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死咫尺间


□ 毛志成


小序

人的生命,有时脆弱得像一片带露摇曳的草叶,一只伏地爬行的蚂蚁。任何一个随随便便的偶然都有可能使它折断、毙命。而对脆弱的生命进行起死回生式的挽救,有时又只须举手之劳。可惜这些举手之劳的小事,君子做了之后大都不放在心上,转瞬即忘,因之他是君子;小人则对任何善事都无意为之,因之他是小人。六旬之人的我,每日入睡之前常常忆起一个又一个的救生瞬间——



我五六岁时在村边的河岸上闲坐,正值一个车夫将车停下来,解开马的缰绳,任凭马在岸边的草地上吃草。这马由于劳乏、饥饿,对食物毫无选择。它的嘴伸到我脚下,正要吃掉一株只有半尺高的白杨幼苗时,我毫无深意地用手拍了一下马的头,那马便转身到几米外的草地上吃草去了,饶过了那株白杨的幼苗。
此后的几年中,由于我经常到那里玩耍,发现那株白杨已经长高,渐渐高过了我的头。
几十年后我回乡探亲时,居然看到那株白杨已经高到十几丈,我只能用力仰视;树身也粗得使我抱不过来,直径至少近于三尺。
几十年前,这株树的生死只在一瞬间。而这一瞬,却决定了它的命运。人也一样,一生中不知干了多少于一瞬间决定一个生命可活可死的事……



还是在我童年的时候。
那时由于贫困和重男轻女的村俗,遗弃女婴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我们几个童年伙伴在青青麦田中捉鸟时,在麦垄中无意发现了一个被弃女婴。她只能很吃力地蠕动,哭声低微得近于蚊声。
但她仍能动,仍有呼吸,仍有声音,我们惊愕良久。随后,便向正在远处锄禾的一对夫妇大喊起来:“来人呀!这里有个快死的孩子!”
那对夫妇走过来,女的将孩子抱了起来。夫妇两个说这孩子肯定不是本村人遗弃的,因为他们对本村刚刚“坐了月子”的妇女都摸底。
后来,这对夫妇无可奈何地将女孩养了下来。
这位活了下来的女孩,如今已五十余岁。两三年前我在清明节之前回乡扫墓时,见到了这位给已故养父养母虔诚上坟的妇女。她自然不认识我,也不一定知道当年那一瞬间的事。假如当年我们一群孩子不去麦田里捉鸟,又没发现那个有气无力的女婴……



“文革”时,我于被批斗之余,还要去干苦役。正在我俯身于楼下清扫大字报垃圾的时候,一位在思想上颇左但无其他恶行的女“造反派”惊喊一声:“危险!跑开!”我本能地跑到一边。就在这时,一张从高高楼上抛下的铁椅坠落下来,很正很正地砸在一秒钟前我还在那里发呆的地上。幸亏我闪开了,否则我将落得“死有余辜”。
我活了,但那位以害人来取乐的人在灵魂上却“死”了——也许他从来没有真正活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