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恐龙阿瓜和他的大尾巴(节选)


□ 张嘉骅

  阿瓜、东东和西西
  
  魔幻世界里有个小村庄,叫做月月村。
  月月村只有两户人家,而且还紧挨在一块儿。其中一户呢,住的是一只恐龙,他的名字叫做阿瓜。
  几百年来,阿瓜每天都得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早上醒来,匆匆忙忙地盥洗一番,吃完早餐,然后跑到客厅,立定站好,对着挂在墙壁上的一幅画像猛瞧个不停。那是阿瓜的自画像,也是阿瓜最心爱的东西。“好帅。好酷喔!”阿瓜总是痴痴地一边望着自画像,一边这么说。
  几百年来,没有一天不是这样。
  这一天起床后不久,阿瓜又站在自己的画像前面了。“这画里的人物可真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呀!”他一面欣赏,一面赞不绝口。好不容易过足了瘾,阿瓜满意地坐在沙发上,翻开《魔幻早报》来看。可是,一则新闻还没看完,如同往常一样,阿瓜隔壁马上就传来一阵吵闹声。阿瓜赶紧竖起耳朵听,接着干笑一声,用一种很不屑的口吻说:“哈,这两个驴头又在吵架了。”
  两个驴头在吵架?难道说,这月月村里的另一户人家,也就是阿瓜的邻居,是两头驴子?
  你要是这么猜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阿瓜家隔壁住的只有一头驴子,只不过,这头驴子却有两个头。这是一头双头驴。两个驴头在吵架,指的便是长在同一个驴身体的两个头彼此在吵来吵去。按照常理说,一头驴子只需取一个名字就行,可是这头驴的两个头打死也不愿意取一个共同的名字。东边的头管自己叫东东,西边的头管自己叫西西。两个头各有各的想法,也各有各的脾气,所以经常闹意见、斗嘴皮子。这头驴够奇怪的吧?那么,这天一大早,他们两个头“叽里呱啦”地又是在吵什么呢?听听看,你便知道了。
  东东说:“喂,你饿不饿呀?睡了一个晚上,肚子饿得扁扁的,我得先吃早餐再刷牙,行不行?”
  西西说:“不行,不行。哪有先吃早餐再刷牙的道理?”
  东东跟着说:“说你驴,你还真是驴,吃完早餐再刷牙才是保护牙齿的好方法。你到底懂不懂?”
  西西也跟着说:“哼,听你驴话掰一大串。嘴巴馋不说,还扯些什么方法不方法!”
  东东辩了一句,西西不甘示弱,也立刻顶嘴回去。这样一吵一闹,针锋相对,你来我往,又是没完没了。
  阿瓜隔着一道墙,竖着耳朵偷偷地听。他忍不住“扑哧”笑了一笑,摸摸自己的脑袋,侥幸地说:“幸亏我妈没有给我生出两个头,要不然我就惨了。”
  
  填空掉下来的棒子
  
  阿瓜登上了月月山。他在月月山头,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来,然后抬头望了望天空。“嗯,今天天气不错嘛,万里晴空,果然是个招亲的好日子。这些巫婆再找不到人嫁,可别怨老天了。”阿瓜这么说。说完话。他便衷心期盼着天空出现奇景。
  过了没多久,巫婆骑着扫把一个接一个出现了。
  第一个飞过去的巫婆,八成是急着想嫁人,只听“咻”的一声,速度比喷射机还快。
  第二个飞过去的巫婆。用的是“螺旋形飞行法”,像在舞彩带。
  第三个飞过去的巫婆,只是一蹦一跳的,像青蛙在跳似的。她用的飞行法不就是“蛙式”吗?
  第四个飞过去的巫婆,大概是狗电影看太多了,因为她用的是“狗爬式飞行法”。
  紧接着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都飞过去了。飞过天空的巫婆愈来愈多,有的翻,有的滚,有的甚至还成群结队,像大雁那样排成“人”字型慢慢地飞着。这些巫婆的飞行姿势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看得阿瓜“龙”心大悦,眼珠子都快“脱窗”了。
  “哇,好棒,好棒呀!”阿瓜禁不住高兴地喊叫。
  可不是吗?一百年一次的盛会,造成天空的飞行奇观。阿瓜亲眼目睹了这种平常不易看到的景象,怎能不高兴?
  正当阿瓜兴奋之际,只见天空忽然有个东西一直往下掉,然后“咚”的一声,刚好就掉在阿瓜的跟前。“这一定是哪个巫婆飞行时不小心掉下来的。”阿瓜说。他好奇地把那个东西捡起来,瞧了瞧,发现只是一根看起来很普通的黑色棒子。
  “咦,这是老天送给我的什么玩意儿呀?我能不能使用呢?”阿瓜比了比,量了量,说道,“拿来当筷子嘛,只有单独一根;拿来当拐杖嘛,又嫌短了点。既然没有啥用处,倒不如扔了吧!”便随手把棒子往脑后头一丢。
  哎呀,糟糕透了!阿瓜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乱丢东西的。阿瓜把黑色棒子这么一丢,可引发了一件连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