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说,昨夜他又见雷锋


□ 杨金辉

  一
  
  父亲走了已整整三年了,三年来我始终不想触摸这块心灵上的伤疤。他走了那么久,可我仿佛觉得他就在眼前。人为什么那么容易被命运拨弄到冥冥的那一边?他的年龄并不算大,仅仅67岁,这个年龄怎么就踏上了那条不归之路?这是我长期郁闷和困惑的一件心头之痛。记得2006年的秋天,弟弟告诉我父亲的病经医院检查,得的是肩胛骨肿瘤,并且是恶性肿瘤,手术后大约生存的希望仅有半年。这个消息犹如一根沉重的木棍砸在了我的头上。手术后那些日子,还看不出他的身体有什么异样,可是过了十几天,他就躺在床上再也不能动弹了。看着病情越来越严重的父亲,我每天早晚都尽量守候在他身边和他交谈上一番,父亲最希望我能做到的还是我写作方面的进步。有一天他这样对我说:我们都是生活在夹缝里的人,所以不能放弃自己的追求。你的小说快要在刊物上发表了,我有预感。等孩子考上大学就到你爷爷坟上放几串鞭,告诉你爷爷重孙子考上大学了,让他放心。我说咱还是谈些高兴的事吧,于是我就引他谈起他和雷锋相处的那些日子。不知为什么,只要一谈起雷锋,父亲的精神马上就活跃起来,仿佛一下又回到了他年轻的时代,那矍铄的神情带着美好的憧憬,也带着天真烂漫的稚气。是谁说过人老的时候,都像孩子一样幼稚?也许这是一种征兆吧,这叫天真地来又天真地去。
  父亲告诉我,他和雷锋结识的时候,是在鞍钢化工厂洗煤车间,当时他是洗煤车间的一名电工。那是1958年秋后的一天,他上夜班,在洗煤车间集中操作室的电话交换台前,年轻的女操作员赵秀芬对他说:“杨永新,今天是你值班呀,车间来了部分新工人,是湖南的,你替我登记一下。其中有个小伙子,看上去很年轻,个子很矮,长得却帅,名字叫雷锋。我问他,你这么年轻跑这么远出来当工人,想不想家?他说我没有家,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真有意思!”
  父亲在洗煤车间见到雷锋时,果真像赵秀芬说的那样,看上去是个非常讨人喜欢的小伙子。那时天已经很冷了,车间里升起取暖的火炉,空闲时雷锋常常跟大伙凑到火炉旁。许多工人师傅好奇地问这问那,雷锋讲他是烈士子女,爹妈都死了,能有今天是全靠党的养育。他挽起衣袖给大伙看他身上的伤疤,大家这才明白他所说的“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的含义。说实在的,雷锋来鞍钢当工人,起初心想是学点技术。由于工作的需要,他最初的愿望没有实现。鞍钢化工厂洗煤车间是炼焦厂的原料供应点,这里有600多号人,整个车间都是自动化控制,80多部电动机械,看上去非常壮观,这是洗煤车间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可惜用人太少。雷锋在车间里呆了两天,有些扫兴。车间主任就宽慰他说,鞍钢是联合型企业,没有洗煤车间就炼不出焦炭,没有焦炭就炼不出钢材。来洗煤车间当工人也是为多炼钢服务嘛! 车间主任问他有什么特长,他说,他在家开过拖拉机。车间主任说,那好,我们有苏式链轨推煤机,我看你就到储煤场去吧,那里有德国进口的门形大吊车,那是个重要的岗位。于是雷锋就高兴地跟一位叫闫志升的师傅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雷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