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土地的儿女们


  ◎蔡云山(朝鲜族)◎李玉花(朝鲜族)译

  1

  从不久前开始,村口外那棵孤零零的老松上,黏黏糊糊的松脂格外多起来。这棵环抱的老松,历经岁月的风霜,树冠已经枯黄了,就像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村里人都说这棵老松知道寿命将尽,在为慢慢死去的自己惜别。大家都很痛心,甚至有人说,老松身上流出的松脂是“老松的眼泪”。

  一位老人一动不动地坐在从地面钻出来的松树根旁,那是德俊老汉。

  “唉,过了今年就得离开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这也太无情了。”他像和尚念经似的,自言自语,布满皱纹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影。

  德俊老汉从口袋里掏出烟袋儿,粗粗地卷了根旱烟,边抽边望着山坡下的村庄。这里的人们曾经像水田里的小蝌蚪那样聚在一起和和美美地生活,如今却像一盘散沙似的各奔东西,有的去了城里,有的去了国外;一百多户人家的村子,现在只剩下不到五十户。而且,留在村子里的大部分都是老人,没几个年轻人。加上近年来又搬来了十多户外乡人,使得村子渐渐地失去了“纯洁性”。村里没有几间像样的砖瓦房,低矮破旧的小草房像一个个小坟堆,稀稀拉拉,毫无秩序地分摊在各处。村庄就像一抹灰色,没有生气。望着眼前的一切,他难过得真想哭出来。

  德俊老汉对村子的历史可谓了如指掌。先人们乘着小船划过图们江,第一次放下行李的地方正是现在这棵老松树下。当时周围有许多松树和赤木、红松、白松,所以那时称这里为“松林地”,解放后,改名为“松林洞”。由于图们江边建起了码头,还设了.一个小海关,这里一度颇为热闹。老松树旁边还有一个长得像菩萨似的大岩石,人们都说这块岩石灵验,称这里为“山川堂”。后来大力破除迷信,用炸药把它给炸掉了。当年村子里有啥事情可都要到“山川堂”去祈祷。

  松岩洞是块宝地的传闻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开了。远在夷狄岭那头平原的人们,也背着行李涌了过来。然而,经过‘人民公社”和“十年动甜’,村子逐渐开始走下坡路。当年的情景德俊老汉至今历历在目。那时松树上挂着一个折断的钢片当钟用,像放羊群似的把社员们赶到放“卫星”和“大跃进”运动中,把一个巨大的喇叭挂在老松丫字形的树杈上,昼夜进行“文化大革命”。当时任村干部的德俊老汉也被扣上了“反革命分子”的大帽子,在松树下,脖子上挂着一个牌子挨批,受尽了折磨。实行大包干后,他原以为这下总算可以喘口气了,没想到为了那狗都不理的臭钱,人们开始纷纷奔向城市,奔向国外。村子就像被洪水席卷的田地,一片荒凉。

  “同年生的,原来你在这儿呀。我还满屯子找你哩。”听到身边传来嘶哑的声音,德俊老汉不由得身体一哆嗦。光顾想事了,有人站到眼前都不知道。学万老汉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到他身边。

  “哦,是你?你这大白天的找我吃奶呀?可惜我不是女人,没有奶给你。抱歉喽。”德俊老汉冲他开起了玩笑。他们俩人同年同在一个村子里出生,七十多年来一直是如影相随的好朋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