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荒野之行


□ 王愈奇


人和狼之间的较量,微妙的情感关系使这篇小说充满了无法言说的张力。有关人性,有关自然,在这里有了独特的表达。
那年大旱,人都跑光了。秃娃跟着师傅走到高桥镇时,镇里空荡荡的没人。街巷上趴着一只瘦狗,肚皮拖在地上,见了二人,想站起来,站不稳,低叫一声,倒下了。师傅像是没看见狗。秃娃看见了,只盯了它一眼,把目光又扔到远处。铺满浮土的路上,到处是惨白的阳光,尘土在光亮里升腾起来,像黄色的雾。路边的一座房子门口,垂挂着酒旗,丝丝缕缕,像秃娃腿上破烂的裤口。一个人,垂头靠门框坐着。
师傅加快脚步,朝酒旗走去。秃娃吸吸鼻涕,袖子在嘴上抹一下,破鞋便在师傅身后的浮土里响得更热烈起来。
那年秃娃十三;师傅已经白了发,其实年纪不大,说狠了,也就四十出头。
门框下的人又瘦又小,听见脚步,抬头看看,目光就定在师傅的肩上,那里缠着一个布袋,系得死紧,里面装着秃娃和师傅的干粮。那人嘴角扯出一丝笑来,让秃娃看了心里一跳。
“有酒?”师傅粗声粗气的说。
那人的眼光始终没离开师傅肩头,愣愣,说:“有!三天没来主顾了,让我等得心烦!”
“拿来!”师傅仍粗声粗气。
那人蹒跚着蹭到柜前,弯腰从里面拽出个坛子,使劲晃晃,墩在桌上。秃娃看见他的左腿又瘦又小,走动时很不如意。
师傅拔开木塞儿,狠闻,说:“好酒!就是太少,不够一泡尿!”
那人没吱声儿,眼光仍在师傅肩上瞄来瞄去。
酒只半碗,师傅喝一口,说:“卖不卖吃食?”
那人眼里生出一丝凶狠,“有吃食会剩我一个人?!”
师傅斜眼看他,“真一个?”
“还有那狗!”那人朝门外说。
秃娃朝门外瞥一眼,见狗已躺在浮土里,四肢不断抖动。阳光在它身上蹦蹦跳跳,叫那些狗毛变得色彩斑斓起来。
师傅很快就喝光了酒,站起身从口袋里摸出块大洋,拍在桌子上。
“我不要钱!”那人说。
“要啥?”师傅说。
“要你肩上的布袋!”
师傅冷笑笑,不吱声,大步跨出门去。
秃娃也跨出了门。秃娃跨出门时,听见那人说:“你不全留下,也该留下半袋!”
师傅回头盯着他看。
秃娃又听见一声冷笑。
“留下?!——那是我和娃的命!”师傅说。
“求你!”
“甭!”
“你甭你不得好活!”
师傅凶看他一眼,再没言语,趟着浮土走了。
秃娃也凶看那人一眼。秃娃的破鞋,在白亮的阳光里又踢踢踏踏地响起来。
走出三丈远,秃娃往回看,见那人靠门框坐下。走出五丈远,秃娃又往回看,见那人从腰里摸出条闪亮的东西。师傅始终没回头。师傅的大脚把浮土趟得沸沸扬扬。
“师傅!”秃娃叫道。
“没啥!”师傅头也不回的说。
秃娃看见一道白光,擦过师傅耳边,带着嗡嗡的颤响,直扎进前面的浮土里,叫那片浮土一阵颤动。燥热更加浓烈起来。浮土淹没了那白光,只剩下一个粗糙的木把儿,呆愣在大路上。
师傅转过身,说:“这手艺——!”
“我没吃饱!”那人说。
“吃饱了你也!”师傅说,“我走了一辈子江湖,我知道人只能有手艺!我给你甩回去?我给你甩回去你就晒干在门口!”
“你给我半口袋!你给我半口袋,我不在乎晒干在门口!”
“你该早说!啥没规矩?!——不说,心里是有狗!你早说我也会喝你的酒!”
那人不言语,低下头,身子也缩下去。
秃娃仿佛听见他一阵抖颤,连他头上的酒旗也噗噗地乱响起来。
“狠!”秃娃说。
“日他先人!”秃娃又说。
师傅沉着脸,在木把上踩了一脚,木把就淹没到浮土里了。
“走!”师傅说。
“千把里哩!”后面说。
师傅没吱声。
“到不了你就丢了命!”后面说。
师傅仍没吱声。
“不拐弯儿!——往东!翻过那片山,兴许,——”后面说。
师傅还没吱声。停下,愣愣,再愣愣,大脚又挪动起来。
秃娃又往后看一眼,那人像个疙瘩,一动不动地挤在门框上。镇子里没声响,连雀儿的鸣叫也没有。尘土在大道上升腾,漫漫铺散开去,使天地一片浊黄。出了镇子,秃娃看见了那片远山,像一条线,隐伏在天边的灰蓝里。头顶上的太阳,碎了的火盆般地砸下来,疼狠了人的背。天空极蓝,像是能拧出水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