认,此事因查无实据被搁置,在专案人员穷追猛打下,简最终被判刑入狱,但“行贿十万”始终没有证实。是什么力量令简增国弃轻从重,于老迈之年身陷囹圄?官场斗争的背后又有何隐情?

  1

  对方还算客气,一见简增国到,为首的洪主任即站起身,主动伸出手,与简增国握了握。另外几人坐在各自的位子上,也都点点头表示问候。

  “简主席,请坐。“洪主任说。

  简增国说:“不客气,叫我老简吧。

  简主席是老领导,希望能配合我们工作。

  简增国称非常乐意配合。今天星期六,各位同志还在兢兢业业,值得钦佩。他退休已经三年多,所谓“天天双休日”,不上班呆在家里,偶尔被请到哪个会场坐坐,名字前边得加个“原”,市政协原副主席某某。老家伙没用了,只怕帮不了什么忙。

  洪主任说:“简主席能帮上忙。我们了解的事情发生在简主席任上。”

  简增国回答:“当然。老年大学什么的拿不到这里说。”

  简增国谈笑风生,镇定如常,没有丝毫紧张。估计走进这间屋子的大小官员里,很少有谁能像他这样放松,不管是现职官员,还是如他这样进入“原”字号系列的所谓“老领导”。此刻无论谁在这里都差不多,免不了心里忐忑,或称“心怀鬼胎”。原因显而易见:这里是办案现场,屋里这些人属于“1022专案”人员,他们来自省纪委。”1022”指的是10月22日,那一天有一位高层领导在一封举报信上作了一段措辞严厉的批示,一个地方官员因此引起注意,一起腐败大案进入办理。目前案件主角,本市市委副书记蓝伟立已经被“两规”,进了省城某办案地点交代问题。洪主任等一组人员奉命来到本市调查取证,驻于市宾馆八号楼,这座楼成为办案重地,近期内不断有本市官员和企业主被通知到这里接受问讯。专案人员不是拉网讨小海,抓到什么算什么,人家有的放矢,有幸接获通知到此一游者无不与蓝伟立及“1022”,案有所牵扯。简增国当不例外,但是他表现格外镇定。

  洪主任问:“简主席知道我们的任务吧?”

  简增国表示他有所了解,同志们办理的是蓝伟立一案。他感到痛心,蓝伟立年富力强,身负要职,前途看好,没想竟然出了事。

  “简主席了解蓝伟立牵涉哪些事吗?”

  简增国摇头。

  “简主席跟蓝伟立接触多吗?”

  简增国称自己与蓝伟立认识多年,蓝伟立从省城下来当市政府秘书长时,简增国还在县里工作,他俩当时就开始打交道。那以后上级决定让简增国与蓝伟立交流岗位,因为事务交接,他们接触比较多。后来这么些年两人相处一直不错,在非正式场合,他会开玩笑管蓝伟立叫蓝大人,因为人家大块头,有来头有派头。蓝伟立则称他”师长”,那也是开玩笑,说的不是带兵打仗的师长,而是剃头师,也就是理发匠。简增国在政协当副主席那几年,不时有些公事需要蓝副书记支持,蓝都能大力相助,为此简增国还心存感激。蓝伟立位高权重,对已经出局或者即将出局的老家伙却还关照,不像一些人根本不放在眼里。

  “简主席今年不过六十多点吧?”

  简增国念个顺口溜:“六十岁官大官小一个样,七十岁钱多钱少一个样,八十岁男人女人一个样,九十岁死的活的一个样。”

  “简主席会理发?”

  “其实一窍不通。”

  当年简增国在基层工作,喜欢引用本地一句土话,叫作“剃头师权大”。意思是说,理发师手握剃刀,想怎么修理就怎么修理,可以在皇帝头上动刀,所以权力最大。有人因此开玩笑将简增国比喻为剃头师,表扬他在该行当内可算高手,级别远远超过“师”级,已经可称“长”级,有如厨师长,简称“师长”。

  洪主任突然转口单刀直入:“简主席跟蓝伟立有私人往来吗?”

  “私人往来指什么?”

  “金钱方面的。

  “没有。”

  “没有吗?”

  简增国毫不含糊:“没有。”

  洪主任不说话,看了看简增国。

  “简主席,请再回忆一下。”他强调。

  简增国笑笑:“不需要再回忆。我跟他没有私人往来,包括金钱往来。”

  “简主席不觉得我们找你一定有些原因吗?”

  简增国说:“我也奇怪呢。一定是哪里出错,或者误会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洪主任不再追问,起身送客。把简增国送到门边,他不紧不慢加了一句:“简主席,如果想起什么来,请主动跟我们联系。”

  简增国说:“放心,虽然老家伙不中用,还没老年痴呆。”

  本次讯问就此结束。洪主任提出了问题,却没有紧追不放,也没有透露具体追查事项。显然他们手中有了某个线索或者疑问,但是还处于了解摸底范围,还没有得到授权对简增国采取更强有力的追查办法。简增国虽已退休,毕竟是前市领导,办案人员还需要对他保持相当客气。简增国在交谈中一再调侃自己是“老家伙”,连“九十岁死的活的一个样”都拿出来说,似乎真觉得自己老成什么样了,其实只是策略,着意强调自己已经不在职,跟台面上活蹦乱跳的现任官员不一样,查他这种无职无权的退休人员有啥意思?哪怕把他查倒了,还能再拿掉他什么帽子?“政协原副主席”需要撤吗?论办案功劳也要打折扣的。所以还是算了吧,别缠着老家伙。

分享:
 
更多关于“蓝名单(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