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如莲


□ 莫大可

□莫大可

 我到了某个季节就不能出行,因为我患有严重的花粉过敏症。春天里,我必须躲避植物孢子看不见的疯狂“攻击”。为什么把花粉过敏又叫做“枯草热”,我所受的罪全是那些发育壮硕的植物带来的,种子把我的身体当成了“乐土”。

后来,K就用一顶破草帽为我制了一个类似于头篷的玩意,帽檐用发黄的蚊帐缝制成遮挡。样子真难看,我虽然一下子接受不了,但戴着那玩意还是让我有些许神秘感。我告诉K,蚊帐不会是从老情人家里扯下来的吧。K不理我,我继续骚扰他:这个玩意真别扭,吐口唾沫还要把那布片样的玩意揭开来,像撒尿,先解裤子,再掏家伙。我又说,看我,是不是像个古代的侠客呢?

K没有搭理我,他背着一个硕大的摄影包,包里鼓鼓囊囊的,K每次出门都这样,步履匆忙,不过有时他会回头叮嘱我一些事情,比如修片的要求,比如帅哥(我们养的一只猫)的粮草又没了,比如电费别忘记交,都是些烂事情,他是担心我在那幕帘后会睡着。

K又整理了一遍沉甸甸的背囊,今天有三档婚礼要他去拍摄,做我们这一行的叫“行摄”,犹如独狼,徘徊在大小影楼和摄影工场之间,肉条也好,排骨也好,都不能嫌弃,要活下去,就不能挑肥拣瘦。K走了,像条大船颠簸在春天的翠色里。

一到春天,我就“瘫痪”了。

春天可是干我们这一行的旺季,人们扎堆结婚,以最密集的形式迅速寻找配偶,完成繁衍过程里的重要一章。当“枯草热”来袭的时候,我就只能在“运河五号”的工作室里修片,喂猫。“运河五号”是一排紧邻运河的老厂房,解放前曾是某实业家的后花园,同时又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纺织厂。当曾经的熙熙攘攘退出历史的舞台后,河流却依然忠实地守护着那些残存的记忆。现在,工厂最前面的一排位置被开发成了店铺,靠后一些的车间被改造成了独立的工作室,租给艺术家,摄影师,类似于Live house的小酒吧,我和K租住的就是最里面的一间工作室。我们不对外挂牌,不大的房间里贴满了海报,摄影作品,其中有一副是我们最为满意的,经过PS后的巨大相片上站满了结婚的新人,那都是我们服务过的对象,差不多有三百多对吧,数字不惊人,但阵势惊人。我和K站在新人们的中间,让三百对新人变成了我们的陪衬。我们的许多生意是靠这张“嫁接”过的图片获得的,大有人体活广告的创意,K和我都很满意。

我带着K为我制作的那顶独特的头蓬准备开始工作,可能是我太过投入的缘故,我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人站在门外注视着屋里的一切。那天,徐娜盯着那张巨大的相片看得发了呆。起初徐娜以为是一张电影海报,她站在门外,被一大片雪白吸引住了,婚纱,头花,那个漂亮呵,新人们摆出优雅的姿势,露出幸福的微笑。她完全沉浸在相片的氛围里了。徐娜被感染了,也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白天的“运河五号”很安静,少有人溜达到此。我们的邻居是位画家。画家头发稀疏,是美院的老师,我叫他老赵。老赵显然是个闲人,可能退休了,也可能在哪里挂了个闲职。整个冬季,老赵都在他的工作室门前忙于造园,把自己弄得像个泥瓦匠,除此之外,就是我这个“瘫痪”在春季的摄影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