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教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长铭:培养创新型人才是一场深刻的教育变革


教育改革是对教育价值的重新选择,归根到底是对人才标准的重新选择。培养创新型人才是我们建设人力资源强国必须确立的教育价值,这是自废除科举制度以来最重要的教育价值观念变革。结合《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文本内容,我谈以下三点看法:
  
  一、培养创新型人才必须彻底放弃“科考情结”和“状元情结”
  
  长期以来,“科考情结”和“状元情结”始终在我们的文化中“剪不断,理还乱”。就人数来讲,中国的科举状元与诺贝尔奖得主大体相当,然而不论是对国家,还是对人类的贡献,两者绝不可同日而语。今天,我们的教育仍然有着深深的“科考情结”和“状元情结”,许多教育者仍然关注的是怎样制造“状元”。许多学者关于学习策略的研究,也基本上属于应试策略的研究。这不能不说是一种价值观上的偏失。在这种理念影响下,许多教改实验班无形中被异化成为“高考尖刀班”或“竞赛尖刀班”——考试成绩提高就是教改实验成功,否则就是不成功甚至是失败。其实,大量统计研究表明,人的创造高峰期是在40岁左右,也就是说,多数人是在基础教育完成20年左右、高等教育完成10年左右进入创新成果的高产期。尽管人与人之间存在个体差异,创新成果产生的时间有早有晚,但无论如何用学生的在校考试成绩来评价创新教育成功与否,都显得幼稚和不足。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学教育甚至大学本科教育,都应主要着眼于为学生打好未来发展的基础。因此,培养创新型人才需要研究和建立与之相应的评价机制和标准。
  
  二、比聪明和知识(或成绩)更重要的是兴趣、价值观和人生态度
  
  李政道先生曾送给温总理两篇研究手稿,一篇是他年轻时代的,另一篇是近年的。他想用两篇文稿的对比说明,几十年来,他从未间断过对物理学的探索与思考。我想,这是一个人能成为大师的关键。
  我们不乏成绩优异的学生。我国少年班的实验进行了大约30年,学生参加国际学科竞赛也差不多有同样长的历史,而且成绩骄人。这些学生可以说都是当时全世界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但不少人后来的发展并没有如我们最初所期望的那样。原因是复杂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未能在这个领域中持续发展下去。近年来,不少学科竞赛获奖的学生在上大学时选择了与自己原来学习兴趣毫不相关的专业,似乎过去的学习不是为了发展兴趣与特长,而仅仅是升学的凭证,是进入大学的“敲门砖”。当然,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可以有越来越多的选择。
  选择什么样的发展方向无可非议。但是,一个人能否成为某个领域的杰出者、领军人物甚至大师,关键取决于他能否具有持续的兴趣和动力,能否在一个领域中坚持不断地发展下去。这不是智商的问题,而是价值观的问题。这也是我们以往对教育重视不够的问题。因此,培养创新型人才应当注重培养学生的专业献身精神。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刘长铭:培养创新型人才是一场深刻的教育变革”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