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丰碑


□ 阿勒得尔图(蒙古族)

  作者简介
  阿勒得尔图(陈鹤龄),蒙古族,1958年生于辽宁省凌源市。先后在内蒙古突泉县、扎兰屯市、呼和浩特市从事教学、史志、新闻工作。现为《中国民族报》内蒙古记者站站长。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时间以每秒、每分、每小时的递进方式打凿出一条长达778年的历史隧道。隧道的那端是1226年的蒙古高原,西征六年的成吉思汗率领千军万马凯旋而归。在克鲁伦河畔迎接祖父的路上,年仅十一岁的忽必烈第一次出猎就射中一只狡兔。已过花甲的成吉思汗喜不自胜,亲自为这位爱孙在大拇指上拭油,按照蒙古族的传统习俗,被拭油者无论年长年幼都会被视为勇敢的猎人。而成吉思汗为其拭油者史书记载只有忽必烈和他的弟弟旭烈兀,这无疑是他们兄弟的荣耀和骄傲。当然,他们兄弟也没有辜负祖父的厚望,一个成为大元帝国的皇帝,一个创建了伊儿汗国。
  遥望历史隧道的1253年出口,“思大有为于天下”的忽必烈正率领铁骑行走在进军云南、平定大理的崎岖道路上。
  历史隧道的起点是2004年,我在大理古城的街头寻找世祖皇帝平定云南碑。
  大理三月好风光,我到大理则是四月,是大理多雨的时节。从下关乘船泛洱海去大理古城,五个多小时的航程几乎都是在细雨迷蒙中度过的。
  文献上说世祖皇帝平定云南碑在三月街广场上,背依苍山面临洱海,可是我转了好一阵子就是找不到。经多方打听,最后找到一所四面都是两米多高围墙的院落,石碑就在这所院落里。
  铁门已经锈迹斑斓并终日紧锁。我用力敲门,几阵过后里面出现回应,很是高兴。当我迫不及待地说明来意却遭到里面的拒绝:“这儿不对外开放。”
  我再次用力敲门并且高声陈述,希望那位掌管钥匙的人能够听得清楚:“我是从内蒙古来的蒙古人,想看看先祖的丰碑,请您关照一下!”
  开门的是一位老人,他仰着一张布满皱纹的脸,用浑浊的目光打量我一番后翕动着嘴唇吐出两个字:“进吧!”
  我终于站在世祖皇帝平定云南碑前。面对石碑,就是面对历史,就是面对金戈铁马,就是面对身先士卒的伟大统帅忽必烈。
  世祖皇帝平定云南碑立于1304年,至今整整700周年,碑座是一只以负重著称的神兽霸下,据说是龙的儿子。高达四米之多的碑身是由上下两块青石对接相衔而成,一碑分刻两石而又浑然天成,乃天下少见。碑文为什么分刻在两块青石上,没有人提出质疑,也没有人出来诠释,但有其深刻蕴涵应该是必然的。或许从碑文中能寻见一点端倪。1253年忽必烈平定云南,称帝十四年后又于1274年派赛典赤治理云南,是否与这两件事有某种内在联系呢?这仅仅是我的揣度和猜测,有点儿冒昧和突唐,也许和历史真相大相径庭,但我毕竟用心去思考了。
  成吉思汗挥鞭西指,用20万铁骑划出300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蒙古国版图,使欧亚两个洲际版块之间没有“此疆彼界”。然而,就是这样的偌大版图还不包括当时已处在风雨飘摇中的金、西夏、南宋和大理政权统治下的行政区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