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衣米一的诗(组诗)


□ 衣米一

  与蚊共舞
  你仅有的一点姿色
  在于你的轻盈
  仅有的一点才能
  在于你的飞翔
  而你对血的痴迷注定你不是天使
  宝贝,你着迷于另一种爱
  你爱一点,便翩翩起舞
  你再爱一点,便全神贯注
  你仍然爱,便伤其皮肉取其鲜血
  哦,原谅你所爱的
  他会手起拍落,将你屠杀在最后的快感
  一些粉紫色花在路边开了
  一些粉紫色花
  在我每天经过的路边
  开了
  我并没有经意,它们是开在昨天、前天
  一直以来
  我习惯把目光投向别处,无暇顾及
  这一蓬小小的根茎,根茎上淡淡的颜色
  颜色认命般的平静
  和平静中深藏的秘密和忧伤——
  消融
  我要笔直地离开
  不走河流,不走街道
  不拐弯抹角左顾右盼
  亲爱,我不会反悔
  像我前天遇见的桃花
  有几朵在枝头摇摇欲坠
  更多的已经命赴黄泉
  逼近
  我不知道怎样去描写逼近
  一条虫子逼近一朵花
  一个日子逼近另一个日子
  你逼近我或者我逼近你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很好的事情
  我只是携带一些纸片
  携带三个熟悉的名字
  携带三个陌生的名字
  让他们眼睛与眼睛逼近
  鼻子与鼻子逼近
  嘴巴与嘴巴逼近
  同样,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很好的事物
  三月
  三月
  从一朵桃花开始
  随三瓣梨花飘落
  一路咳嗽,她闭门
  取桃红五钱梨白二两
  加川贝几许冰糖若干
  蒸煮,是甜的
  她把日子当珠子数
  从一到三十,颗颗磨圆
  最后一天
  突然梦想有一个异族名字
  格桑花,或者其其格
  四月,致G
  你说西北有风沙
  淹媚骨,至今无佳人
  然而四月在抒情
  她是穿天鹅绒的蝴蝶
  凄迷,缤纷
  她的翅膀有蔚蓝
  额角粘满荧光粉
  你可以尽情地想象
  并抓住她的蕾丝花边
  哦,你可以把她拿走
  切成你的横断面
  给她血,伤。给她更多的波浪
  G,你是一座临春桥,一路向南
  她是夜晚的皱褶。她飞。她飞。她低低地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