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传说中的老鳖



  那只老鳖被李茂栋老汉从老龙潭里钓起来,是两三天前的事。
  雨就是那天开始下的。白露之后的这场秋雨,在烟波尾村的一片惊疑与猜测中继续绵延了几日,天放晴了,一村人都知道了。要不,老汉这破土院门口,就不会站上这许多人。
  疯了,全都疯了啊!李茂栋老汉喊。
  看老汉那样子才像真的疯了。老汉不让人进门。老汉横了手里那根锄头把儿,坐在大门口的一个石墩儿上,只要有人走近他便喊,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只老鳖么!
  可人们都非常想看看那只老鳖。
  大伙儿推推搡搡的却没有谁敢靠近那破土院门口,老汉手里操着的那根锄头把儿横在那儿,老汉连眼睛也不睁开,怕睁开了抹不下脸面下不了手。老汉紧闭着眼睛就表明了他严正的立场,谁敢往里闯,他拍下去就是一家伙。
  村长李永光就是这会儿来的。
  远远的,他就大声喊,大爷,你捉到一只王八了?你老莫不足做了个梦吧,在梦里捉到了一只王八?
  他不叫老鳖叫王八,这仿佛另有深意。
  李茂栋老汉听见永光叫了自己一声大爷,握着锄头把儿的手竟一抖,老泪都快出来了。老汉把屁股从石墩儿上抽出来,让给村长坐,自己坐在门槛上,但手里的根锄头把儿却没松。老汉说,村长啊,我刚才又做了个梦哩,梦见你来看我了,还给我背来了一袋米,唉,人一老就爱做梦。这话像认真又像开玩笑,永光却把头一扭,朝破土院门里瞅瞅,又狡猾地一笑,说大爷,你这梦可是老早就开始做哩,前几年发大水,你被大水冲走了,你不喊救命却一个劲儿地喊捉到了一只老鳖,等我们把你救下来,你两条胳膊抱得好紧,可哪来的王八?你抱着的是你自个儿哩!那也是做梦吧?
  众人轰地一声全笑了,都想起了前几年发大水的事。大伙儿笑的时候,老汉也跟着一起笑,笑得就像一个恶作剧的孩子,显出几分顽皮天真。老小,老小,看样子这老汉是老得有点糊涂了。永光便摇着手冲大伙儿喊,回去,都回去,我看大爷真是糊涂了,真是在做梦哩,这年头哪来的王八?
  村长永光喊着,自个儿一摇一晃地先走了。众人也都疑疑惑惑地走了。各人毕竟还有那么多正事要干。天放晴了,地也快被太阳晒干了,该下地的得下地去,屋里的牲口也在叫唤,牛要放,猪要喂。谁也不能为一只老鳖把正事给耽误了。
  现在的村庄在河的那一边,是一场大水之后搬过去的。那边地势高,又有一道河坝挡着,正好来建一个新村。永光这个村长挺有眼光,年纪轻轻却做什么都井井有条,把个村子建得像镇街一样,一行行树,一排排房,一条条水渠,都一条线似的排着,现在树都长得高过了屋脊,绿是极绿的,又格外寂静。绿树,红瓦,流水,水的深处展开一个新村迷人的倒影,太阳底下又有另一番光泽。太阳好极了。此时,李茂栋老汉就坐在自家的破土院前,遥遥地朝河那边望着,就像在打量另一个世界。他的身后一片荒凉,是一个老村庄拆掉后的废墟,在一片废墟中,只剩下了他的这个破土院,看上去有点来路不明,还有点恍若隔世。这么说吧,老汉不是住在现在的烟波尾村里,而是待在几十年几百年前的一个老村里,一个早已消逝的村庄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