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上司


□ 潘向黎

女上司
潘向黎

女人快到三十岁的时候,往往被年龄弄得心慌。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一岁一岁,好像列车飞驰,眼看就要到终点。当然不是生命的终点,而是一个女人好年月的终点。等到过了三十岁,才知道那种未雨绸缪的闲愁都是奢侈的,也是无病呻吟的。因为等到事情落到了身上,根本不是原来担心的那回事。三十一,不还是一吗?后面还有二、三、四……永无尽头一般。到了三十五六,收拾打扮一下,走出去比起二十岁女孩,另有一种风姿,那风姿背后的年龄就像酒的年份,除了高手不是轻易猜得出来的。
但是终究是不一样的。瞒得过旁人,瞒不过自己。渐渐的,就知道年龄的厉害了。第一是不能随便哭了。如果伤心的时候不控制一下,稀里哗啦哭上一场,到第二天脸还是肿的,眼睛像金鱼,眼角细纹全都像加了显影剂一样一目了然,就连用“超柔超细”的纸巾擤过的鼻尖也会先发亮后蜕皮,谁多看一眼都会知道这个女人的失意和凄惨。唉,谁能想到,连想哭就哭都是年轻的特权。第二是不能熬夜了。年轻时不要说一夜,就是两夜不睡,白天照样该上课就上课,该上班就上班,胃口也不减,肤色清爽,眼睛发亮,哈欠都不打一个。到了如今,要是一夜没睡好,第二天照镜子,整张脸都是枯黄的,眼睛干涩得张不开,下面却挂着两个大眼袋。要是连续几天没睡好,那脸色就成了灰色的,只能用化妆来补救,偏偏连粉底都不贴服了,涂薄了盖不住,涂厚了像戴一个假面具。
钟可鸣今天就是带着这样一张假面具来上班的。她刚坐定,心想要不要来一杯黑咖啡提提神,偏偏韩笑言就一阵风地扑过来。“领导领导,这个你签字。”
是她到香港出差的报销单子。钟可鸣签了字,就看着韩笑言的背影发呆。她的背影就是两个字,轻盈。这不光是因为她苗条,而是一种体内的弹性在作怪,钟可鸣也是苗条的,但是大了十岁,这种弹性已经消失了。至于韩笑言的脸,不用看也知道,她一贯地素着一张脸,五官说不上什么出奇,但是皮肤毫无瑕疵,又白又细又嫩,像吸饱了水的花瓣,而且不是开得快凋谢的花,而是初绽——整张脸的皮肤都是紧绷绷的,所有线条舞蹈般的向上扬,一望而知还可以让人眼前一亮许多年。想到自己今天假面具一样的浓妆,钟可鸣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谁不想自然本色?谁不知道清水出芙蓉最好?可是你要有本钱。这个本钱,一是天生丽质,二是年轻。一旦不再年轻,天生丽质也是不能依靠的。也许就是因为这个,自己的丈夫、天杀的陶丛才会迷上那个年轻的女孩子?钟可鸣不愿意骂她狐狸精啊骚货什么的,那样显得自己没教养,即使是私底下,也只是骂她不要脸、没家教、将来肯定会有报应,等等。基本上,钟可鸣是一个表里如一的女人。
一离开钟可鸣的视线范围,韩笑言的笑容马上不见了。她回到位置,刚坐下,像被什么硌了一下似的,马上又站起来,就那么站着想了一下,然后就走了出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