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界外情感


□ 王秀云


昆市城建科的林小麦科长是一个颇有姿色且热爱文学的女人,她在邢市长、胡秘书长、贾科长、孟老板,以及初恋情人魏宏之间,如一条鱼一般游动,既要得到实惠和提升,又要保持做人的尊严。她最终能否成功?

一、不要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

常常是最鄙俗的利益在剥夺人们爱和梦想的权利,这一点,林小麦直到30多岁才明白。
五月的早晨,云彩像是谁褪下的彩裙,东一件西一件挂在幽蓝的天空。太阳像和月亮刚刚幽会分手的情人一样,在成千上万人头顶依依惜别,空气中弥漫着海棠花的香。公共汽车很快就来了,上了车,眼里全是别人的后脑勺,想自己的后脑勺也在别人的目光里,下意识抚摸了脑后的长发。这时候车拐了弯,她的身体不由自主摇晃了一下,有一只手很自然地扶在了她的腰上。她回头看了一眼,这致命的一眼像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把林小麦晴朗的心情一下吹得烟消云散。真是难以置信,站在自己身后的竟然是自己分手已经九年的初恋男友魏宏。魏宏看来早就认出了她,他的目光十分柔软,脸上却不动声色。林小麦心跳突然加速,眼里一瞬间充满了泪水,一种温情从车子偶尔的摇晃中传递过来,林小麦身体像被火点燃了一样,向身后飘了过去。那只手在她的腰上徘徊着,慢慢把她揽到了怀里。林小麦漂泊的心像泊岸的船一样,吁了一口气。魏宏把脸埋在了她的头发里,另一只手也汇合到林小麦身上,像是要把她揉碎了一样,暗暗加力,一条腿也曲了起来,稳稳地贴在林小麦身上,林小麦感到了他的膨胀和放纵,他甚至在轻轻摩擦。这让林小麦很不自在了,甚至有些厌烦,这毕竟是她体面生活的城市,她不能这样。于是她迅速挣扎了出来,往前挤了两步,魏宏显然不甘心,也跟了上来,想把身子贴到林小麦身上,林小麦用胳膊肘顶在了他的腰上,拒绝了。
林小麦下车了,她不用回头也知道魏宏也下来了。她走到路边的一棵榕树下,魏宏也走过来。这么多年,他还保持着挺拔的身材,走路的样子也很正规,如果不看他的面孔,穿上军装他依然是国旗班的一个军人。可是九年了,他老了,眼睛里满是疲惫,林小麦不用问就知道他日子过得不如意。
“你怎么来这里了?”林小麦看着他,用目光拒绝他走得太近。他感觉到了,和林小麦保持一米左右的距离。
“我下岗了。去过几个地方,还是觉得这里踏实。也可能因为你吧。”他说最后这句话时声音很小,他可能认为,走到今天,太多的表白会让自己没面子。
林小麦觉得这声音离自己很远,像是听自己幼时伙伴的录音,尽管好奇,终究不是自己的声音,有些漠然。她客气地问魏宏:“干什么呢?做生意?”林小麦想摘一朵榕花,没够到。魏宏笑笑给摘下来了,递给林小麦。林小麦脸上忽然发热,也笑了,两个人都感觉好像又近了。
“你现在还怕黑吗?”魏宏很煽情地问。林小麦以为他的铺子可能太小,羞于启口,所以转了话题,想唤起她的回忆,心里也便有些不以为然。
“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我现在不知道自己怕什么了。”林小麦忽然有些伤感,她看了魏宏一眼。她不知道在魏宏眼里她的目光是什么,林小麦心里是想告诉他,她知道有些东西失去了,再也回不来。经历了这么多,她已经忽略了过去的岁月,他们之间的一切她不再想了。有多少人在白天会想起夜的黑,她也不会。
魏宏显然心怀幻想,依然说:“我也知道一切都改变了,就是一个心愿吧。我开了一家灯具店。你应该还记得,我答应过你。”过去的日子汹涌而来,把林小麦的心浸泡得柔软酸楚。十多年前,他答应过,有一天会买很多灯,让所有的黑夜都亮起来。可是,就是在一个黑夜,他说他是农村户口,家里人和战友们都认为他们不合适,所以他找了一个农村女孩结婚了,他放弃了等待和努力,领着另一个女孩走了。农村户口,一条永远的银河,把她的初恋轻而易举淹没了。后来她又谈了两个男友,第一个长得很精神,是个工人,说话动不动就“我×我×”的。第二个是个作家,都要结婚了又吹了,因为作家嫖娼被拘留了。这以后她对男人就不怎么太上心了,有人提对象,她去见面就像上街买菜没什么两样。后来索性不见,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过日子。可她心不死,始终认为自己要的那个人在哪里等着自己,用不着心急火燎,说不定哪天在路上一抬头就遇到。
林小麦喜欢看爱情故事。她看了很多描写初恋的文章,她认为那些描写都在粉饰粗鄙的生活,对于很多人来说,现实没有诗情画意。她后来和一个教师结婚了,说起来很可笑,她和教师见面的时候,刚开完一个会,会议延长了,她比见面时间晚到了一个半小时,虽然通了电话,她还是感觉有些歉意,没换衣服就去赴约。见面以后,教师很客气地看看她说:“风大,把你的扣子系上。”林小麦穿了那时候很流行的长风衣,低下头系扣子的时候,他伸出手,在林小麦肩上拿走了一根头发,一种温暖的感觉倏忽划过。林小麦父母在外地,一个人在昆山市,看起来在市政府,单位不错,但是兵头将尾,平民子弟,一脑子风花雪月,其实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加上认为自己在感情上受过伤害,基本属于给点阳光就灿烂,林小麦就为这样一个普通的细节把自己打发了。林小麦结婚后很后悔,她发现教师有很多让她不能忍受的毛病。结婚第三天的晚上,他一边看电视一边抠脚指头,抠完不洗手就过来摸林小麦,林小麦一骨碌就滚到了床边,说什么也不让他碰,两个人为这事吵了半夜;他爱放屁,不分场合放屁,有时吃着饭一歪身子,就是一个响亮的屁,听说他上课都放屁,被学生称为屁大王;最让林小麦恶心的是他爱叫女学生,让女学生站在他面前,说班上一些事,说着说着就会伸出手,替女学生拿下一根头发或者纸屑什么的,这件事做完了,他的谈话就结束了。林小麦知道自己这一步走错了,可是她又找不到充分的理由改变这一切,就格外渴望有一个人,让自己为了他可以义无反顾放弃眼前的日子,这个人始终没有出现。慢慢地,她对家就有了一种厌倦,在家里像霜打了一样,干什么都没精打采,只要一出家门,就精神焕发。除了工作,她是再也找不到让自己有兴趣的事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