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生有你


□ 钟求是

  钟求是,男,1964年出生,1984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经济系。现供职温州市文联。中国作协会员。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
  
  一
  
  吃过早饭,儿子坐在地板上玩汽车。他把这只轮子拍打一下,又把那只轮子拍打一下。车轱辘们在他手里滴溜溜地转。邱静走过去说,小今,你准备好了吗?儿子不吱声。邱静说,今天开始你是学生了,咱们得上学校去。儿子仍不吱声。邱静伸手拽起儿子,汽车留在地板上。儿子挣扎一下,折身捡起汽车。邱静说,今天能不能不带车子?儿子否定地嚷了一声,把汽车搂紧了。邱静丢口气,取过书包,牵着儿子的手出了门。
  学校离家不远,步行也就十分钟。为了进这个学校,邱静找过校长三次。第一次她刚说完情况,校长便摇了头,说不好办不好办。第二次她改了口气,问能不能试读一段时间。校长搓着手说,教学开不得玩笑,不敢冒险呀。第三次去的时候,邱静眼里伏了泪水,只忍着不掉下来。校长见躲不过去,犹豫片刻唤来了教师刘纯秋。刘纯秋是新生班主任,长着一张慈脸。她瞧着邱静失魄的样子,心便软了。她对校长说,你派给我,我也没法子。校长说,我不派给你,你自己看着办吧。刘纯秋说,我教了这么多年书,怎么能让一个孩子吓住。校长说,那就搁你班里试试?刘纯秋说,你说试试就试试。
  既然是试读,第一天多么的重要。快到学校时,邱静心里突然有些慌。她扭头看一眼儿子,见他手里使劲攥着汽车。邱静想一想,取下儿子的汽车塞进书包。儿子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尖叫了一声。邱静蹲下身子说,小今记着,小学生要讲礼貌,你这种尖叫就很不礼貌。儿子说,我要汽车。邱静说,汽车搁在书包里,放学了才能拿出来玩。儿子不说话了,目光望向别处。他看见路上有许多孩子,有的跟自己一样大,有的跟自己不一样大,他们都向一个大门走去。邱静指了指手说,看见了吧,这就是你的学校,每天你都得到这儿来。
  母子俩走进校门找到教室。刘纯秋老师从讲台上下来,朝邱静点点头。邱静说,他就是唐小今。刘纯秋打量一下唐小今,长得挺清秀的,还闪着一双大眼睛。刘纯秋说,挺不错的呀。邱静摇摇头说,他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刘纯秋摸一下唐小今的脑袋,想让他抬起头来,但唐小今不理她。刘纯秋凑近唐小今的脸,冲他笑了一笑。唐小今没有回应,他的眼睛挺大,却明显的虚空。刘纯秋直起身子说,你回去吧。邱静说,我请了一天假。刘纯秋说,你不用的。邱静说,我等在外边。刘纯秋说,那你稍远点儿。
  上课铃声响了,学生们像一群群鱼游进教室,校园一下子静住。邱静走到一棵树下,坐在石坛边沿上。天还热着,阳光落在地上,围了她一圈。她稳住神,盯着远处那扇教室的门。她知道对儿子来说,突然的环境变化意味着什么。也许他会大哭,也许他会自语。自语一句还没关系,自语两句三句,教室便会乱起来,学生们的眼睛就顾不上黑板,刘老师的脸就变得又惊又慌。然后,教室的门会打开,像一张不消化的嘴,把儿子吐出来。
  在担心中等着,时间便过得慢,坐了好大一会儿,一看手表才十分钟。瞧瞧周围,什么人也没有,自己像一片叶子掉到空旷的校园里。邱静心里有些散,渐渐又有些苦。她想,今天等在这儿的本来应该是唐民,至少也应该两个人一起坐守的。唐民是个男人,有理由多扛点困难的活儿。唐民说过,不管什么事情,来了就得好好对付,他说完这话,过了一年,又过了一年,然后走了。他是个懦夫。
  不过当初追她的时候,唐民是勇猛的。那时邱静还在报社编休闲版,每周必修的功课是与有关公司通电话,时不时也与公司的老总在饭局上聚面,说些认真不认真的闲话。某一天,邱静在饭桌上遇到在一家旅游公司做副总的唐民,双方可能说过几句话,碰过两三回杯,众人纷乱之间,也没留下重要的记忆。过了几天,一束鲜花突然而至,递到邱静面前,让她又愉快又纳闷。她问谁送的,送花工只是摇头。她把鲜花摆放在办公桌上。两天之后,又一束鲜花来到邱静手中,然后占据了办公室的窗台。又过两天,当送花工再次捧花走进办公室时,邱静不感到愉快了,她指着手让送花工把花搁在地上。傍晚下班,邱静去了花店,在登记本上找到一个手机号码和一个唐字。她当即拨了那个手机号码,客气地问对方是谁,为什么送花。对方慌一下,马上镇定了说自己是唐民。邱静想不起唐民是谁,引蛇出洞地说,我有位中学同学叫唐民,你不是他吧?对方说,你是贵人多忘事,我乃四方旅游公司之唐民。这么一说,邱静记起来了。她说,原来是你,你送我这么多花,挺夸张的。对方说,夸张吗?不夸张,我觉得恰到好处。邱静说,我隆重谢谢你了,不过以后别送花了好吗?对方说,不送花可以,但我会干些别的事。
  那个傍晚,两个人就这样扯话开了头。接下来一段时间,唐民要干的别的事,便是把邱静约出去喝茶、看电影。不少时候,邱静要做夜班,唐民总是及时来到报社门口,等邱静出来了便接住,一起散步去吃猪脏粉或者馄饨,然后把邱静送回家。在休息日,要是天气不错,他们还会去人民广场放风筝。在邱静手里,风筝老飞不高,还喜欢摇摇摆摆。唐民拿过去,风筝就会变得趾高气扬,使劲往高处走。等绳线用尽,他便撒了手,让风筝越飘越小,隐在天空里。
分享:
 
摘自:当代 2008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