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医院,七想八想


□ 张艳茜

  二○○五年在武夷山开会时,遇见我很喜欢的一位女作家——蒋韵。我感觉,我一九八五年去山西约稿时见到的蒋韵和现在的蒋韵变化不是很大。我没有恭维的成分,她是属于那种很早看着就不年轻,但年纪逐渐大了却依然年轻的人。她表情凝重地对我说,怎么可能没有变化噢!你现在还体会不到,女人最怕的一个年龄数字就是五十。她没有多讲下去,我当然也懂得,五十岁的女人生理的衰败给内心带来的是怎样的打击。
  
  现在,二姐就到了女人最关键的生理年龄。很长一段时间,总听她说身体状况不好,更年期的时间无限延长着。仿佛到处有问题,却始终不晓得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于是,二姐从胶州回来,投奔在医院工作的大姐,在 B超室经大姐检查,发现了问题的严重,二姐的子宫肌瘤已经很大,而且不止一个。做事果敢的大姐当即决定,让二姐住院,马上做手术。
  住院后,我去陪二姐,她的气色很差,本就瘦小的她,突然又小了一号,两年前一头的乌发,现在窜出了若干花白,眼角的皱纹骤然增加了许多。二姐的心理负担很重,对即将要做的手术,内心既期待又恐惧,毕竟是要从身体里摘除一个重要器官,虽然这个器官仿佛成了摆设。
  陪二姐聊天解闷时,就看到窗台上晾晒着婴儿的小裤子,却没有见到婴儿。同病房是一个剖腹产的产妇,福建人,丈夫在西安做生意,他们已有了一个女儿,现在如愿以偿有了儿子。产妇说,女儿今年在西安上小学了,借读费付了一千五百元。产妇感叹小学都需要如此昂贵的学费,以后中学会变本加厉的。不多时,她的宝贝儿子被护士送来,原来,孩子黄疸严重,留院治疗。因为要在头上找血管输液,孩子的半边头发被剃光。这个阴阳头的小东西,前后脑勺很突出,脸色黑黄,双目紧闭,不哭不闹,静静地躺着。那一刻,让我想到非洲难民母亲怀中无助的孩子。心里明白这怎么好比喔!于是,立即将目光转到空洞的墙上,遏制我的胡思乱想。
  二姐的手术定在了九月八日的上午九点。我起了大早,但是,路上倒车时还是耽误了时间,八点四十赶到时,二姐已经被推进了医院十楼的手术室。大姐说,手术大概需要三个小时。我只有等待在手术室门口了。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门开了,推出来一个老先生,对面坐着的一直在看报纸,表情温和文静的阿姨,这时突然站起身迎了上去。是她老伴做疝气手术顺利结束。阿姨柔声地对老伴低语着,和睦的情景令人好生羡慕。他们刚下楼,电梯呼啦啦上来男男女女五六个,车床上躺着一个老人,很快进了手术室。门口的两个联椅就被这些送老人的男男女女坐满了。这些人长相各异,搞不清他们的关系,穿着很普通,男人们甚至有些邋遢,但表情都很凝重,不停地唉声叹气,有一个略微年轻的女人在无声地默默流泪,不晓得进手术室的老人是他们什么人,这位老人能有这许多人牵肠挂肚,我想他应该是幸福的。
  时间过去了快两个小时,手术室的门每开一次,都令门口等待者期待着站起身。电梯再度上来,送来一位孕妇,这是要做剖腹产手术了。紧随孕妇床边上来的是一个个头不高,长相凶悍,大腹便便的男人,应该是那孕妇的丈夫。看他那体形,好似从他肚子里能掏出两个娃娃来。这男人在护士指导下签写完一个协议,因为已经没有可坐的位置,他就挺着个似乎快生产的肚子走来走去的,焦躁不安,但缺少些要做父亲的幸福感和紧张感。他拿出烟来,看看大家有禁止的目光,就趴在窗户上。因为前突的肚子阻碍,很困难地才对着窗外吸起烟来,但他仍然遭到大家一致的目光谴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