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温暖的阁楼


□ 刘继增

  天渐渐昏暗下来,飞舞的雪花仍在忙不停地掩盖着满地的肮脏。街上行人匆匆,像一头头刚从地里劳作一天的牲口,迫不及待地归栏歇息。

  她独自蜷曲在一个僻静的屋檐下,摩挲着怀里瘪瘪的包袱,欲起又止——自己还能到哪里去呢?

  进城几个月了,她一直露宿街头。开始是不舍得住店,后来是没钱住店——别说住店了,就连吃饭也成了问题,所以她不得不撇开脸面靠拾荒、乞讨度日。事情办不了,她是坚决不回家的。其实哪里还有家呢?昔日的家在强迁中早成了一片废墟,废墟中只有丈夫不散的冤魂。

  天彻底黑了。她重新收缩了一下身子,用双手捂住冻得肿疼的鼻脸,借着哈气驱赶指头的冰冷。她审视着四周:一根根路灯杆强势地站在街上,灯泡就像强人的眼睛,向她射出束束凶光。她诅咒着这些强人,恨不得用牙一个个把它们咬断!但路灯的强光依然高傲地射向她赢弱的身躯,她只好紧闭双目将它们驱散。

  夜愈深,天更寒,飞雪撩拨着她的脸。她慢慢睁开双眼,迷茫地寻找着自己的世界。不远处,团团蒸气从—个铁皮箱子里弥漫开来,那是她白天拾荒拨拉过的垃圾箱。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淡淡的欢欣,颤巍巍地站起身,浑身的酸痛、麻木让她趔趄了一下,但她还是跌跌撞撞地扑向垃圾箱,艰难地跳了进去,又反手盖上了铁盖。

  垃圾箱里比外面暖和多了。发酵的垃圾散发出浓烈的腐臭气。为了缓解腐臭气的窒息,她把铁盖稍微掀开一条缝,让口鼻尽量吸进一点新鲜空气。

  不知过了多久,刺眼的路灯灭了。渐渐地,一丝柔光滑进了她的眼帘。飘渺处,一座阁楼的窗户里透出了一方微黄。这方微黄让她想起了丈夫当年定亲时送给她的黄手绢。几十年过去了,她一直把这块黄手绢压在箱底。手绢上面是她出嫁时只穿了几天的大红袄,再上面就是她亲手缝制的一床床新棉被。想到了棉被,她就想睡。刚想合眼,就见丈夫笑盈盈地站在自己面前,凝视了一会,便抱着自己飘进了那扇亮灯的窗户。

  阁楼里好温暖,暖得让人浑身无力。

  天亮了,雪未停,城市依旧清冷。

  环卫工人清理垃圾时在垃圾箱里发现了一具女尸。女尸怀里有—个瘪瘪的包袱。包袱里除了几件替换衣服外,就是一沓带字的纸。纸上按着红手印,皱皱巴巴的。

  责任编辑 付德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