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舌尖上的碰撞


□ 姜龙飞

文 姜龙飞

  从食材的选择开始,舌尖上的碰撞就从来没有平歇过。

  1988年9月,第24届奥运会在韩国举办的时候,据某学者报料,那里满大街的狗肉铺子一时间都被关门歇菜。这位学者说,这便是文化遭遇文明,而向文明让步的一个例证。我没到过韩国,不清楚那边的情况。但对朝鲜族人爱吃狗肉,却也是知道并且见识过的。1990年代初,我到过咱们吉林省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首府延边市,在那儿小住不过两三天,就不止一次看到,屠宰场运送杀牲的卡车,像装猪猡一样拉着满满当当的一车车肉狗,在公路上欢快地奔跑。延边人招待客人,最上档次的一道菜,就是狗肉,这也几乎就是他们唯一一道比较有特色的莱。

  说来惭愧,我也不拒绝这道被称为“香肉”或“地羊”的特色美味。

  古往今来的中国人喜好这一口的好像还不少,比如樊哙、刘邦,比如苏东坡、施耐庵、郑板桥,再比如龙飞虎、粟裕、陈毅……形成地域品牌的,有沛县狗肉、花江狗肉、湛江白切狗肉、肇庆狗肉煲……自北向南,从吉林延边,到广西玉林,为宰狗烹肉设立节庆贵为尊享的,也是很多族群信守的民俗。

  欧美人(并非全部)不吃狗肉,他们视狗为游牧民族乃至人类最好的朋友。这是他们的习俗,也就是文化,并且把违背他们这种文化的文化视为野蛮,排斥得很。但问题在于,何以欧美人的习俗、文化就应该受到尊重,可以落地为文明,优化为一种普世的准则;而中国人,包括汉族、朝鲜族,以及一切爱吃狗肉的民族在内,我们的文化就仅仅只是文化,非但不能上升为文明,而且还被一个“劣”字明码标签?

  中国人对狗的感情比较复杂,也爱,也多保留。打开侪辈的记忆,满脑子囤积的都是狗的负面:落水狗、癞皮狗、叭儿狗,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狗改不了吃屎、狗眼看人低,狗腿子、狗东西、狗仗人势、狗血喷头、狗急跳墙、狗尾续貂……一抓一大把。想要找点狗的正面,难。哪怕它做了好事,俚语里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极尽糟践,但这并不意味中国人对狗一概贬斥。“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陶渊明);“旧犬喜我归,低徊入衣裾”(杜甫)。中国的狗,一旦入了文道,每每与怡情悦性相交融,和仁通义重相纠结,跟外国的狗也没什么两样。但细加琢磨,中外终究有别。中国人事实上把狗分成了两类,作为朋友的狗和作为食物的狗。对朋友,我们毫不吝啬对爱犬的礼赞和宠爱;对食物,我们则眉飞色舞地把狗肉送进肚皮。这就好比我们也赞美五谷稻菽,赞美的目的却不是把它们拒之餐桌。那些用于果腹的狗从本质上说,与美国人酷爱的火鸡、法国人钟情的鹅肝、英国人青睐的小牛排,其实没什么两样。

  也许是因为自古以来中国人的温饱问题一直解决不好,所以凡是能吃的东西一般都不会被糟蹋,狗也不例外。包括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吃过豆腐渣、番薯藤的,难道还少吗?那不都是饲料吗?人吃饲料,与动物争食,岂不太过野蛮!但是,在连五谷都吃不饱的时候,哪来的人畜分食,以倡文明?还有谁会标榜素食,鼓噪绿色,敢说“肉食者鄙”?即使是一些曾被作为朋友的狗,一旦体衰力竭,在“民以食为天”的道德大义面前,最终也免不了落入汤锅的命运。和人相比,一切其他物种都是次要的,这是以生存为前提的公序良俗。在以往那些饥寒交迫的岁月里,好像没必要引以为耻吧?更没有理由斥之为劣!相反,称其为具有中国或东方特色的“以人为本”,大概也未尝不可。以致当中国人的温饱问题基本解决以后,我们还沉醉于“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的传统习俗与口味,继续饕餮狗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食品与生活》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食品与生活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