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人眼中的另类


□ 刘 忠

村人眼中的另类
刘 忠

  刘忠河北青龙县人。毕业于辽宁大学新闻系。有散文、报告文学、电视剧、电视艺术片等作品问世。作品有报告文学集《心灵深处的丰碑》,散文集《枫叶红了》《记忆的碎片》,电视剧《印缘》,新闻论文集《新闻观点》。现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山,群山。群山之外还是群山。我的家乡方圆几百里都是这个样子。
   我们那个小村夹在群山之中,走进村子,山是高高的;抬头望天,天是窄窄的一条;再回头看,山已挡住了来路,人就像钻进了口袋或陷入了深不可测的地窖,颇有几分清寂可怖。小村居住着不同姓氏的二十几户人家,他们依山筑舍,构成了一条不长不短的人气链。自有人烟以来,这里一切安安静静,平平常常,没有豪门旺族,没有名流雅士,也没出过草莽盗寇。但是,却有几位另类的乡亲,平添着人们的谈资和乐趣。

  
  三大爷
  
   三大爷在家族中是父亲的同辈,他的祖父和父亲的祖父是同一个父亲,按民俗讲属于五服内的近支。在还没有我的时候,三大爷便伙同几个族人到奉天(沈阳)谋职去了。那年月的户口好落,不像眼下这样,须先交几千上万的城市增容费,也不用想方设法地买房子,拿着房照作为进城的条件。那时,只要找份工作,单位或老板开个证明就成了。三大爷轻而易举地成了城里人。
   三大爷一去就是三十来年,当然也有探亲回乡的时候,但回来时只是他一个人,从不带家眷。乡亲们问起,他的回答是:路途遥远,交通不便,花费过大。一九七○年的某个季节里,三大爷带着大娘和三儿俩女被一辆卡车送回村子。山里人那时候很难见到卡车,卡车停下了,几个城里人穿着的孩子下了车,蹦蹦跳跳,十分快乐的样子。我心下说,这三大爷可真够气派的,回家探亲还有卡车相送。等卸下所有的生活用品后才知道,他家是被下放还乡了。再看看几个高兴的孩子,脑子里便出现了“少年不知愁滋味”的老话。
   三大爷许是在城里呆久了,许是当推销员的关系,练就了一副“铁嘴钢牙”。村里人说,三大爷的那张嘴能把圆的说成扁的,长的说成短的,能把死人说活了。村上人还说,三大爷的嘴有时像把刀子直刮人的脸皮,专剜伤疤痛处。人们这么说,不外乎几个方面的含义:一说三大爷肚子里有东西,能言善辩;二说他经常言过其辞,往往离谱儿,有虚假或吹嘘的成份;再就是说他嘴直不让人、伤人。不然如此能说会道的,咋会被整回山沟沟呢?于是,胸无点墨且又坦直的族人,不论长尊老幼当着三大爷的面,动辄来上一句“村里的牛都让你吹死了。”每当这时,三大爷也不介意,而是继续侃谈或换转话题,从不见他为此生气。
  那天,坡下的大叔和玉哥正私下谈起三大爷,动情处便大声地骂起他来。恰逢三大爷到大叔家有事,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山里人除冬季外白天不关门),大婶正往外走碰个朝面,脸刷的一下变成了菜园子里的大红萝卜,怔怔地呆住了。三大爷随机应变提高嗓门“他大婶子出门啊?”大叔、玉哥尴尬起来。三大爷平静地说:“咋的,我来了还不卷袋烟,都愣着啥?”大叔醒过神来“这就拿,这就拿。”点上烟,三大爷就说古论今,喋喋不休起来。
   三大爷少小离家,几十年不摸庄稼活儿,现在回来,成了不懂农事的农民。他没下过一天地,至于哪块地种个啥,哪块地产量高,一问三不知。天天不是闲逛,就是凑到人多的地方谈天说地,博古论今,在庄稼人眼里是个活脱脱的“二流子”。出于同情和谦让,没人与他计较。那天,从不请客的三大爷突生答谢之意,“爽”了一回,到集市上买了两瓶白干,杀了一只老母鸡,做了几道小菜,请几位老哥们在他家喝起酒来。酒过数巡,三大爷出言不慎,伤及一位哥们。那哥们一脸的不高兴,情急之下半真半假地嚷道:“你是回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却一天也不参加集体劳动……”事有凑巧,正好大队干部到队里找队长有急事,转到这里听个正着,就把三大爷带回大队部,严厉地教育了一番。庄里人都说三大爷要倒霉,三大爷的那个兄弟也是追悔莫及,不知所措。
   太阳落山的时候,三大爷透亮的声音就从遥远的村下传入村人的耳鼓。大家放下心来。三大爷见了大家没有半个怨字。他说,什么人我没见过,啥事没经过,在小河沟里还能翻了船!?这一回,三大爷不仅有了更新的话题,而且谈兴更浓了。
   老人们常讲,话到嘴边留半句,意思是说话要留后路,不要把话说满,说过,不然不好收场。照此看来,三大爷未免是话太多了,但细细品味又觉得,三大爷话多,但从不吐露一个脏字;三大爷好说,但从不招惹是非;三大爷能说会道,讲的都是人生道理,话多,又有什么不好呢?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