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妇科病房


□ 周瑄璞

  星期一

  遵医嘱,一大早我不吃不喝奔赴医院妇科住院部。

  这次是二进宫,上个月,也是办好了手续,进到科室,分配好床位,像模像样躺了一小会儿,被主治医生叫去谈话,分析病情,那位把自己瘦成一把犀利的刀子的张主任突然说,“现在做手术是否有点早?一般情况下,这种瘤在5厘·米以下可以不做,你的虽然是6厘米多,可才发现了二十天,并且两次检查都是在你月经来临前几天,这个时期体内会有一种激素。要不,你等下次月经过后,再来查一下?毕竟手术对身体有损伤,我们的建议是能不做就不做。”

  “您的意思是说,难道下个月它会自己消失?”

  “倒不是会消失,有可能会萎缩,也就是小一点,比如保持在三四厘米之间,就不用管它。”

  我举棋不定。首先是庆幸,或许有可能逃过一劫,那个突然出现的瘤子会小下去,小到一个安全范围,我们建立良好的双边关系,互不侵犯,和平共处,或者我可以当它不存在。可是如果再从住院部出去,下次进来,还得门诊挂号、排队、检查、住院手续……那一系列折腾可够累人的。

  张主任催我,“手术做还是不做,你自己决定。如果做,现在就把这张单子让护士拿走做安排;如果不做,啥费用都没产生,开张出院单你先走。”

  嘿,这下把我难住了。二十天前单位体检,做B超时,探头一搭上我肚子,操作员说,“今天妇科问题的咋这么多,又一个,”她给旁边填制表格的人说,“左侧卵巢畸胎瘤,6.8×5.3……”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听说这三个字。操作员问我,“去年体检了吗?”

  “检了,没问题啊。”

  “怎么可能?去年没有,今年一下子就这么大?”她质问我。

  我好像做错了什么事般说不出话,是啊,我怎么知道呢?为什么突然就是这么大的瘤子?还是畸胎瘤?什么意思?难道我怀了怪胎?啥时怀的?

  出了B超室就问同事什么是畸胎瘤,有人告诉我,畸胎瘤是胎里带来,还有人说,那是你的同胞。

  回到办公室,先上百度,用了一个小时把我生命中第一次出现的这个词查了个底朝天,从此这几个字成为我人生词典里的新词条、重要词汇,我将深深爱上它。几乎每条信息后面都说,“畸胎瘤一旦发现要尽早手术,否则有恶化可能,如果破裂,汁液流入腹腔可造成腹膜炎,引起休克。”又看到网上各种医院的广告,国际上最先进的微创手术,肚皮上打三个不足一厘米的漏,半小时可解决,伤口上贴创可贴就行。就这么简单?又有同事说,她同学从小就发现有畸胎瘤,一直没管,后来生孩子剖腹产时,顺便切掉了。还有人说,某同事畸胎瘤二十多年了,一直长着,没事的。

  可它毕竟是个不该长的东西,留着总是祸患。那天体检处的大夫说了,要尽快到大医院去查下,如果再次证实,还是要尽快做掉。我就在某天的一大早前往妇幼保健院,以为自己来得早,能排在前面,走到医院门口才理解,莫道君行早是啥意思,里面的人就像股市最红火时候的散户室。硬着头皮先缴钱买了就诊卡,上到二楼妇科挂号。我从人群中突围,在那些挺着大肚子的、怀抱婴儿的人中艰难上到二楼,看到候诊大厅人满为患,立即觉得连呼吸都磕磕绊绊的,天哪,这是看病吗?抬眼望去,走廊里都站满人,每个诊室门口像一串串葡萄,累累硕果。孩子哭大人叫,孕妇双手捧着自己的大肚子,在家属搀扶下,步履维艰。我怎么觉得我像没事找事,那瘤子悄没声长出来,不痛不痒,其实不像医生和网上说得那么可怕,不小心就会破。上周单位让全体职工到库房打包,搬书捆书,对我来说就是重体力劳动,一点事没有,我现在还活蹦乱跳健步如飞呢。体会不到一点危险的苗头,却主动跑到灾难深重的医院跟一个新长出来的如此普通而常见的良性瘤子过意不去,在这样环境下看病,人没排到,先会疯掉的。我下到一楼,又排了一会儿队,退掉二十块钱,决绝地从人堆中挤出医院——不看了。

  一个人走在街上,冷静下来,想想还是踌躇,对我身体里突飞猛进的新朋友放不下心。它为什么突然长出来,一年间就那么大?还是去年体检时B超没有查到?这个瘤子它狡猾狡猾的,B超探头照射时它躲藏了起来?6.8厘米,也就是说,它像个鸭蛋一样大(我只能说它像个鸭蛋大,因为我拿着尺子打开冰箱门在十几个鸡蛋里挑最大的量了,不足6厘米),它比子宫还要大些,它现在就像一枚成熟的果子不无得意地悬挂在我的左侧卵巢上,和子宫挨挨挤挤并肩携手站在一起。它想干什么?

  与其说是对疾病的恐惧与担忧,不如说是巨大的好奇心,使我想把这个新朋友或者我的同胞调查清楚,我要搞清它的来龙去脉,我要追问它几个人生终极命题: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你要往哪里去?

  我在路上掉转方向,去往另一家医院,就诊人数虽然也多,但在我可承受范围内。经过一番楼上楼下奔忙,缴费,排队,等候,诉说,喝水,憋尿,照射,排尿,脱裤,上床,摸查,到中午医院下班前,得出结论:如体检一样,还是个6点多厘米的瘤子。在十二点前大夫开出住院单,我第二天上午就去往住院部,坐在了这位负责任的张大夫面前。听她再一次催问我,“到底做不做?快点决定。”

分享:
 
更多关于“妇科病房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