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书同行不寂寞


□ 陈 陌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该用一支怎样的笔来描绘那一方方纯净的乐土,也不知道该用一张怎样的纸来叙写那一个个走进“书香之旅”的美丽的夜晚,更不知道该用一种怎样的心情去诉说那些与书同行的每一个春风洋溢的日子。也许,我只是知道,在那方热土,在那些夜晚,在那些日子,我一个人在内心大声地笑过、唱过、走过,我一个人在书中走过、跳过、舞过。
  一杯热茶,一曲音乐,一盏台灯,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你说,我还奢求什么?我不需要,真的不再需要。我只要我能在一个有山有水有春风有雨露有秋实有冬阳的地方,去感受大自然,感受真诚与善良,感受文明与博爱;我只要我可以在一个冰雪封融、枯木秃岭、太阳沉没的地方,去挑战邪恶和不义、虚伪和卑鄙、权贵和势力;我还只要能在汹涌的波涛、无情的烈火、迸裂的山岩、流逝的岁月中,去赞颂生活与爱情、英勇与无畏,以及这片千百年来肥沃依旧的土地。
  走进“书香之旅”,我看到了,看到了素面朝天的毕素敏向我款款走来。她说她并不美丽,但素面朝天并不是美丽女人的专利,而是所有女人都可以选择的一种生存方式。她说,万物都有衰老和凋零,但衰老和凋零也是一种美丽。她还说,自信并不与年龄成正比,也不与美丽成正比。我喜欢并不美丽但素面朝天的毕素敏。我也相信,不化妆的微笑更纯洁美好,不化妆的目光更坦率真诚,不化妆的面孔更有勇气直面人生。
  我也看到了才华横溢、学贯古今的李敖。他挥动着他手中犀利的笔“狂妄”地宣告: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他还亮着他的大嗓门,骂到别人祖宗八十代却不怕被人宰。我敬佩他的才华,他的大无畏,他的那种不惮以“真小人”自况的泼皮相。认真地想一想,中国现今文坛能有谁可以与之比美?!余杰虽然厉害,人称“第二个李敖”,但我认为,无论是才华学识还是骂人的功夫,他都是比不上李敖的。
  我还看到了,看到了刘墉、程黛眉,看到了王蒙、舒童,看到了其他许许多多用文字跳舞的人。真的,每次翻开任何一本书,我所有的烦闷、所有的悲伤都会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是沟通的舒畅。
  曾经,我悲伤过,痛苦过,逃避过,消沉过甚至绝望过,为我的命运我的感伤。我曾经把一切甩离我的世界,只留下一对苍白的手掌蒙住双脸,蒙住自己颤抖的心灵和孤独的灵魂。我常常坐在孤寂的布满灰尘的角落,遥望那一路的星辰。只是有一天,徐国静那坦然而冷峻的脸出现在我面前。她递给我她的《生与死》。她告诉我,其实生和死只是一个故事。生不过是故事的开头,死也无非是不可更改的结尾。疾病和苦难不过是生死的中间地带,人应该用平静的心去面对生死人生!
  从此,我学会了平静,学会了淡泊,学会了含泪笑对人生。我不再一个人静坐一隅,不再舍得让自己的生命如风一样飘然而逝。无论我快乐或是悲伤,无论我微笑或是痛哭,我都会静静地坐在窗前,听一颗颗心灵为我诉说他们的故事。于是,悲哀的我忘却了伤悲,痛哭的我擦干了眼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