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边的风


□ 李相华

□李相华

1

我刚从牢里出来,就接到李相龙的电话。李相龙说:老弟,这一阵躲到哪里去了?为啥电话老打不通?我说我坐牢去了,李相龙不相信,李相龙说:你说你杀人去了,不就更没人找你了吗?我说:我真的是坐牢去了,信不信由你。

李相龙向我打听:我乡女孩春兰,也在晋海打工,你们认识吗?我说:认识,还是我们的表妹呢。李相龙说:是吗?这表妹可真出息了。听说她当上了歌星,傍上了大款,这是真的吗?我说:大概应该算是真的吧。李相龙说:她真是为我乡人民争光啊。我说:李相龙,你到底要说什么?把话直接说了行不?

李相龙说:好。春兰要为我乡捐建一所春响希望小学,你个大老爷们,怎么就无动于衷?

这才是李相龙的真实意图?

我刚从牢里出来,心绪烦乱,又被李相龙提及春兰的事,就更加烦恼。我拿话呛李相龙:你们当官的有张嘴,人家女娃有个X,都可以用来谋幸福。咱大老爷们有什么?干球一个,你要不要?

关掉手机后我就开始后悔,我不该用这态度对待李相龙。

没想到第二天李相龙又给我打电话来,他要我回去当村长。我一时搞不清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说:村长要经过村民选举,你要我当我就能当上吗?李相龙说:村长是要经过选举,不过现在基本上还是上面说了算。我知道他所谓的“上面”其实指的就是他自己,他现在混上乡长了,人模狗样的,也算是小数点前面的政府官员了。

我说:你现在要我回去当村长,不是明摆着害我吗?现在的村长有什么当头?无非替你们收费收税,然后隔三岔五地被你们叫去开会。这不是没事了找罪受吗?

李相龙说:你也可以当个名誉上的挂职村长,能帮忙引进点投资最好,不能引进投资,搞点劳务输出也行。我乡这么多女孩子,引几批到沿海去,多出几个春兰,不什么都有了?

我自忖没这个能力,就应付他说:你让我考虑考虑。

李相龙说:老弟,听我一句话,村长是个官,打工是个仔,我可是千里迢迢求贤若渴,你还有什么好考虑的?

2

村长是个官,打工是个仔,这话从李相龙嘴里说出,像是骂我。

李相龙是我大伯的儿子,说来也奇巧,我和他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同时毕业去当兵,又同时复员被安置在乡上当“代职”乡干部,第二年两个人同时由“代职”转为“正式”,第三年他被提升为乡党委办主任,成了书记的贴身“大丫环”,我则当上了乡武装部部长。差别就从这时开始:他由主任升副乡长,由副乡长升副书记,势头直奔一把手的宝座,前程大家纷纷看好。而我却在武装部长的位置上一坐就是五年。我和他争着当哥哥,争了二十多年也没争出个高低大小长短来,现在不同了,现在他官运亨通,自然而然地,可以叫我老弟了。

再后来就是精简机构,乡镇一级的要大量裁员,乡武装部也要撤销合并,想一想也是,一个中国腹地大山深处的小乡,要武装部干球事?撤就撤吧,只是这一撤把我撤得没了位置。真是没脸面也没意思,与其整天为那一份少得可怜的薪水发愁,还不如另谋出路。我主动要求下岗,我不干了,我打工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