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律师何为?——访律师张思之


□ 张帆

  张思之,一个几乎没有打赢过一场官司的律师,却在法律界被尊称为“中国最伟大的律师”。

  他总是为“异端”辩护。从1980年为“两案” (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辩护,到上世纪90年代初先后为一批被指控“颠覆政府”的被告人担任辩护律师,再到后来的郑恩宠案、黎元江案等,对于这些明知不可为的辩护,他始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尽最大努力维护当事人的权益。

  走下辩护席,这些年来,他广泛介入社会公共领域,在一些关涉国家及民族进步的重大事件面前,他毫无惧色地挺身而出;对诸如聂树斌案、吴英案、李庄案等一些影响深远的案件更是大胆发表意见,先后做出了被认为是至关重要的表态,成为一名广受尊敬的学者。

  在财新《中国改革》记者的专访过程中,这位已是85岁的老人口中时不时蹦出几个骂娘的字眼,同时却对弱势大众表达着深切的同情。

  “即使只能做一个花瓶,我也要在里面插一枝含露带刺的玫瑰”。这就是张思之,一个有所担当的律师和一个富有批判精神的知识分子。

  [上篇]曾经坎坷法官路

  远征印度,求学报国

  遗忘历史的恶果就是人民被愚弄,是非混淆,道德沦丧

  财新《中国改革》:1938年,你在11岁时逃难到四川,在此之前你的童年是怎样的?你的语言造诣很高,是不是在青少年时期就有很扎实的功底?

  张思之:我曾祖父、祖父都是中医,家传“肥儿丸”秘方在老家郑州非常有名,从小便看惯满屋“华佗再世”之类的牌匾。不过,祖父不务正业,吸食鸦片,家道因此中途败落。

  当时政府要修铁路,强征了我家田地,给了很少一点补偿,全家只能靠出租剩余房产为生。

  我父亲学了西医,靠自己闯出条生路。作为长子长孙,我被寄予厚望。记得11岁左右读了《左传》,至今还记得其中一些篇章。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在那个时代,别的孩子很早就读这些经典了。

  1938年初,日军轰炸郑州。祖父说一定要送我和叔叔出郑州。于是,我们经陕州、西安,抵达绵阳。

  财新《中国改革》: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远征军近些年才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而你在1 6岁时就投笔从戎,参加远征军,飞赴印度。这是怎样一段人生历程?

  张思之:其实,真正的远征军是指1942年进.入缅甸对日作战的国民党正规部队。我参加的是“中国学生志愿远征军”。

  当时,我正在位于四川三台的国立18中上高中,它实际上是东北大学“附中”。1943年11月15日,国民党四川省军管区参谋长徐思平在东北大学做了一次演讲,号召“投笔从戎”,我们这些高中生也被动员去听了。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11月12日是我16岁生日。那天下着小雨,学生们一个个听得热血沸腾,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当场就报了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