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和收废品的老任是亲戚


□ 葛长海

我平日里滴酒不沾,家中来了客人,三杯五杯,也能应酬。日积月累,阳台角落积攒的酒瓶堆尖压摞,我总想找个机会处理掉,七事八事机缘不巧,硬是一日日拖延下来。
“破铺衬烂套酒瓶子纸箱子的卖——”这天,我正在家闲坐,一阵吆喝声传进耳膜。正瞌睡有人给送枕头,我没来由地感到窃喜,应声道:“收破烂的,一单元二楼西侧来一下。”
“噢——”
收废品的攥着蛇皮袋进来了,只见他年过六旬模样,一脸的风尘。我默念着“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把他领到阳台上,用手一指道:“就这一堆,您瞧着给吧。”
老人努力挺挺佝偻的腰和我做生意:“白酒瓶子,大的五分,小的三分;啤酒瓶三毛。”
我点头认可。
瓶子被老人分类摊放开,末了,他捡出其中一个啤酒瓶子抻长脖子道:“这个,还没开封呢,给您留着?”我摆手道:“不要了——也不知是去年还是前年的,可能过了保质期了,你把它当酒瓶子收了吧。”老人忸怩道:“我不能收。”
“为什么?”我感到诧异。
“我只收酒瓶子,”老人缓缓道,“这是一瓶啤酒。”
我有点不耐烦:“我不是说了,你把它当酒瓶子收走,出门找个起子,把里面的酒倒掉,剩下的难道不是啤酒瓶子。”
老人正色道:“啤酒瓶口子要是开烂了,一分钱不值,算你的还是算我的?”闻听此言,我哭笑不得:“算了算了,送给你总行了吧,我不要钱,你把它拿走吧。”
老人又一次忸怩道:“那怎么好意思,沾您的光,您要真不要了,我就当好啤酒瓶子收了。”
送走这个收废品的老人,回头想想,我觉得可笑。这时,对门老黄来借火,煤球一时燃不上来,我就当闲话同他聊起这件事。老黄听完淡笑道:“你说的是老任,这一带收废品的人里数他最较真。”
隔没几天,老黄上我家来。一见面,老黄就憋着笑道:“我说,你可把老任害苦了。”我一时想不起,怔忪道:“老任,哪个老任?”老黄说:“收废品的老任。你那天把那瓶啤酒当瓶子卖绐他,他回到家打开盖子,原本想倒掉啤酒,转念一想,又觉得挺可惜的,就喝了。这不,这两天上吐下泻,送到我们医院诊治,人都住院了。”我急忙撇清:“有你作证,这事怨不得我。”老黄说:“不怨你,怎么会怨你呢?老任也说不怨你,怨他自己老不长心。”
再见到老任已是春节前,我又卖给他一堆废品。末了,我拎出一箱“哇呀呀”果奶含笑对老任说:“老任,这个过期了,你当纸箱子收了吧,里面都是纸盒子,麻烦你自己倒吧,人可不要喝,喝了,出了事,我可不负责。”老任鼻翅一红道:“我昨能老不长心呢。”
春节后的一天,我正在家中闲坐生闷气,突然,门铃叮咚叮咚响个不停。我边开门边不耐烦道:“摁两下就行了,还没完没了了。哦,老任,啥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