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发行体制大争论


□ 徐桑楚 石 川

发行体制大争论
徐桑楚 石 川

有一位长影的导演叫王逸,讲到激动的时候,从会场搬了一把椅子到主席台,自己站到椅子上,慷慨激昂地说:制片厂既要权,也要钱!
上影厂1977、1978两年的生产恢复比较顺利,生产规模迅速扩大,创作高潮也逐渐形成。但是在这个时候,传统体制的制约作用也开始越来越明显地暴露出来。集中起来看,就是现有体制满足不了生产扩大的要求,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就是电影生产投入和产出的关系始终没有理顺。到1978年前后,随着生产恢复,这个矛盾越来越尖锐地暴露出来。
从50年代初开始,电影厂就实行“统收统支”政策,制片厂的生产利润要全部上缴市财政,而电影厂自身的全部基建资金和制片投入都由上级政府拨给。在这种情况下,电影厂作为一级生产单位,其经费支出和投入实际上是脱节的。同样,从建国初期开始,发行公司对每部影片始终实行固定售价结算,一部彩色故事片的购价是70万,一直到1979年,从来没变过,并且不以质论价,好坏都一样。但是,从50年代到70年代末,电影厂基建和制片成本却在不断上涨。比如50年代末,一部彩色故事影片的平均成本是24万左右。重点影片,如《林则徐》这样有战争场面的古装片,成本相对较高,达到了39万;而到了1978年,一部普通故事片的平均成本就要53万。按照70万的收购价格,50年代末的重点片尚且有30万的利润,而到1978年,一部卖的最好的影片,平均利润也只有十几万了。这样就造成制片厂的入不敷出。所以在70年代末,每次开厂长会议的时候,都有人叹苦经,感到压力太大。1978年前后,经过思想解放运动的洗礼,人们胆子大了,思路也活了,于是就有人提出了分配制度改革的要求。但一改革,势必对既得利益者发行公司造成冲击。双方相持不下,文化部电影局只好出面协调。
这样,从1978年到1979年,电影局断断续续召开了7次制片厂与中影公司的联席会,头几次只有厂长和经理参加。后来又召开扩大会议,邀请一些导演、制片人、技术专家和财务专家参与进来。会上经常发生激烈争论,有时甚至到了面红耳赤、剑拔弩张的地步。记得有一位长影的导演叫王逸,讲到激动的时候,从会场搬了一把椅子到主席台,自己站到椅子上,慷慨激昂地说:制片厂既要权,也要钱!所有与会者都被他的举动惊呆了。当时,一些厂长结合苏联和其它西方国家的办法,提出了一个按比例分成的设想。这里面还涉及一个影片版权的问题。此前,中影公司70万收购价是包括影片版权的,但每部影片都有它特定的发行规律。比方讲,一部影片每5—10年就可以重复发行一次。仅《林则徐》一部影片,十七年间两轮发行的观众数就达到5亿人次,按照当时电影票2角或4角的平均价格算,《林则徐》前两轮发行收入就有1—2千万,而上影只拿到70万。这几次会议开过以后,电影版权问题也基本得到了解决。影片生产出来以后,还是由中影公司收购,但产权却归属制片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