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间吉祥文字创作的伦理观念


□ 郭小强

  一、吉祥观念的形成与吉祥文字的创作
  
  一般来说,民间流传的许多视觉艺术形式都具有审美功能,但是,大多数又不单纯是为审美而创作的。很大程度上,它们是为使用而创作,在实用中兼具审美功能。
  民间流传的吉祥观念总是与生活中最基本、最朴素的理想联系在一起的。如秦汉时盛行的“瑞应”说,就源于人们普遍认为天降祥瑞和人间诸事是对应的,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有征兆。班固《白虎通义·封禅》记载:“天下太平符瑞所以来至者,以为王者承天统理,调和阴阳,阴阳和,万物序,体气充塞,故符瑞并臻,皆应德而至。德至天则斗极明,日月光,甘露降;德至地则嘉禾生,蓂荚起,柜鬯出,太平感;德至文表则景星见,五纬顺轨;德至草木朱草生,木连理;德至鸟兽则凤凰翔,鸾鸟舞,麒麟臻,白虎到,狐九尾,白雉降,白鹿见,白鸟下;德至山陵则景云出,芝实茂,陵出异丹,阜出莲莆,山出器车,泽出神鼎;德至渊泉则黄龙见,醴泉通,河出龙图,洛出龟书,江出大贝,海出明珠;德至八方则祥风至佳气时喜,钟律调,音度施,四夷化,越裳贡。”应德而生的各种景象,就是吉祥的象征。自汉以降,直至明清,吉祥形象的表现技法更为成熟,图形的寓意也更加丰富,追求“图必有意,意必吉祥”(李萍、张智艳《中国传统鹿纹的演变及其吉祥寓意分析》)。其间,以佛教的行善、因果报应思想和道教的长生不老的观念以及阴阳五行的学说,结合中国古代的传说,确立起的吉祥形象,一直以来影响人们的生活,在吉祥文字创作中不断得到应用。
  百姓生活里,艺术样式和生活是密不可分的,生活的追求自然会在创作中流露出来;对未来生活的希望和憧憬,也会在造型语言上有所反映。民间的吉祥文字的制作,是以字为基础和字形为基本结构,借助文字的意义,进一步想象和加工,对文字形态进行再创作而成的。在此过程里,主要是以字形为创作元素。构成吉祥美好寓意的图形。清代民间刺绣“双喜”字的造型中,通体穿插安排了各类神仙形象,包括八仙、和合二仙、福禄寿三星等。其丰富的内容十分明确地表现出当时的设计目的,即对新人的美好祝愿。
  尽管现实中常存在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民间更多的作品则充满了积极因素,传达的是积极和朴素的追求。如向往物质满足的“荣华富贵”、“招财进宝”、“金玉满堂”、“年年有余”,向往平安的“马上平安”、“平安如意”、“竹报平安”,向往长寿的“八仙庆寿”、“天地长春”等等;还有向往婚姻美满的“和合二仙”、“夫荣妻贵”,向往多子多福的“早生贵子”、“瓜瓞绵绵”,向往家庭兴旺的“三阳开泰”、“弯弯顺”、“安居乐业”,向往功名利禄的“封侯挂印”、“一品当朝”、“二甲传胪”、“三元及第”等等。这些吉祥文字都通过视觉形象表现出来,传达出吉祥的寓意,将美好生活前景和现实事物相对照,通过造型把这种心灵的祈求纳入视觉艺术范畴。
  在古代,民间信奉死生有命,富贵在天的命运观。所以,就个人而言,命运是无法预测的。因而“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孟子·尽心上》)。万物之理天赋予我,存在于心中,只有在心里真诚地寻求,才能求得至福。吉祥文字形之视觉语言,反映出人们心中对于吉祥幸福的执著追求,同时更加增强和充实了内心世界,发展了“万物皆备于我”的心理满足感。在吉祥文字的创作和运用中,表达朴素情感的主题和文字字形结合,构成了民间视觉艺术的独特成分。如民间器物饰品上广泛出现的“唯吾知足”,这个造型最早出现在汉朝的钱币上面,微妙之处就在于这四个字分布于钱的方孔四周,上下左右共用钱孔形成的一个“口”字,所以称“借口钱”。四个文字造型以“口”型为参照,分别有左右、上下两种组合关系。“口”型分列四个字型的左、下、右和上。就作品的结构来说,整个造型利用了“口”字作为中介,使组合造型有了切入点,以“口”为中心,“唯”在右,“吾”在上,“知”在左,“足”在下,结构浑然天成。这个造型颇具代表性地表现了传统吉祥文字设计中运用字型组合构造的共形方法,也传达了知足常乐的价值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