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十月的萨克斯(散文诗·外二章)


□ 王惠娟

  ●王惠娟

  (一)

谁在西楼 吹下惶惶心事

十月的天空被幽怨的弦管轻轻托起

是诗人在做一次深刻的忏悔吗

也许心中积压了太多的情结

才如此心碎于曾经相携的岁月

不息着殷殷的期许

不息着百转的柔肠

是否因着那些无助的残梦在风中的飘荡

假如不曾有过蒹葭苍苍的十月

人生承载多少无题曲子淋漓的情感

如履薄冰的寂寂时光

谁将抚慰那些因孤单不断加剧着的恍惑和忧戚

多雨的日子疲惫的梦

更多地徘徊在十月沉重的喘息里

  零乱成辛酸的回忆

生生不息的萨克斯

柔柔唳唳的萨克斯

就这样绵绵不绝就这样循环往复

  (二)

是你那水晶般的眼睛吗

十月的天空因此而异常蔚蓝

不曾忘却也不敢忘却的呼唤声声

那一曲《蓝色的咏叹》啊

  都将在无尾的秋思漫漫

  依然如烟心旌

依然如情似梦  

我才相信思念是很动人的传说

忘怀的大地上一个个完美的分离和再见

汹涌的期待啊把萨克斯的激昂铺向深远

庆幸自己 我置身在那一声声悲悯和辽阔的

长调里爱着并默默回忆着像不了的咏叹

我便融入了一曲流淌不尽的声情并茂

无边无际的秋的夜空

远远地 萨克斯站在十月的怀念里

辽远那程真实而又虚幻的无望之爱

  吹箫人

  (一)

你悲郁的叩问经久不息

谁在从血液里掏一腔汹涌接纳我所有的倾听

一抹如血的残阳漫溢在弄箫的天空

就让脸孔的悲怆更生动些

一弦弦惯忧一管管浩叹

吹不尽岁月失落的向往和痴迷

该是怎样的—段故事啊浪迹天涯的吹箫人一生

  中包容了太多的酸楚和无奈

内心的疼痛天空知道吗,谁会留意你一唱三叹

  的苍凉,你独立苍穹的身影比生命更加荡

  气回肠怎藏得住满腔的热血涌在喉头

一些颤栗的灵魂仰天而啸

  (二)

那是你的泪还是箫的泪

刻骨的呜咽啊是多少苦寻的决绝的长啸

在这凛冽的朔风之上在这艰辛寂寥的人生苦旅

依然清晰的是你永不褪色的血样的红唇

无尽的时光永恒的箫声

梦留下的惨局啊谁将守护这最后的倾诉

你悲愤的叩问经久不息

经久不息

  空旷的原野

  (一)

原野向荒凉的纵深中走出

一只秃鹰栖落在干涸的枝头

茫无人际的空旷

失去歌声的小妹妹你是在用滴血的心去寻找

  一个丢失的梦吗?还是用坚忍的泪去跋涉

  一段磨难的风流

暮色汹涌而至看不清方向的疾风啊

  嘶鸣在最后的天空

  (二)

沉重而又执著的小妹妹也许对于生命而言

  唯有泥泞和风暴才是最好的出发

空旷的原野风沙锈蚀的原野

有多少血性的挣扎苍凉地倒下

有多少呼唤消隐在一场混沌的雾霭里

谁在试图抗拒那肆虐着的枯枝残叶

暮色的涌荡里总会留下一线长长的伤痕

奇丽着生命的光华失血的黄昏

一些命定的事物开始最后的谢幕

  (三)

空旷的原野大片大片的云块涌向天空

是生命的重重喘息?是岁月飘荡的莫测的漫漫?

我那独旅的小妹妹

在某个时候你期待一个可以呼唤的名字

在某个时候你只为自己留下—个坚定的行走的姿势

艰忍着也完美着

多少风雨多少落魄

一些生的嚎叫 死的背叛

除了坚持还有什么能悲壮着原野的跋涉

残阳在云翳下爬行

渐逝渐远的狼啸声给原野铺上了最后的苍凉

一个孱弱的身影一颗滴血的灵魂

空旷的原野在苍凉中空旷为一种境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十月的萨克斯(散文诗·外二章)”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