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皇村家事


□ 凌耀忠





将近一年来,郑午昌为前列腺肥大而苦恼,不得不成为泌尿科的常客。他一般选择下午三点左右去医院就诊,因为这个时段病人开始稀少,也许医生对就诊的病员容易表现出一些经心。他这样想。
他渴望与医生攀谈。他明白这种病的治愈率很低,很多药物不起作用,他之所以还常来医院,完全出于某种心理方面的本能,那就是尽管治愈率很低,但医院并没有把泌尿科撤掉,可见它程度不同地还在起作用的。
他曾经把三个当班的医生作过比较,结果发现还是那个年近退休的吕医师性情儒雅一些,对病家也较温和,如此,郑午昌便盯上了他。吕医师每次给他诊治完,总要重复千篇一律的几句医嘱。
别抽烟,别喝酒,别吃辛辣东西,别骑自行车(会压迫会阴部)。节制房事(这一条因人而异,并不对所有病员讲,但他常常对郑午昌讲)。
每当听见这一条,郑午昌多少总有一点窘迫,口里喏喏应答,可他心里却是高兴的,这至少可以说明医师和自己有一种近距离的亲切,好像有点私房话的意味。



郑午昌的一生,被熟悉他的舆论所公认,公认他的一生平淡无奇。其实他心里也明白,知道自身的份量,为人处事,还没有出现过妄自尊大的记录。郑午昌一生热爱辞书事业,编撰的各类辞书,林林总总的也有百多部,主要是文史类的。他的职称是正高,今年六十五岁,可以退休了,但社里有意再聘用他,把他召去谈话。
社长老丁在办公室等着他。老丁与郑午昌同岁,大半辈子当领导,说话间,今年年底就要从社长的位子上退下来了,老丁愈到老年,愈讲究良心的回归。此话怎讲呢,原来当年把郑午昌打为右派,老丁也是其中的决策者之一,是一个“引蛇出洞”的张网者。其时郑午昌不过二十岁,已经有了恋人,正处于一种将婚未婚的幸福状态,谁想一家伙被弄成右派,马上吓退了珍爱政治生命的未婚妻。郑午昌随即被发配安徽劳改,不过七年光景,原先的孤傲竟一扫而光,后被优待处理,回原单位继续改造。从此,郑午昌变得脱胎换骨,以谦卑为武器,温良恭俭让地活着,熬到四十出头,才找到一个女人,战战兢兢地结了个晚来的婚。
社长老丁把郑午昌的大半生”履历”想了一遍,觉得他这一辈子的确不容易,熬到退休,一生还见不到可以拿到桌面上的实惠。老丁想,自己权柄有限,伸缩之间,最多也只能给人家谋一个饭碗。老丁于是亲手给郑午昌沏茶,并且直截了当,向他表示了返聘的意思。
“如果做得动,你就再做几年,多少也好挣一点。你说呢老郑。”
郑午昌捧着“官茶”,心里还是漾起了一种类似于”暖流”的东西,他说:”真是不好意思,让您费心。我想我还做得动的。”
老丁说:“那好,那好,这年头,做得动就好。回头,你找一下人事科,把返聘的协约书签一签。老郑你放心,待遇是不薄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