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老南极”在北极


□ 刘小汉

  作为一个“老南极”,
  12年前,科学家刘小汉曾经参与过中国首次北极考察的组织工作,
  4年前,他还曾参加了中国北极黄河考察站的建站讨论。
  去年,他终于有机会一睹她的风采。
  
  
  匆忙准备行装,又是一次远行。这次旅行的目的地是中国北极黄河考察站。12年前我曾经参与中国首次北极考察的组织工作,但迄今没有机会亲赴,感谢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的领导给了我这一机会,让我这个老南极终于可以一睹北极的风采。
  黄河站位于挪威斯瓦尔巴群岛的某个地方,4年前讨论建站位置时我曾经参加过讨论,但具体在哪里,那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我是全然不知。在今年已经开始的第4次“国际极地年”的宏大计划中,中国计划在南极冰盖最高点冰穹A建立第三个考察站,我们能否从现代化的北极黄河站得到一些启示呢?
  
  航向西偏北 旅程9000公里
  
  从北京到北极的旅程漫长:北京—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挪威首都奥斯陆—挪威北部城市特罗姆瑟—斯瓦尔巴群岛首府朗伊尔城—西斯匹次卑尔根岛的新奥勒松(Ny Alesund),也即中国黄河站所在地。
  从美丽宁静的特罗姆瑟起飞,直接向北穿越巴伦支海,下一站就是斯瓦尔巴群岛首府朗伊尔城。飞机在北冰洋上的浓雾中穿行,继而滑翔于云海之上,云隙间闪过北冰洋黑色的海水,没有结冰。飞机似乎降落在一个冰雪覆盖的村庄里。这里是世界上最北端的可居住城镇,全城只有1800人。才下午两点,天色已经渐渐暗淡,如同夜幕将临,隐约的星点灯光显示这里有居民存在。出了清冷的机场行李厅,小心地在雪地上缓行,附近就是冰封的海岸,冷风刺骨。一架双螺旋桨16座小飞机将从这里把我们带向最终的目的地。
  飞机轰鸣颤抖,夜海云雾茫茫。舷窗外可勉强分辨黑色的海水和白色的冰峰雪岭。飞机沿着一条很长的峡谷滑行(国王湾,Kings Bay),脚下是雄伟的冰川,冰川末端又是黑色的河水。忽然,飞机急速向冰川左岸侧转,向着夜幕中隐约的一串灯光冲下去,所有乘客都紧紧抓住座椅扶手。经过近1小时飞行,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了。这一趟旅行,全程9000多公里,共飞行16小时,转机4次,辗转耗时两天。
  
  一出机舱,立刻被狂风夜雾裹挟,令人有些不知所措。好在有当地的工作人员帮助,从飞机尾部拉出行李,再换乘车来到新奥勒松“市中心”接待处登记注册。在黄河站孤身值守的小张带领我们躬身缩肩穿过风雪中的“街道”,来到那座著名的两层小楼中国北极黄河站,这个地方我在照片中见过许多次,现在终于可以亲手拉开大门走进去,进入光明与温暖之地。
  这里就是梦中一直向往的北极啦(北纬79°55′,东经11°56′)。10月29日,当地时间15时30分,而屋外几乎漆黑一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