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木斯塘——喜马拉雅山脉腹地的洛域王国


□ 撰文/王心阳张超音摄影/张超音

  在喜马拉雅山脉10座海拔超过8000米的雪山中,其中有两座雪山名为安纳布尔纳和道不知道在它们的后而(北侧),还隐藏着一个存在了近600年,直到2008年仍保留着王自然景观特点分为两(西北)、中、东三段,木斯塘即位于中喜马拉雅的西部,它虽然属于们持续深入地了解这个地方,最近作者王心阳和摄影师张超音亲自前往木斯塘,为您带回拉吉里。无数人曾亲历或在照片中见过这两座雪山,却从权的自治王国——木斯塘,古称洛域。喜马拉雅山脉依据尼泊尔却保持着浓郁的藏文化特色。在过去的5年中,我第一手的揭秘报道。

  9年前的冬天,我和旅行搭档一起在尼泊尔博克拉拍摄安纳布尔纳峰。博克拉位于尼泊尔的中部,在加德满都以西约200公里,是以雪山风景闻名的城市,其中以海拔8091米的安纳布尔纳峰最为著名。几年后,搭档摄影师出版了他以青藏高原为主题的画册,其中就有安纳布尔纳峰的照片。几次翻开画册,晨曦下的安纳布尔纳峰连同它前面幽暗的树木一起倒映在平滑如镜的湖面上,左边(西侧)的道拉吉里仅仅露出一个宽钝的三角形,几乎被安纳布尔纳的妖娆身姿挤出视线之外,这静谧的画而总勾起我无限的遐想。在这些身形险峻狰狞的雪山背后隐藏着的,直到2008年还是独立王国的木斯塘,到底有着怎样的景致和故事?

  在我所有旅行中,这是我做过的最漫长的一次准备。整整5年的时间,我不断寻找着木斯塘的各种信息碎片。中文书籍中有关这一地域的介绍几乎是空白,只零星地记载着这里曾属于西藏,后来成为尼泊尔的一个自治王国,如今已经变成尼泊尔道拉吉里专区的一个县。木斯塘并不是这一地区的原始名称,当地人称呼自己的地域为“洛域”,这是藏语词汇,是“南方之地”的意思。后来洛域的征服者们并没有继续使用“洛”这个名称,而是把洛域王国的王城曼堂当作它的国名,在颁发给国民的敕文中,称它为勐塘、玛斯塘或者木斯塘。在西方书籍中,法国旅行作家米歇尔·佩塞尔那本《失落的洛域王国》,让西方大众开始了解木斯塘,也让我对这个深藏在喜马拉雅山腹地的古老王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向往,我决定收拾行囊,去木斯塘。

  出发前,我幸运地找到一本四川大学的民族学学者陈波撰写的《山水之间——尼泊尔洛域民族志》,书中记载了他2007年在木斯塘为期8个月的田野调查。时隔半个世纪的两代旅人,给了我开启这个隐秘的藏民族王国的两把钥匙。不久前,在木斯塘王国最后一代王子晋美·森吉·比斯塔的帮助下,我们抵达了木斯塘的王城洛曼堂,在王宫与前国王一家度过难忘的五天,亲历了这个神秘的历史王国今天所留存的传统文化和现实。

  出发/在两座8000米以上的雪峰安纳布尔纳和道拉吉里的夹缝间飞行

  和上一次的冬天不同,6月中旬,这里已经进入了雨季(每年的6月到10月是尼泊尔降水相对集中的季节)。早上5点,雨水已经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喜马拉雅山区一般只有大清早和傍晚两个安全飞行窗口,每天从博克拉飞往木斯塘地区政府所在地迥松( Jomsom)的航班,也都排在早上6点到9:30起飞,和其他高原山区的飞行安排一样。每天10点半开始,山谷中会刮起大风,一直持续五六个小时,所有的航班都要在这之前如同候鸟一样,依次结队飞行。而博克拉到迥松150公里的航线,是在安纳布尔纳和道拉吉里之间的大峡谷中蜿蜒北上。

  木斯塘分为两大区域,上部(北部)为洛措顿,意为“洛域的7个村落”;下部(南部)为洛曲米,意为“有泉水的洛域”,分别对应今天的上下木斯塘两个分区。从卫星地图上看木斯塘,它的形状像是一片无忧树的叶子,细长的叶形,躺在两个高大山脉的夹道里。中间的主叶脉就是喀利根德格河,侧脉就是那些无数鱼骨状的支流,从两边的高山上流淌而下。支流汇入主河道的地方,也往往是人类定居的村落。

  无忧树在南亚地区带着神圣的象征意义,释迦王子悉达多就是在尼泊尔南部蓝毗尼的一棵无忧树下诞生,在菩提树下修成佛。这样的比喻和联想显然非常符合洛域人的心态,他们笃信佛陀的教诲,哪里能比一片无忧树叶子形状的土地更适合作为自己的家乡呢?迥松就坐落在树叶下端的主叶脉上,它是进入上木斯塘的门户。

  飞机起飞十来分钟后,右舷窗外朝阳的逆光中出现了安纳布尔纳海拔8091米的主峰。再一会儿,左边道拉吉里峰宽阔雄伟的山体也进入了视野,雪白的主峰包裹在薄薄凌乱的云里,透露着威严和冷峻。两个山峰顶间的距离只有30公里,使得下面的喀利根德格河谷成为世界上最深的峡谷,与两座主峰形成5500多米的落差。而在7000米的高度上,飞机沿着河谷或左或右地飞行,犹如滑雪运动员在山地雪坡上的回环。

  降落在迥松机场对飞行员是个极大的考验,虽然喀利根德格河谷在这里慢慢开阔起来,但是河床占据了大部分面积,留下的只是山坡边一层层的梯田和一条狭长的街市。透过前面挡风玻璃,坐在第一排的摄影师清楚地看见了被誉为“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的那条著名跑道,600米长,20米宽,紧挨着喀利根德格河道。落地之后,飞机仅滑行了很短的时间,就迅速拐弯进入停机坪,将跑道让给后面一连串到达的飞机。从博克拉飞往迥松仅用了短短的20分钟,如果开车要2天才能到达,而46年前,27岁的米歇尔·佩塞尔用了整整一个星期,才从博克拉徒步走到了迥松。

分享:
 
更多关于“木斯塘——喜马拉雅山脉腹地的洛域王国”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