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界外情感


□ 王秀云


昆市城建科的林小麦科长是一个颇有姿色且热爱文学的女人,她在邢市长、胡秘书长、贾科长、孟老板,以及初恋情人魏宏之间,如一条鱼一般游动,既要得到实惠和提升,又要保持做人的尊严。她最终能否成功?

一、不要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

常常是最鄙俗的利益在剥夺人们爱和梦想的权利,这一点,林小麦直到30多岁才明白。
五月的早晨,云彩像是谁褪下的彩裙,东一件西一件挂在幽蓝的天空。太阳像和月亮刚刚幽会分手的情人一样,在成千上万人头顶依依惜别,空气中弥漫着海棠花的香。公共汽车很快就来了,上了车,眼里全是别人的后脑勺,想自己的后脑勺也在别人的目光里,下意识抚摸了脑后的长发。这时候车拐了弯,她的身体不由自主摇晃了一下,有一只手很自然地扶在了她的腰上。她回头看了一眼,这致命的一眼像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把林小麦晴朗的心情一下吹得烟消云散。真是难以置信,站在自己身后的竟然是自己分手已经九年的初恋男友魏宏。魏宏看来早就认出了她,他的目光十分柔软,脸上却不动声色。林小麦心跳突然加速,眼里一瞬间充满了泪水,一种温情从车子偶尔的摇晃中传递过来,林小麦身体像被火点燃了一样,向身后飘了过去。那只手在她的腰上徘徊着,慢慢把她揽到了怀里。林小麦漂泊的心像泊岸的船一样,吁了一口气。魏宏把脸埋在了她的头发里,另一只手也汇合到林小麦身上,像是要把她揉碎了一样,暗暗加力,一条腿也曲了起来,稳稳地贴在林小麦身上,林小麦感到了他的膨胀和放纵,他甚至在轻轻摩擦。这让林小麦很不自在了,甚至有些厌烦,这毕竟是她体面生活的城市,她不能这样。于是她迅速挣扎了出来,往前挤了两步,魏宏显然不甘心,也跟了上来,想把身子贴到林小麦身上,林小麦用胳膊肘顶在了他的腰上,拒绝了。
林小麦下车了,她不用回头也知道魏宏也下来了。她走到路边的一棵榕树下,魏宏也走过来。这么多年,他还保持着挺拔的身材,走路的样子也很正规,如果不看他的面孔,穿上军装他依然是国旗班的一个军人。可是九年了,他老了,眼睛里满是疲惫,林小麦不用问就知道他日子过得不如意。
“你怎么来这里了?”林小麦看着他,用目光拒绝他走得太近。他感觉到了,和林小麦保持一米左右的距离。
“我下岗了。去过几个地方,还是觉得这里踏实。也可能因为你吧。”他说最后这句话时声音很小,他可能认为,走到今天,太多的表白会让自己没面子。
林小麦觉得这声音离自己很远,像是听自己幼时伙伴的录音,尽管好奇,终究不是自己的声音,有些漠然。她客气地问魏宏:“干什么呢?做生意?”林小麦想摘一朵榕花,没够到。魏宏笑笑给摘下来了,递给林小麦。林小麦脸上忽然发热,也笑了,两个人都感觉好像又近了。
“你现在还怕黑吗?”魏宏很煽情地问。林小麦以为他的铺子可能太小,羞于启口,所以转了话题,想唤起她的回忆,心里也便有些不以为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