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文学青年”讨论之一


□ 贺武军等
编者按:
2002年第10期,我刊在"文化观察"栏内刊发了《两个文学青年的孤苦人生》一文,文章记述了湖南省邵东县两位异常执著的文学青年,一位叫赵京辉,声称要写出中国的荷马史诗;另一位叫谢建国,他写的几百万字的手稿堆积如山。两个人至今一文不名,穷途潦倒,家人责骂、旁人歧视却都改变不了他们追求文学、渴望成名的初衷。本刊编辑部同时配发了《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文学青年》的编后语,向广大读者提出:您如何评价他们的执著和精神境界?您支持他们的追求吗?请读者踊跃来信参与"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文学青年"的讨论。
上述两篇文章刊发之后在广大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参与讨论的信件雪片般源源不断地飞进《北京文学》编辑部。从本期起,我们从众多来稿中择优选发一部分。我们将把这一讨论开展下去,欢迎广大读者、尤其是文学青年继续踊跃来稿参与讨论。来稿请写清您的真实姓名和详细通讯地址,并在信封的左下角注明"关于文学青年的讨论"字样。
《北京文学》编辑部

看了赵京辉与谢建国两人的事迹,我不禁为他们伟大的理想而感动,为他们执著的精神而敬佩,为他们坚韧的精神所折服。

坚持就是胜利

说实在的,要不是在"文化观察"栏目里看到,我还以为这是小说呢。看了赵京辉与谢建国两人的事迹,我不禁为他们伟大的理想而感动,为他们执著的精神而敬佩,为他们坚韧的精神所折服。他们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夸父。
我虽然在成人学校读书,但身边也有那么一部分人是为了文学而来的。我的舍友张明宇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自称"大师",这不只是玩玩而已,这是他理想的表露。他坚信"只要能艰苦一时,忍耐一时,抱着信念,永不回头,便可征服一切"。他非常喜爱诗歌,特别是新诗,说起来头头是道。不论生活多困苦,他的书总是买个不停,国庆放假七天,他带我逛了四天书店,买回来一大摞书,有朦胧诗选,有后朦胧诗选等等,直逛得我眼花缭乱,一见书就头疼,而他却心情舒畅。在全校同学大谈特谈恋爱的时候,他却视"诗歌"、视"文学"为恋爱对象;舍友们劝他赶快考虑终身大事时,他却一笑了之;同事们为他张罗时,他却不考虑父母的急切心情,依然我行我素。
我很羡慕他,也想向他学习,但往往没有那种毅力,总下不了那种狠劲,总逃脱不了"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的悲哀。
孟老夫子言:"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也。"大多数人都生活在这种功利的现实之中,他们认为,当文学家就得舍当政治家、经济家的念头;同样,当政治家、经济学家就不要在文学领域瞎搅和。赵京辉你做你农技员,干嘛要写中国的荷马史诗呢?谢建国你不做好你的鞋匠,却来文坛上凑什么热闹?你说你想写,就像刘邦一样一生写上那么一首诗,也就玩玩而已,要不你不下岗才怪呢?
然而,他们却没想到,古今中外的那些名家有哪一个是凭他的成名作吃饭的呢?曹雪芹写《红楼梦》曾贫困潦倒,他是靠卖画和朋友接济活着的;鲁迅给人们留下了那么多的名篇,他却是在用教书来维持生活;高尔基一边当学徒一边努力读书;歌德写《浮士德》用了60年,这60年难道不吃不喝吗?......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小时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