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凄美的爱情


□ 白小云

  一、宁静的村庄
  
  如世外桃源一样的村庄,朴实勤劳的村民世代居住在这里,都不关心外面的世界。
  我叫许嫣柳,在这个镇上没有人不知道我的名字,我有绝美的容貌。
  算命先生捏着我的手说:红颜祸水。
  安静的村庄宁静而祥和,窗外是一片喜气漫天的景象。我坐在床沿发呆,明天我将要离开这个我生活了17年的地方,明天我就要嫁到镇上有名的叶府家中,这个我连面都还没有见过的男子。
  “柳儿,别难过了,以后要是想娘的话那你就回来看娘,我们没办法了,叶郎他应该会对你好的。只是苦了洪福”娘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她擦去我脸上的泪痕。
  我今年刚满17岁,明天就要嫁给叶云飞。
  在这个寨子上没有人不知道许振华家有个女儿叫许嫣柳,丫头才长得有点模样的时候家里就有提亲的不断。
  一个月前我和洪福在山上砍柴被打猎的叶大豹遇见,当时他所追赶的一只可怜的小鹿从我身边跑过,我差点绊倒,洪福忙跑过来用他带泥土的手袖在我吓白的脸上揩掉细小的汗水。
  叶大豹停止了追赶他的小鹿。他折回来回到我的面前,跳下马来走到我的身边。一只手托起我的脸,嘿嘿笑着,让我感到很恶心,他那黑黑的脸,耳根旁还有一个吓人的刀疤。
  洪福站在旁边大气也不敢出,他怕叶大豹会把我带走,就这样看着我们僵持了几分钟,叶大豹带着他的弟兄们走了。
  我想这事不会就这么简单就完了,叶大豹肯定还会再来找到我,出了名的土匪!提到他的名字都会有很多人不寒而栗,官民都不能拿他怎么样的人我们还敢怎么?
  回到家里不敢给娘讲,怕娘会担心的,但娘还是看出了些不对,我只几天的心神不宁娘都看在眼里。只是洪福没说。
  洪福和我的婚事好像是已经定下来的了,我们家一直都很穷,一直都是洪福在默默的帮助,爹因为年轻时狩猎被野猪追赶掉下了山崖,摔断了双腿,娘不忍心丢下嗷嗷待哺的我还有爹曾经对他那份感情。啃窝窝头吃咸菜也过了这么些年,我的名字是算命先生起的,我手薄注定命薄,但我会有绝美的面貌,取名叫‘许嫣柳’,爹和娘都很疼我,疼到骨子里去。还有洪福也是,他嘴上虽不说什么但是爹娘都知道他一直对我好一直对家里好那都是因为他喜欢我的。洪福是娘在山上打柴时摔下山沟里被洪福救了回来,就后来断续来往着,他是一个憨厚老实是男人,也很体贴。也因为家里确实需要一个男人。
  前几天,洪福和娘把家里发放柴的那间废弃的屋子打扫干净了,做了几个木缸、石磨、上街做了几把铁勺,娘把家里陈年的豆子拿了出来,像模像样的开起了豆腐坊,日子才开始过得好一点。我每天都在帮娘的忙,所以豆腐坊的生意一直都很不错。都有很多人冲着我的美貌来的。
  那天豆腐坊门前来了一大群人。
  从来都不关心外事的我们一家正站着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中间出来了一个人:“许振华,你听着,我们家少爷看上你女儿许嫣柳,9月15日也就是下个月的今天就是婚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