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场北京的秋雨怀想着怎样的诗歌情怀


□ 霍俊明

一场北京的秋雨怀想着怎样的诗歌情怀
霍俊明

霍俊明,一九七五年生,河北丰润人,文学博士,现居北京。任《新诗界》副主编,河北科技师范学院中文系特聘教授。已在《文学评论》、《当代作家评论》、《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等发表学术论文六十余万字,业余时间从事诗歌写作,已在《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等发表诗作数百首,有诗作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选》,曾获新锐批评奖和多次诗歌奖。

十月的北京已经被渐紧的秋风所笼罩,硕大的花喜鹊穿过远处的树林,黑色屋顶上盘旋的落叶正在显示着时间的重量。在北京召开的两岸四地诗歌研讨会正在热烈的召开着,而陈超却因种种事情没能从石家庄赶到北京,这是不小的遗憾。夜深了,秋雨滴落在窗外的梧桐上,一场北京的秋雨该浸透和怀想着一种怎样的诗歌情怀……
这场秋雨让我提前想起了凛冽街头飘飞的白雪,而诗人此时却正在写作。陈超作为我的老师,我一直是心存感激与敬畏,而在内心深处我却一直把他看作我最好的朋友。这真正是我多年以来最大的私心。
多少年过去了,北京轰响的泥泞中已经很少能见天地中茫茫的雪景了,但是每当冬天不可阻挡地敲打门窗的时候,我就会想起陈超在多年前所写下的一段话:“夜深人静。窗外飘起最初的冬雪。这是天空中落下的唯一使人不必设防的东西。” “我在写诗。一切喧嚣止息了,我得以坐下来面对自己。我发现自己心灵中残酷阴沉的一面。有时,写作就是坐下来审判自己。”诗人如是说。诗,凌空而降,给人以猝然一击,诗狂暴地或温柔地攫住了卑微或高洁的灵魂。应该说是雪给了在尘世倦染中的灵魂以理想主义的些许安慰,而遵循内心的写作肯定是弥足珍贵的,因为它所承担的重量是不能估量的。“我封好要邮寄的书稿,像黎明中的农夫勒紧卖粮的大车/哦,你有多好听——清晨送奶人嘹亮的哨子”,这种多年来写作的快乐也许只有他自己能真正的领受。
越是到了秋天我越是被一种略显悲凉而又明亮的氛围所笼罩,而怀念则成了我夜晚遥想和写作的最好方式。当四月底的一个黄昏,我发着低烧由北京赶往石家庄的时候,列车外的冀中平原让我感到有些模糊,这一切曾经是多么熟悉又是多么的陌生。那在田塍上劳作奔走的背影又何尝不是我多年来求学的一种最为恰切的明证,还有一个又一个黑夜中,背后温暖地照耀着我的灯盏,母亲的灯盏。
当红旗大街的行人渐渐稀少,当黄昏的余光镀亮师大校园女生苗条的背影和阔大的梧桐树叶时,陈超老师骑着单车斜挎着书包来到我面前,那满布磁性和温暖的招呼让我那么多该说的话都在此刻失去了分量。实际上陈超老师的这架单车已经在师大成为佳话,很多年他是居住在城北,师大却在石家庄的西南角,而他却是一年四季都骑着自行车来上课。尤其是在冬天的时候,当学生瑟缩着袖着手蹩进教室的时候,陈超却身穿单衣满头大汗地阔步走进教室。这种令人热血喷张的场景往往让那些女学生啧啧称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