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活在别处


□ 傅 谨

  刘晓真的硕士论文以山东商河鼓子秧歌为题,研究鼓子秧歌晚近几十年传承与变迁的历程以及出现的问题。她有一个很独到的发现:就在鼓子秧歌的影响越来越大,在国内各种舞蹈与民间艺术大赛中频频获奖,而整个社会的文化艺术活动也因为这些民间艺术的加入而愈显繁荣的同时,在那些最能代表商河地区鼓子秧歌表演水平的村庄,人们跳秧歌的热情却在下降。那些被频频邀请参加各种民间艺术大赛,经常获得各种荣誉,并且有机会在各类庙会和企业庆典之类的活动中从事有偿表演的村庄秧歌队,似乎不再拥有从前每逢正月十五串村走户表演的“心气”,或者说,他们跳秧歌的动力,渐渐离开了正月时节在自己的村庄以及邻村之间营造一种热闹气氛的自娱自乐的需求,变得更趋近于以“民间艺术”的身份获取实际的经济利益。刘晓真认为,虽然从表面上看起来,鼓子秧歌仍然存在并且愈显红火,然而商河鼓子秧歌的文化功能,已经悄悄地发生了“从乡俗仪礼到民间艺术”的重要变化。
  如果要深究这一变化的语境就会发现,即使是秧歌队开始意识到要获取经济回报这样简单的事实,其原因也远远不止于人们经济意识的觉醒。其实中国社会随处都可以找到许多类似现象,而正是这许许多多人们习焉不察的变化,比起接踵而起的高楼、林立的工厂以及家用电器乃至手机和互联网的普及,更深刻地记录着我们生活的变化。
  在这样的变化背后,有一个因素是不能不特别加以注意的,那就是“民间艺术”这个特定词汇的出现,以及对民间艺术的重视与发掘。中国的民间有太多的艺术活动或者包含了艺术内涵的活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大量经过发掘整理与改编的“民间艺术”,进入国家组织的文化艺术活动中,成为政府主导的“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
  民间艺术并不是今天才受到人们关注,早在汉代(一说始于秦王朝期间),中央政府设立“乐府”以“采风”,其主要功能就在于收集民间歌谣。乐府之所以关注民间歌谣,主要只是偏重于通过这些歌谣察知民情,它恐怕并不承担整理、改编民间歌谣以“繁荣文化艺术事业”的功能。严格地说,民间艺术活动真正大规模地受主流文化人的关注,要迟至二十世纪,前有一九一八年以后北京大学的专家学者对民歌民谣以及民俗的搜集研究,继有如三十年代晏阳初领导的平民教育运动中搜集整理的《定县秧歌选》(此秧歌非彼秧歌,定县秧歌是戏剧,山东的鼓子秧歌是舞蹈)之类文献,更大规模的搜集与整理要推五十至六十年代。一九五二年前后、一九五六年至五七年上半年,以及一九六一年至一九六二年初,分别有过三波全国性的发掘整理民间艺术文化遗产的群众性运动,根据文化部的指令,各地都派出相当数量的文化干部,负责记录与整理民间艺术,它们包括戏剧、曲艺、民歌、舞蹈等等。因此,要说二十世纪五十至六十年代是有史以来对民间艺术最为重视的年代,是有坚实的历史材料为依据的。然而,同样是对民间的关注,立场、方法与态度却有所不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