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末路”章氏王朝


□ 金文兵

“末路”章氏王朝
金文兵

在民国学界,以章太炎为中心的章氏王朝可谓云蒸霞蔚,极一时之绚烂。而章氏在《清儒》中言戴震:“始入四库馆,诸儒皆震竦之,愿裣衽为弟子。”俨然其自家风光的写照。晚年他为五大弟子封王,以及在苏州刊刻《弟子录》,只此二事,至今仍然为人所津津乐道,这本身就蕴涵着非常丰富的意味。弟子录的具体人数及人员,鉴于说法不一,已难考订。其实章氏王朝的意义,并不在于他到底有多少弟子,而在于他拥有多少能够传其衣钵,乃至开辟新的门风的得意弟子。就此而言,他门下的五大王,再加上若即若离的周氏兄弟,才真正算得是建立章氏王朝盛世功业的扛鼎人。
从笔者掌握的有限材料来看,如《章炳麟论学集》(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一九八二年五月版)、《积微翁回忆录》(《杨树达文集》之十七,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六年十一月版)等,还是记录了有关章氏王朝的大量史实的。尤其是《章炳麟论学集》,由于纯属章太炎与弟子吴承仕之间的私人通信,最能反映太炎先生对本门基业的良苦用心,也最能见证章氏王朝的末路情状。
无庸讳言,章太炎晚年封弟子王,刻弟子录,均可以看做是他对本门盛世的标榜之举。其中他最器重大弟子黄侃,也是公认的。而从他写给吴承仕的信中不难看出,他最牵挂又最不放心的也还是黄侃,以为其“性情乖戾”,“去年曾以忠信笃敬勉之,彼甚不服”;“季刚性行,恐难免于乱世,是则深可忧也”(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二日)。
因此,章太炎在与吴承仕的通信里,提及黄侃的次数最多。
一九二一年一月十四日:“季刚在武昌师范,两次过汉,皆忽促未与相见,不知近有何等著撰耶?”
一九二四年十月十四日:“得六日书,知已为季刚谋一炊地。”“其获此,亦幸矣。”
同年十月二十三日:“得书为之喷饭。季刚四语,正可入《新世说》,于实事无与也。然揣季刚生平,敢于侮同类,而不敢排异己。昔年与桐城派人争论骈散,然不骂新文化。今之治乌龟壳、旧档案者,学虽肤受,然亦尚是旧学一流,此外可反对者甚多。发小而纵大兕,真可怪也。劝之必不听,只可俟后世刘义庆来为记述耳。”
一九二五年六月二十一日:“季刚在鄂,乃与校长石瑛冲突,其实不过口舌之争。”“鄂中本有党羽不易攻破,而京师飘摇无定,足下似应劝季刚暂留,不必逾淮化枳也。”
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二日:“来书云,季刚已去,是否往关东耶?”
对于这位大弟子的偏爱之心与护犊之情,可谓跃然纸上。当年在日本向章氏问学的弟子,民国后陆续进驻京城,并以北大与教育部为中心把持学界。就黄侃骂倒太学重镇“桐城派”的显赫功绩而论,理当位列仙班之首。但他因为看不惯新文化人士的做法愤然辞职,改任武昌高等师范学校。却又与校长石瑛起了冲突,后者不惜登报称将请吴稚晖来任国文系主任以示威胁。这让章太炎对这位大弟子的出路深表担忧。正是在他的多次顾问之下,性情乖戾的黄侃才得以先后转教北京师范大学、东北大学、中央大学。章氏晚年效法太平天国封钱玄同为“翼王”,封黄侃为“天王”。这是站在了章氏王朝的学统立场。事实上换个角度看,黄侃出走京城之后的飘摇处境,其实才更具有石达开的悲剧意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