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园风物


□ 吴守春

  瓜菜记趣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瓜豆在故乡人看来,都是菜蔬,虽说种什么长什么结什么,但菜蔬种植也是有些来路不明的学问甚至于约定俗成的风俗。某些种法,与植物学理论相悖。
  苋菜是家乡常见菜种,家乡人热衷于种植苋菜,是因为苋菜属于红菜,它的汤汁兜头一淋,一碗白米饭就像化了妆似的,姹紫嫣红,把一餐素面朝天的农家饭装点得喜气洋洋红红火火热热闹闹。儿时,“红米饭南瓜汤餐餐味道香”耳熟能详,大人们说,那红米饭是大红稻煮出来的,口味好但产量不高,解放后被淘汰出局,取而代之的白米虽像城里下放学生皮肤白皙但不出色。有了苋菜,我们就能土法上马,将鲜艳的苋菜汤淋在饭头上,香喷喷的红米饭就那样“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了,吃起来满口生津滋滋有味。母亲常拿苋菜比方人际交往“干亲如苋菜,不交(浇)就是败”,它的逆命题当然是“苋菜如干亲,不浇就是败”了。浇苋菜不能用小尿(人尿)带水浇,就像狗见不得猫,苋菜与人畜粪犯冲,用小尿浇,苋菜就会焦头枯尾,发“猴”。苋菜是夏天的菜,庄户人每天都会“前三后一两个大腿一勒”地洗把热水澡,那洗澡水舍不得白白倒掉,全蓄进便桶里,天麻麻亮,大人们挑着洗澡水到菜园里浇苋菜,浇了洗澡水的苋菜见风长,娇滴滴翠生生地嫩,吃到尾巴梢都不老。洗澡水除了肮脏,含有汗流浃背的盐分,想不到对苋菜生长立下汗马功劳。苋菜偏好这一口,可能应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吧。
  韭菜属于穷人的“大菜”,韭同九,九(久)老长寿,哪个单数字还有比九更大的,一道炒韭菜上桌,等于上了九道菜,你不能吵着桌上没菜了。浇韭菜也是有讲究的,全用小尿,原汤原汁的那种,还不能兑水。稍兑水就会立马烂根。韭菜破土发芽就开始兜头淋,长到半拃高,适可而止地收瓢停浇,再接再厉,韭菜就会烂醉如泥。“六月韭菜回娘家”,到了暑天,韭菜停止生长,养精蓄锐,直到第二年开春,它们才露出头来。家里有人恰好那年年龄逢“九”,一般这年不栽韭菜,韭菜是大菜,一大,小老百姓就担当不起受用不了,轻易栽它,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冒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皇上,才是九五之尊,比韭菜也只大五,谁见了皇上还不回避?韭菜等于是菜中的皇帝老儿,脾气也大,逢九的人吃它,折寿。一定要栽,栽的时候有个一点也不能马虎的程序,那就是栽到最后一棵,必得将那棵韭菜倒插头,这样,一畦韭菜没有栽“满”,点了韭菜一个死穴,就能避邪冲灾。
  古书上谆谆告诫,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大人们一再对孩童打招呼,栽瓜最忌摸瓜妞。大人摸小孩的脑瓜,是一种亲妮的表示,毛茸茸的瓜妞,也像小孩一样长得憨头憨脑憨态可掬,逗得你忍不住想用手抚摸,这一摸就摸出麻烦了,那瓜妞就会萎靡不振,没等到瓜熟蒂落,瓜自己先自凋落不辞而别了。
  菜蔬也是有品格高下荣衰贫贱之分的。有些果蔬天生就是贵族,至少是遗老遗少,喜欢端架子。葫芦是......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六盘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六盘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