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非真实影像性:作为“动画性”的考察


□ 屈立丰

  提要:
  结合国内外动画学者的一些相关论述,以真人电影理论为参照体系,从语言本体角度提出与探讨了“非真实影像性”成为“动画性”的重要体现。
  
  屈立丰:男,1974年生于辽宁阜新,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06级文艺学博士研究生,西华大学艺术学院讲师。
  
  “动画性”的提出
  
  在众多动画基础理论问题当中,“动画性”(可以用英文表述为Animationness)研究可以说是第一道难以逾越的峰峦。“动画性”是“动画学”学科的核心概念,是动画区别于其他艺术而成为动画的本体要素,是关涉到动画的创作与研究等各方面的动画学学术原点。只有把这个核心问题弄清楚,才能很好地认识动画本体;只有界定好“动画性”这个学术基点,才能衍生出其他一些动画概念、观念,构建自足的“动画学”理论体系,从而摆脱动画学依附于电影学和美术学两大学科的“亚学科”地位。
  从已掌握的文献材料来看,国外有关“动画性”问题的研究也似乎不很充分,举例来说,莫林·弗尼斯、杰恩·皮林、保罗·韦尔斯、安兰·乔娄登科等欧美当代动画理论家,只是曾经或多或少地涉及这一问题,但他们所谈的都不很深入,例如,安兰·乔娄登科曾将动画定义为“怪诞性的艺术”和“给沉寂事物赋予生命的艺术”。
  中国语境下“动画性”问题的探讨,和我们对“动画”这一术语本身的认识密切相关。众所周知,作为术语的“Animation”是舶来品,我们至今仍然无法找到或者创造一个汉语词汇与这个在英文当中具有“赋予生命”等复杂意义的词语完全对应,从若干年前的“美术电影”,到今天的“动画”都是如此,这集中地反映出我们对动画本体认识是何等模糊。“美术电影”这一术语使用的时间较长,但是现在这个名称已经失去了活力,尤其在动画艺术中数字制作技术的使用更让这一术语显得不合时宜。我们近20年来才广泛使用的“动画”一词似乎已经约定俗成地成为当代汉语里与“Animation”对应的名词,这在很大程度上误导了大众对“动画”的理解,因为无论是在语义层面,还是在语用层面,都容易导致我们将“动画”曲解成“动起来的画”,而不是所谓“画出来的动”。在时间性与空间性的二维坐标系中,“动起来的画”虽然也含有时间性,但其意味似乎更以造型艺术的空间性为主;“画出来的动”虽也具有空间艺术的造型性,但更具有时间性的特征,所以,“动画”一词更多具有“空间性影像”的含义,而较少“时间性影像”指涉。
  动画名称的演化在我国经历了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更多的是在社会中约定俗成的结果,而不是行业内部一种自觉的理论构建。在中国,动画发展了60多年之后,一直被悬置起来的“动画性”问题才开始被自觉地探讨。这些初步的探讨更深层的意义在于,这些探讨历史性地成为中国动画理论界贡献世界动画理论研究文献体系的特定内容,而在这之前,中国动画理论对于世界动画体系的贡献还是相当微薄的。1985年,钱运达、马克宣两位先生发表《(画的歌)与动画电影观念——与胡依红同志商榷》,回应胡依红的《两种不同美学意义的动画规范》一文,正式揭开了中国动画学人对动画本体讨论的序幕。钱、马两位先生既赞扬了当时还很年轻的胡依红能提出“动画电影观念”(文中另一说法为“动画电影本性”)这一动画的根本问题的睿智,但也对胡依红仅仅以前南斯拉夫动画为标准划分所谓“新”、“旧”动画电影语言和观念的提法提出质疑。该文也认为“中国学派”动画发展过程当中的—个缺憾,就是我们对动画的认识似乎更多地是建筑在中国动画自身的基础之上,而忘记了封闭型较强的中国动画仅仅是世界动画史的—个支流而已,因此中国动画学派所拥有的理论也在一定程度上缺少广阔的国际视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