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陶艺现象看质觉的文化经验


□ 黄金谷


我们对艺术的审美体验包含了两个层面,一个是在情境描绘、观念表达、情感展现层面上有意识的审美知觉,还有一个是在潜在意识层面上的人对艺术质觉的感知。艺术作为人类特有的活动,不是孤立的艺术本体创造。它首先是形成艺术“场”的事件,质觉作为概念被提出来,其意义指向艺术的“场”性,质觉所指的场不是一般意义的物理场所,它是心灵与物质交汇的场,是接纳人类心灵共振、交流的艺术场,艺术审美中艺术品和它处的空间包括其中的观者都是艺术质觉“场”的构成。任何艺术品的出场都是事件性的过程。美国思想家杜威曾有一句名言 :“任何一种存在都是一次事件。”艺术不是存在于艺术品内部的属性,作为发生在人类社会中的特有活动,对艺术的认识也应跳出以其事件的物质留存为核心的形式研究,转向考察人类的艺术事件感知基因,质觉概念即以此为理论根源而被提出。

一、质觉是一种文化知觉的场

人“看”物有两种状态,见与(视而)不见。在艺术欣赏中,“见”是人主动投射的审美心理,依靠概念、符号、判断、思维等意识活动,因而被人“见”到的是社会意识文化的表征,从中得到的意义满足和愉悦总是体现了某一时期的心理趋向或审美意趣。“见”的内容与形式是视觉符号研究的范畴,属文化意识层面。相对而言,质觉指向人意识之外的心性状态,关照的却是日常行为中普遍的视而不见的体察方式,人自在其中感受到物我相互影响交换的场境,物与人气息感应交汇。这种场境不是发生艺术行为的物理场所,而是一种文化场,形成场的条件和场的感受是超时空的。在此意义上,质觉就是艺术体验中的深度文化知觉,引导人的审美情境和心理趋向。质觉的场也意味着不仅事和物通过艺术方式能够调动人的内在情致,达成了特有的心理情境,人的活动的积极介入也会将文化精神沉积在物和事中,改变事物在人类文化圈中的质性,质觉意义的来源不是纯自然的物质存在,它必是包含了人类的文化经验。若从陶艺的现象来理解质觉的文化经验,陶土原本是地球上天然的物质,在人类有意识使用它制陶之前,它只是自然世界的物质现象,从现代陶瓷工艺学的角度分析,地表很多岩石的物理和化学面貌与陶质是相似的,但岩石不具有陶对于人的质觉经验。陶质是人创造的也是人类与自然对话的记录载体,有了人对它使用和创造活动的介入,陶质逐渐从人类经验认识的客观对象转化而构入人类文化意识本身,并反映在从生活资料的工具性向纯粹艺术的象征性的过渡中。相对于其它艺术门类,工具性的原始特质潜在规定了传统陶瓷的艺术表情,在直接的触摸、擦拭、翻转、抚摩活动中,伴随着对陶质性的体验,尽管脱离了使用目的,对陶 “质”的使用经验仍影响着陶艺审美体验,与触摸相关事件经验的唤起是陶艺质觉的一个独特方面,构成陶艺在社会中的基本文化面貌。

二、质觉对于视觉的意义

从质觉意义上,一些重要的传统陶瓷美学问题被消解了, 传统陶瓷将“质”与“饰”构成其美感的对偶范畴,它们代表了两种不同的视觉经验,质与饰的传统审美关系实际上是“此处”与“别处” 两种审美理想的对应。装饰或是作为装饰的造型指向外在于物质本体的“别处”之境地,以极端的物质形式超越物质存在而达到精神的要求。在历史上,一种或几种频繁出现的纹饰可能通往一个民族普遍的精神理想。相对于“饰”的超越意义,“质”的审美性就是在实际的接触中获得的“此时”的愉悦,体现人身体对物实在的功用性需求。“质”以身体感知为心理尺度,“饰”以精神超越为普遍要求。质与饰不是由抽象形式关系决定,而是被现实中人的行为理想和文化经验调动着的。虽然在理性分析中,人有意识将造型与装饰在视觉上区分,造型和装饰也经常在生产与研习中分离,但使用陶瓷的活动却没有将质与饰区分的必然要求。处于传统文化语境中的造型和装饰传承不是个人能随意创造和选择的,陶瓷艺术作为传统社会文化重要的载体,在与整个文化生态的联系比较中形成了陶艺质觉的独特面貌。质觉性的审美是对隐含的事件经验和内在精神的调动,是对物象的全息性的文化感知方式以及相关行为经验的唤起体验,所以从质觉的意义看,无论是“质”还是“饰”其实都是追求它能带来的文化经验而非视觉经验。在当代设计中,美愈加超越了对物性的“执”,跳出单纯对艺术形式思考的藩篱,倾向于一种事件审美。本文认为研究人对质觉感知的需要,通过将视觉范畴中的质与饰的对偶关系在质觉基础上的消解,可帮助在设计过程中避免因对视觉形式的孤立追求而忽视设计中文化经验的引导。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