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隐匿者


□ 胡学文

  1

  我死那天,领白荷逛了一趟北国。

  白荷从老家赶来看我,坐了一天汽车,一夜火车,我还没来得及和她亲热。我不必像三叔和他相好那样偷偷摸摸,两人寻在一起,恨不得把时间拽长几米。我不急,白荷是我妻子,我和她可以在任何时候……还是别说了,我可是腼腆人。我想给她个惊喜。

  如果你到过皮城,一定听说过北国,那是皮城最牛的商场,上下六层,每层都有几十亩大。扎进去,分不清东南西北。第一次领白荷逛,差点走不出那个迷宫。当然,现在不会了,我和她直奔三层卖丝巾的地方。还是那个小妞,嘴巴翘翘的,等谁亲吻的样子。我问价钱,她荡起目光,掠过我和白荷,很快凋零了,懒洋洋地报了数。我说,来一百条!小妞以为听错了,多少?三百八一条啊!白荷发慌地拽拽我,我拍拍她胳膊,清清嗓子,使每个字准确地落在小妞的翘嘴巴而不是耳朵上。两个五十,没听清?小妞受了惊似的,眼球冻了许久。我抱着膀子,看着小妞手忙脚乱。忽而,她搬过椅子,请我和白荷坐,忽而把头栽进某个角落。白荷压低声音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终于凑够一百条,我交了钱,让小妞帮我抱到楼下。小妞乖乖的。站在大街,我冲熙熙攘攘的人群吆喊几声,便分发那些五彩的丝巾,数不清的手伸过来,我听见咔咔的拍照声。白荷拧我,我没理她。我不在乎钱,要的就是这个派。还剩最后一块丝巾,我大声说,不送了,我要留给白荷。我的头被狠狠击了一下。

  我睁开眼,看见三叔脏里吧唧的脸悬在头顶。我欲起身,被三叔摁住,他问我做什么梦,脸都扭出花了。我抱怨三叔毁了我的好事。三叔嘁的一声,奇怪的是他没像往常那样说我是没出息的熊货,只会在梦中逞能。他摸摸我的头,问我怎样了。我说好多了。我想起三叔已经好几天没来,问他活儿是不是很多。三叔点头,我瞥见他眼球上的血丝,又粗又长,要胀破的样子。我鼻子突然一酸,三叔那么忙,还得照看我,谁让我嘴馋呢?吃坏肚子不说,那份差事怕也要丢了。我说出自己的担心,三叔安慰我,年轻轻的,还怕找不到活儿?我的怒气无端地卷上来,说全是那块猪耳朵闹的,那个塌鼻子摊主坑我,少要两块钱,我付出多大代价?这事不能算完,要和他算这笔账。有时,我和三叔被酒烧胀脑子,会在嘴上干一些跌皮的勾当。跌皮是老家话,耍赖的意思。三叔没说话,绷了脸环视一圈我租住的小屋。墙壁坑坑洼洼,被咬过似的。正墙上贴了一张海明威肖像,不大,是我从书店门口捡的。一次,三叔喝高了,眯缝着眼问我那老家伙是干什么的,我说他是个了不起的作家。三叔嘁的一声,我咋看他都像个嫖客。我欲辩护,三叔横扫我一眼,说我就是被这种人毁的,文不文,武不武。

  三叔绷够脸,缓缓道,算了,白日梦就别做了。我也就是说说,我不是那样的人,三叔也不是。我说明天就能下地了,三叔似乎有一点儿紧张,再次环视一圈,红红的眼睛盯住海明威,问,那老家伙是个硬汉?我说是啊。三叔又问,你喜欢他?我愕然,三叔这是怎么了?不等我答,三叔说,你喜欢他,很好,范秋,你也得做个硬人哩。我越发糊涂,目光罩住三叔疲惫的脏脸。三叔摁住我的肩膀,声音悲沉,从现在起,你就是个死人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