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措手不及的幸福(短篇小说)


□ 庄昌平

  我要告诉你的这个男人叫熊志伟,他的外表可以用几个很简单的词语加以概括:矮小,瘦削,黝黑以及沧桑。他的谈吐非常木讷,似乎他的嘴里总是含着珠子,每隔几秒钟才能蹦出一颗来。在我五岁那年,他闯入了我的生活,至今整整二十年。

  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没弄清楚,母亲当年怎么会选择这样一个男人呢?再怎么说,在小南街,我母亲虽说不是倾国倾城,但肯定也排得上号了;再退万步说,就算是拖着我,也不至于委屈到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吧?当熊志伟还没在我的结婚典礼上向古轻扬说出那番叫在场所有人都震惊和感动的话之前,我一直想不清楚。

  我母亲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温柔。在我眼里,她不是温柔,而是优柔。当然,我得感谢她的优柔,若当年她能果断,这个世界肯定与我无关了。那时候,她的好些朋友都劝她,趁早和荆少强结束,然后将我扼杀掉。优柔的温柔说,我怎么能狠心下手啊,那可是我的亲骨肉啊。

  是的,我的亲生父亲是荆少强,而不是熊志伟。对于熊志伟,我一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称呼,有人说他是我继父,是我后爸,但我一直没这样称呼他,在我高兴的时候顶多叫他一声叔叔,其他时候一律是以“喂”来代替。那年月,无论电视剧、人们的茶余饭后或者书本,都流行着一个叫小白菜的故事。我怕自己在继父的生活里,会成为一个现代版的小白菜。对他,我怀着抵触情绪。

  刚开始,我没有任何抵触情绪,相反我倒是觉得,恍若从天而降的一个男人,来照顾我和母亲的生活,真是万分幸运了。我七岁那年,我母亲正式嫁给了熊志伟。我八岁那年,我母亲怀孕了。那孩子没有生下来,在六个多月的时候流掉了。我九岁那年,我母亲又怀孕了,可在六个多月的时候再一次流掉了。于此,小南街医院给了一个检查结果:习惯性流产。我母亲和熊志伟自然不甘心,可市医院的检查结果,彻底击碎了他们尚抱着的一丝侥幸。五个大字如五枚炸弹:习惯性流产。所有关于这些以及我母亲当年与荆少强的结合,是我母亲在我十二岁那年,在她病重期间断断续续地讲给我听的。我清晰地记得,母亲枯瘦如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露出叫人锥心的美人迟暮。

  至今我还保留着我母亲的两张照片,一张是她和荆少强,就是我的亲生父亲的结婚照;一张是她和熊志伟,就是我的继父的结婚照?两张结婚照上的她,岁月变迁的痕迹十分明显。公元1983年,我母亲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小南街银行上班,当年她就认识了小南街中学的体育教师荆少强。看见荆少强的第一眼,她就深深地陷入了爱情。那高大伟岸的身材,那棱角分明俊朗的脸,以及那在运动场上强劲有力的纵横驰骋,一下子就将初人社会的温柔给彻底俘虏了。女追男,隔层纱,他们很快打得火热,第二年就结婚了。母亲告诉我,恋爱时的荆少强那真是没话说。母亲的脸上泛着奇异的光彩。他太会哄我开心了,也许应该说成是他伪装得太好了,让我怎么也没看出他的花心。说到这里,母亲的脸上明显地写着强烈的失望以及沉重的不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