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说,昨夜他又见雷锋


□ 杨金辉

  一
  
  父亲走了已整整三年了,三年来我始终不想触摸这块心灵上的伤疤。他走了那么久,可我仿佛觉得他就在眼前。人为什么那么容易被命运拨弄到冥冥的那一边?他的年龄并不算大,仅仅67岁,这个年龄怎么就踏上了那条不归之路?这是我长期郁闷和困惑的一件心头之痛。记得2006年的秋天,弟弟告诉我父亲的病经医院检查,得的是肩胛骨肿瘤,并且是恶性肿瘤,手术后大约生存的希望仅有半年。这个消息犹如一根沉重的木棍砸在了我的头上。手术后那些日子,还看不出他的身体有什么异样,可是过了十几天,他就躺在床上再也不能动弹了。看着病情越来越严重的父亲,我每天早晚都尽量守候在他身边和他交谈上一番,父亲最希望我能做到的还是我写作方面的进步。有一天他这样对我说:我们都是生活在夹缝里的人,所以不能放弃自己的追求。你的小说快要在刊物上发表了,我有预感。等孩子考上大学就到你爷爷坟上放几串鞭,告诉你爷爷重孙子考上大学了,让他放心。我说咱还是谈些高兴的事吧,于是我就引他谈起他和雷锋相处的那些日子。不知为什么,只要一谈起雷锋,父亲的精神马上就活跃起来,仿佛一下又回到了他年轻的时代,那矍铄的神情带着美好的憧憬,也带着天真烂漫的稚气。是谁说过人老的时候,都像孩子一样幼稚?也许这是一种征兆吧,这叫天真地来又天真地去。
  父亲告诉我,他和雷锋结识的时候,是在鞍钢化工厂洗煤车间,当时他是洗煤车间的一名电工。那是1958年秋后的一天,他上夜班,在洗煤车间集中操作室的电话交换台前,年轻的女操作员赵秀芬对他说:“杨永新,今天是你值班呀,车间来了部分新工人,是湖南的,你替我登记一下。其中有个小伙子,看上去很年轻,个子很矮,长得却帅,名字叫雷锋。我问他,你这么年轻跑这么远出来当工人,想不想家?他说我没有家,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真有意思!”
  父亲在洗煤车间见到雷锋时,果真像赵秀芬说的那样,看上去是个非常讨人喜欢的小伙子。那时天已经很冷了,车间里升起取暖的火炉,空闲时雷锋常常跟大伙凑到火炉旁。许多工人师傅好奇地问这问那,雷锋讲他是烈士子女,爹妈都死了,能有今天是全靠党的养育。他挽起衣袖给大伙看他身上的伤疤,大家这才明白他所说的“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的含义。说实在的,雷锋来鞍钢当工人,起初心想是学点技术。由于工作的需要,他最初的愿望没有实现。鞍钢化工厂洗煤车间是炼焦厂的原料供应点,这里有600多号人,整个车间都是自动化控制,80多部电动机械,看上去非常壮观,这是洗煤车间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可惜用人太少。雷锋在车间里呆了两天,有些扫兴。车间主任就宽慰他说,鞍钢是联合型企业,没有洗煤车间就炼不出焦炭,没有焦炭就炼不出钢材。来洗煤车间当工人也是为多炼钢服务嘛! 车间主任问他有什么特长,他说,他在家开过拖拉机。车间主任说,那好,我们有苏式链轨推煤机,我看你就到储煤场去吧,那里有德国进口的门形大吊车,那是个重要的岗位。于是雷锋就高兴地跟一位叫闫志升的师傅去了。
  储煤场是几百亩宽阔的大场地,这里卸运从全国各地运来的煤炭,场子西侧是一个个漏煤口,漏煤口下是传送带,两台推煤机就在这里工作。驾驶这种大型链轨推煤机和在农田驾驶小型拖拉机大不一样。推煤机马力大,既笨重又不好发动,尤其是冬天。雷锋为了替师傅发动机车,双手握紧摇把,两臂用力时双脚常常都得悬地而起,而且一次次地发动,多半是累得满头大汗。他的师傅闫志升逢人就夸,我还没有见过这样能吃苦的小伙子呢,湖南来的这个小雷真是好样的!储煤场全是露天作业,煤尘煤屑一遇大风吹得漫天尘雾,北风呼啸,煤屑打得脸都生疼。雷锋和他的师傅就在这种环境下工作。雷锋素日白生生的脸庞,常常被煤灰涂得像个挖煤工。然而他却从不叫一声苦,下班后洗把脸就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当时雷锋的工资是33元,但他为人从不吝啬。一次他刚发了工资,就买了一大包土豆煮好分给大家。师傅们说,小雷呀,你工资也不高,平时也要节俭点,将来有用钱的地方呀!雷锋说,知道,我是寻思师傅们上夜班肚子饿,其实一次半次的吃不穷。大家笑了,雷锋也笑了。那年月工人的生活水平都很差,能和这样一位好同事朝夕相处,有谁不高兴呢。就是这年冬天,车间里为了提高工人文化水平,成立了夜校,分初级班和高级班。雷锋和我父亲一道当了高级班的文化教员,他经常和我父亲探讨教学方面的事情,他的每一堂课都得到大家的赞赏。另外他还积极参加义务劳动和板报宣传,他多次被评为车间的标兵和红旗手。一次父亲感冒了,发着高烧,可这天正轮到他讲课,这可怎么办呢?在他焦虑不安的时候,雷锋知道了,他不但送给我父亲治感冒的药,还笑着说,今晚的课我给代理啦。望着雷锋离去的背影,父亲后悔怎么就连句感激话也没来得及说呢!
  那是1959年冬季征兵工作开始,有一天,雷锋跑到我父亲的值班室,说:听说你要去当兵,我也报了名。父亲说:你是新工人,刚来不久怎么就离开?他说我在这里真没呆够,但保卫祖国是我们的义务也是祖国的召唤,所以我决定去当兵。那时当兵需要严格的体检,结果父亲和雷锋一起去铁东医院查体时,二人都没有合格。父亲是近视眼,雷锋是个子矮且体重不足。但雷锋并没有气馁,他缠着领兵的同志在医院就是不走:领导同志,我一生再没别的追求,最大的愿望就是到部队去当兵,你们就圆了我这个梦吧……领导同志,我到了部队一定好好听领导指挥,做一个德才兼备的好战士,虽然我个子矮体重轻,但我的心里却是一个标准的士兵……最后他干脆哭着把他的家史讲给领兵的同志听。他的这份强烈的要求终于感动了领兵的同志。入伍前他恋恋不舍地向师傅们道别。闫师傅、王师傅对他说:小雷,你在车间这一年是好样的,我们真不想让你走,但祖国的召唤我们得响应,我们等待你在部队的好消息……
分享:
 
更多关于“父亲说,昨夜他又见雷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