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相见欢


□ 闫文盛

  母亲动身走的时候,家里其他人都不在。她把所有的日用物品都拾掇起来,用几块大花布包了,塞到一个尼龙袋子里,然后准备扛着出门。我忙说,我来。袋子已经上了母亲的肩头,她矮小的身子朝前倾着,冲我摆手,你去关门吧,拿锁子锁好。
  我说,爸几点下工?他有钥匙吗?
  母亲没有搭腔,似乎觉得我多嘴,她已经头也不回地走到院子里了。脚下风快,像在追赶什么人似的。
  朋友的车在正街上停着,离家有三百米远。我怕朋友笑话,用了劲从母亲的肩上把尼龙袋子抢过来。我还想问问母亲袋子里都放了什么,可看母亲板着脸,就没吱声。正是仲春时节,村子里的土路上尘土飞扬,走到车边时,我跺了跺脚,没话找话地同朋友说,这路早该修了。
  朋友打开了后备箱,从我的肩上接过袋子,随手准备放进去。母亲忙不迭地过来阻挡:我自己拿着吧。
  车屁股那里围了几个村里人,想搭讪的样子。我把车门打开,母亲谁也不看,坐上去了。她早已发胖,上车的样子有些别扭。我说妈你慢点儿,别着急。
  她说我不急。上车后她把袋子抱在怀中了。
  车子开动的时候又扬起一股灰尘,前轮那里扑棱棱飞起许多细小的土粒。我坐在副驾驶座上,有些伤心地想,这个地方。短期内我是不会再回来了。我想起给父亲放在柜子上的那条小“福”烟,不知道父亲看到后会不会高兴一些?按照母亲的意思,烟是不该买的。她这辈子,顶憎恨抽烟的人了。
  我扭头看母亲,她坐得正正的。很有些局促。我说,妈,你这次离家,爸没说什么吧?
  说什么?他自己能管得了自己。再说,我这是去看孙子!
  说到看孙子时,母亲声腔高了些。朋友将头偏了偏,看我一眼。
  天气一直阴着,沉甸甸的云挂在天空里,把人压迫得快喘不上气来了。刚出村口,突然滚过几声响雷,不一会儿,就下起雨来了。从车里望出去,天地间雾茫茫的一片。我的视线有些模糊。
  我同朋友扯了几句关于天气的闲话后,就想不出什么话题来了。我看一眼坐在后面的母亲。她是第一次出远门呢。或许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她不时地闭上眼睛,好像在打起盹来,可过不了一分钟,就又睁开了。我说,妈,已经出林隐了。前头是城赵。
  母亲“啊”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车里静极了。
  天气不好,人的精神也萧索了。我有些抱歉地给朋友递烟。他抬手阻止了我,说,戒了,我喉咙老疼。
  母亲在后面说,戒了好,我就说能戒,我家那死老鬼,却老跟我抬杠。他是烧包!
  关于父亲的话题应该打住,我有些嫌弃母亲抖落家事了。我说妈,这才走了不到一半,你睡会儿吧。
  母亲真是累了,她后来就睡着了。有那么片刻,我甚至听到了她轻微的呼噜声。
  天擦黑,省城到了,我把母亲叫醒。她又把身子坐得正正的,恢复了刚上车的模样。这是她所到过的最大的城市了,我心里暗自想,等休息日了,我就和媳妇带她到城里四处转转。“妈,这是银行,存钱的地方”,“这是水利大厦”,“那是酒店,住人的地方”,我逐个儿将外面的建筑指给母亲看。得不到母亲的回应,我有些诧异,再看她时,只见她并不朝外面看。她的目光有些木,呆呆地盯着正前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