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死了丈夫好出门


□ 陈克海

  别人丈夫乖又乖,

  我家丈夫呆又呆,

  站起像个树墩墩,

  坐起像个火烧岩。

  太阳落土四山阴,

  这号屋里难安身,

  但愿天火烧瓦屋,

  但愿猛虎咬男人。

  斑鸠叫来要天睛,

  乌鸦叫来要死人,

  死人要死我丈夫,

  死了丈夫好出门。

  ——土家民歌一种

  狗又坐在院坝里叫开了。我妈把脖子从窗户边伸出去,什么也看不见,雾把村子盖得严严实实。我妈转过头来说,狗子一旦这样叫,肯定又要死人了。话音未落,就有人在猪栏边喊起来了。我妈连忙跑出去,原来是春香舅娘。春香舅娘说,高佬儿,这是二姑。我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春香舅娘一直癫癫的,舅舅死后,状况就更严重了,和你本来有说有笑的,但不知讲到什么就会突然哭起来。我爸常笑着对我妈说,这个廖春香。好像感慨完了还不过瘾,非得还要补充一句,看看你哥娶的是个什么婆娘。我爸的意思是,我舅舅好赖也是个大队干部,虽然脸上麻子多点,但也不至于连个正常的女人都找不下。我妈听了这话火冒三丈。我妈说,你脸上没麻子,你脸上没麻子就有能耐了?你有本事也腰上挂两把保管室的钥匙?我妈吵起架来喜欢用反问句,好像非得用疑问的语气才能表达她内心的愤怒。其实,只要耐心看,春香舅娘的眉眼都还算清秀,就是到了现在四五十岁了,脸盘也是弯弯的,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她要是有空收拾下自己,肯定缺不了男人喜欢。我舅舅当初一鼓作气和她结婚肯定也是看到了她的这种潜质。可惜把媳妇儿娶进门,他就忘了这码事儿了。成天夜不归宿,说是搞工作。据春香舅娘的哭诉,她的麻子男人其实是在偷别人的老婆。这话说来没多少人相信。就像现在,她领着一个弯腰驼背的男人,竟然逢人就讲要跟他过一辈子。

  这是图什么呢? 那男人连自己的裤裆拉链都不知道拉好。我妈心直口快,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一个男人连起码的门户都收拾不好,还能指望他对你用心?

  毫无疑问,我妈作为女人的直觉非常敏锐。这个声称要跟春香舅娘过日子的男人,在渔川住了两天就坐不住了。他以找点生活费的名义又游走四方去了。我舅娘倒没说什么。但有回看到春香舅娘累哼哼地背着一包米从山下爬来,我妈还是没忍住:

  “舅娘,连个米都不帮你挑,你找个那样的男人还有什么用?”

  “唉呀,二姑,高佬儿腰杆不好,空手走路都不大行呢。”

  “活脱原来你还得伺候他啊。你这又是何苦?”

  春香舅娘憨憨地笑了笑。她把米往田埂上一放,说,也是没有办法。黎象又不争气,打了那么多年工,一分钱也没存下。还好有个高佬儿,要不然我住在红旗界被野猪吃了都没人知道。高佬儿是年纪大点,但他有门路,到处给人打整,收干儿子,养活他自己一点问题都没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