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恸哭的谢翱


□ 唐 颐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每当读谢翱时,悲痛的古典名句便油然涌入心头,人世间的悲壮之美会使人肃然起敬,我十分庆幸有这位700多年前的闽东乡贤。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就读大学时,古典文学有两本教科书,一本是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编著的《中国文学史》,此书如是说:“谢翱古体诗从韩愈、李贺、孟郊这个流派衍变而出,他在作品中勇敢地表达亡国之痛的情感,却是以上几个诗人所不曾有过的境界。……这些血和泪凝结而成的文字,应和文天祥的《指南录》中著作永垂不朽”。还有一本,是朱东润先生主编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厚厚九大本,我曾细细查阅,从先秦到清代几千年的文学作品选,可谓浩瀚如海,能挤入其中占一席之地的闽东人氏,唯谢翱一人。
  谢翱,字皋羽,南宋淳祐九年(公元1249年)生于福建省福安市,47岁与世长辞。他流传于世的《晞发集》,有200余篇诗文,最著名的应是《登西台恸哭记》。朱东润先生主编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收录的谢翱诗文也仅此一篇,可见此文的经典性。
  为谁恸哭也?提起他,便一定会想起那两句名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我国著名民族英雄文天祥的壮烈豪语。谢翱的后半生,几乎是为文天祥而活着。南宋德祐二年(1276年)二月,元兵攻陷临安。五月,宋端宗在福州即位,改元景炎。面对摇摇欲坠的大宋江山,文天祥临危受命,以右丞相职任枢密使同都督诸路兵马。他欲挽狂澜于即倒,传令各州郡举兵勤王。此时年已27岁,虽应试不第,但却颇有诗名才气的谢翱,做出一个惊天动地的举动:“毁家纾难”。即将祖传家产全部变卖,用以招募乡兵数百人,赶往南剑州(今南平市),投奔文天祥帐下。文公十分赏识他,留与大帐中,就任谘议参军,朝夕相处,共商大事。有两年多的时间,他跟随文公转战闽、粤、赣,抗击元军。在此期间,曾有过一线胜利的曙光,但毕竟南宋王朝大势已去!文公兵败撤退中,在赣州章水之滨授命谢翱离伍,并解下一方端砚赠送谢翱。不久,文公便兵败广东五坡岭被捕。
  不知当年文公是否特爱惜这位比他年小12岁的青年人才,不舍得他跟随自己走慷慨赴难的必然之路,而做出让他离伍的决定。或者另有特殊使命?如今的我们也只能猜测而已。但从此后的近20年光阴里,谢翱对文公高尚人品及两人间友谊的时常怀念,对文公遇难的万分苦痛,对故国的深深眷恋,构成了他生活的主要内容。也必然构成了他诗文创作中悲痛的主旋律。
  谢翱与文公分手后,辗转避难于浙江。他每遇到景物与当年离别时相似的地方,就心如刀绞,悲泪满面……他曾写道:“余恨死无以籍手见公,而独记别时语,每一动念,则于梦中寻之。或山水池榭,山岗草木,与所别处,及其时适相类者,则徘徊顾盼,悲不敢泣。”足见当年异族统治的残酷。公元1282年,文公在大都(现北京)菜市从容就义,走完了他大义凛然的一生。噩耗传来,谢翱悲痛欲绝,他写就一首五律诗:“魂飞万里程,天地隔幽明。死不从公死,生如无此生。丹心浑未化,碧血已先成。无处堪挥泪,吾今变姓名。”当时那种肝胆俱裂、痛不欲生的心情被抒发得淋漓尽致,特别是“死”、“生”两字组成的奇特对偶句,格外哀切动人。故国河山依旧,竟然无可发泄感情之处,伤心之泪,未能明流,只能暗咽。
  谢翱胸中块垒不得不吐,极度悲痛饱著不得不发,于是就有了之后的三哭英灵。一哭是在辗转浙江的三年之后,经过苏州,“望夫差之台而始哭公焉”,因为苏州吴县是文公授命危难之际的办公府治所在地。就是这一年,文公上书朝廷,力主斩降将兵部尚书吕师孟,并提出“分天下为四镇,建都督统御其中,……使其地大力众,是以抗敌。”等主张,但未被朝廷采纳。南宋统治者反而继续以乞降求得苟延残喘,使得元军乘虚而入,临安沦陷。谢翱对着夫差台哭,就是悲痛宋末昏君像吴王夫差那样醉生梦死,而致亡国之恨。二哭在文公殉国之后的第四个年头,“复哭于越台”。越台乃春秋时越王勾践所筑。文公当年为抗击元军屡经此地,被俘北上时,曾登台写下《越台诗》,并还以卧薪尝胆矢志复仇的勾践自勉。所以谢翱二哭英灵于越台,可谓百感交织。又过五年,也就是文公死难8年的1290年的一天,谢翱和好友数人,星夜乘船富春江经严子陵钓台登上西台,在荒凉的西台上,设位祭奠,放声恸哭。这就是著名的三哭英灵,也便是那篇垂名青史《登西台恸哭记》所记叙的哭祭场面:“……谒子陵祠……登西台,设主于荒亭隅,再拜跪状,祝毕,号而恸者三。复再拜,起。……复东望,泣拜不已。有云自西南来……若相助以悲者,乃以竹石如意击石,作楚歌招之曰:“魂朝往兮何极?暮归来兮关水里,化为朱鸟兮有味焉食?歌阙,竹石俱碎……”
  在古往今来众多长歌当哭的文字中,《登西台恸哭记》真是一篇奇文。由于当年的异族统治,谢翱哭英烈却不敢直书文公姓名,不能明言文公业绩,只能将全部的笔墨倾洒在生者对英烈亡灵的哭祭上。细细品味全文,谢翱那不能自已、饮声泣血的恸哭,使万千读者强烈感受到文公惊天动地的壮举和青史永垂的伟业,也深刻体会到他满腔亡国的愤恨如富春江水浩浩荡荡而下。所以,他不仅为文公哭,为宋王朝哭,也为自己哭,为一切爱国志士而哭。三哭英灵、登西台,可谓是谢翱十年来感情的总爆发,如火山岩浆喷涌而出。敛声的恸哭里除了哀惨、悲痛,还有激愤、迷惘、仇恨、坚毅……真情饱著,功力非常,穿越七百多年的时光隧道,依旧感天动地泣鬼神!西方文艺理论家对“悲剧”的定义是:“把世界上美好的事物毁灭了展示给人类”。谢翱的三哭英灵,尤其是《登西台恸哭记》,便是最好的诠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