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是谁在深夜悄悄说话


□ 刘剑波

  初夏的时候,在县政府办公室当了三十多年文牍的父亲告老还乡了。

  那天,他是乘着一辆“兔儿头”从掘城回到小镇老家的。所谓的“兔儿头”是一种有篷的椭圆形的简便三轮机动车。我父亲将他的简陋行李,一些生活用品及两箱子书籍随车一起带回来了。那些书籍,除了几本文学作品,比如“三红”和《水浒》《西游记》等四大名著,就是各个时期的政治读物和《辞海》《现代汉语词典》之类的工具书。

  那天上午,我父亲从掘城回家时.我一无所知。早几天,我父亲就告诉我,他已经正式办好了退休手续,不日将回老家安度晚年。他还告诉我,政府办要为他举办一个盛大的欢送晚宴,到时还会有县领导参加。他还对我说,庆儿,到时你送爸爸回家吧,路上说个话什么的。那几天,父亲一直在大院里转来转去。我知道这是父亲在用他的方式向安放了他三十多年生命和灵魂的地方告别.大院里有十几家县级机关,几乎每个人都认识他。我父亲谦卑地与迎面碰到的每个人打招呼。他躬着身,低着头,含笑避在路旁,等人家走过去,他才继续走他的路。

  然而,父亲谢绝了欢送晚宴.也未和我说一声,便悄然一人回到了老家。当我听说这个消息时,我怅然若失地愣怔良久,那情形就像兜头挨了一闷棍,好一阵子没缓过来。

  有一天,我去政府办公楼办事,不知怎么的就拐进了父亲的办公室。那是一个大通间,摆着一溜写字台,父亲的写字台趴在旮旯里.一张油漆剥落的老式办公桌。虽然离职好几天了,但父亲的办公桌既未被搬走,也没被别人占用,它遗世而立般呆在那儿,显得落魄又有点桀骜不驯。秘书们都在忙碌,撰写,打电话,或接待来客,谁也没有注意我。

  我在父亲坐了几十年的藤椅上坐了下来。不知为什么,我坐下时有点惶惑和惴惴不安。三十多年前,当父亲头一次在这张藤椅上坐下时,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心境呢?说起来,父亲到政府办来充满了传奇色彩。那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我的父亲刘复元在镇上的小学里当语文教师。他满腹经纶,学识渊博,但为人却古板,不会应酬,又生性腼腆,口讷寡言,加上有点结巴,肚子里的货色倒不出。有一天晚上,镇革委会组织政治学习。那时候,各个单位晚上都要进行政治学习,内容无非就是读读党报党刊,谈谈国际国内形势,分析研究周围阶级斗争新动向,最后再表表自己的革命决心。镇革委会晚上政治学习的时间大都花在读《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和《新华日报》上。当然,每次都是革委会主任来读,这也是一种话语权,主任是当仁不让的。主任眼睛不好,高度近视,戴着玻璃茶杯底那样厚的眼镜.贴到报纸上一个字一个字读,党报党刊读下来,怎么着也得两个小时以上,再加上后面的讨论交流,个人发言,主任再作总结,提要求,所以,镇革委会晚上的政治学习要比其他单位开始得早,结束得晚。那天晚上,主任读完了《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出去解了个手,回来接着读《新华日报》。主任眼睛凑近报纸,翻来翻去找对当前工作有指导意义的文章,突然发现了刘复元的名字。主任有点惊奇,再仔细一看,原来《新华日报》副刊用整整~版的篇幅刊载了一篇题为《考验》的短篇小说,作者就是刘复元。不得了!主任喊了一声。的确,那时能在《新华日报》发表文章真的是不得了.何况是整整一个版面。后来我知道,《考验》写的是革命干部拒腐蚀、永不沾,在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面前经受了考验的故事,非常富有革命性和战斗性。我一直想不通的是.我父亲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竟能写出这样的文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