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献忠杀人考


□ 张宏杰

  张宏杰 蒙古族,1972年生,1994年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就职于渤海大学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作家协会理事,辽宁文学院合同制作家。曾获辽宁文学奖、东方文学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等多个文学奖项,出版有《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中国皇帝的五种命运》等多部著作。
  
  一
  
  崇祯十七年(1644)六月二十一日,重庆通远门外的广场上,三万七千名明军聚集。他们被编成百十个长队,鱼贯前进,到队伍前的木案处,伸出右手,放在案上。
  站在木案前的士兵手起刀落,那只手应声而断,留在案上,手指还在抖动。血如喷泉一样从断臂上喷出。执刀士兵一脚踢开他,喊道:“下一个,快点!”
  这是明末农民起义军张献忠部在处理被俘明军。六月二十日,张献忠攻破重庆城。这是他入川之后的第一个大胜仗,全军上下,兴高采烈。张献忠特别指示,虽然明军曾经顽抗,但八大王此次宽大为怀,俘虏一个不杀,仅剁手为戒。
  这些俘虏没有理由不庆幸。但还有人希图进一步的侥幸。农民军明令伸右手,有人却伸出了左手。一刀下去,左手掉了,然而又被刀刃拦住:“右手!”
  于是两只手都废掉了。
  这些断手的士兵被放出城,逃奔各自老家。他们把恐怖像瘟疫一样传播到了四川省的各个角落。
  
  二
  
  明末农民军领袖张献忠虽大名鼎鼎,我们对他本人的了解其实很少。史家的笔墨都消耗在张的“残酷好杀”上,关于其他事迹,钩稽所得,寥寥无几。
  我们所能确切知道的是他出生于一六〇六年九月。那一年是明万历三十四年,正是万历皇帝的消极怠工愈演愈烈趋于极致的年代,明王朝的灭亡已在此时埋下伏笔。
  他是延安人,是的,“陕北老乡”,黄土高原上裹着白羊肚手巾面孔黧黑两颊酡红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的陕北青年。
  出身当然是贫苦了。祖上是军籍,也就是职业军人,那个时代军人是被人瞧不起的贱业,“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到父亲这一辈好不容易脱身出来,做了个走乡串寨卖些针头线脑的小贩,母亲则在农闲时节织炕席到集上去卖,补贴家用。从小应该挨过饿,受过冻,吃过苦,受过地主家的孩子欺负。这都是很保险的推测。
  据说是和李自成一样,被爹妈强扭着脖子送进私塾读过两年书。无奈天性和书本不亲,坐不住。在私塾两年和同学打了无数的架,大字却没记住几个,父母无奈,只好放他的羊,任由他成天和村子里的半大后生们厮混。
  陕北定边,民风剽悍,人们农闲之余,爱舞刀弄棍,不只为防身,也是一种娱乐。献忠于此道颇有天分,练得也投入。他天性爽快,胆大。“身材魁梧,剽劲果侠,声如巨雷,面目微黄”,朋友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黄虎”。野史说他,“阴谋多狡”,“及长,益无赖”。很快他就打遍四邻八乡无敌手,成了年轻后生里“有号”的人物。农村文化生活贫乏,没事时只能纠集几个同样好勇斗狠的朋友,到镇上的小酒馆,像《水浒》里那样,切上二斤熟牛肉,打上两角浊白酒,吃得酒酣耳热,吹吹牛,“教量些枪棒”,说些“江湖上好汉们的勾当”,“卖弄胸中许多豪杰的事务”。回来捎半斤残酒,顺路偷只鸡,偷几把蚕豆,找个人家赌上一宿,第二天回家挨老妈一顿痛骂,这都是题中应有之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Tags:张献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