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斯文不可扫地


□ 徐怀谦

  徐怀谦山东高密人,文学硕士。现任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曾获“鲁迅杯”杂文征文大赛二等奖、第十届北京杂文新人奖和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优秀编辑奖等奖项。著有《拍案不再惊奇》《生命深处的文字》《智慧的星空——与思想者对话录》《游与思》《历史上的那些人和事儿》等。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历史上有不少皇帝、准皇帝,像诗中提到的刘邦、项羽是没有多少文化的。没文化没关系,虚心学就是了,可是他们不仅不虚心,反而要变着法地羞辱读书人。在这种时候,读书人只有两种选择:斯文扫地——慑服于皇帝的淫威;斯文不可扫地——坚守读书人的尊严。
  我们只看坚守尊严的例子。刘邦打天下的时候,儒生郦食其求见。刘邦的卫士问明白他的身份后,对郦食其说:“沛公不喜欢儒生,只要有人戴着儒冠来见我家主公的,他常常摘下别人戴的帽子,往里面撒尿。跟这些儒生谈话的时候,动不动就骂骂咧咧,所以你不要对我家主公说你是儒生啊。”
  卫士通报后,郦食其就走进了刘邦的传舍,看到沛公两腿分开,坐在床上,正让两个女孩子给洗脚呢。郦食其看到这一幕,只作了个长揖却不拜,问:“阁下您是要帮助秦攻打天下的诸侯呢,还是要率领诸侯攻破秦呢?”沛公听了,骂道:“书呆子!天下被秦折磨得太苦太久了,所以当然是诸侯一起来攻打秦,怎么说是帮助秦攻打诸侯呢?”郦食其说:“如果您真心想聚集天下的英雄豪杰来攻打无道的秦,那么就不应该以这种态度来接见有知识的人。”沛公听到这里,赶紧停止洗脚,站起来穿好衣服,请郦食其坐到贵宾的座位上,向他请教。郦食其游说沛公袭击陈留,缴获了秦的不少积粟。
  刘邦就是个大老粗,骂骂咧咧惯了,要改也很难。有一次,陆贾要给他讲《诗经》、《尚书》,刘邦又开骂了:“你家主公是在马上打下天下得来的,读《诗经》、《尚书》有个鸟用!”陆贾就说:“您是马上打下来的天下不假,可是难道你还要在马上治理天下不成?如果秦始皇得到天下以后,行仁义,法先圣,天下怎么会轮得到陛下您来坐呢。”刘邦听到这里,有点醒过闷来,就恭敬地对陆贾说:“请先生为我写一本书,把秦所以失天下、我所以得天下的道理以及古代那些成败的国家都写出来。”陆贾就写了一本《新语》献给刘邦,刘邦很高兴,大加赞赏。
  也许是遗传,汉武帝对知识分子也不太礼貌,不过也分人。比如大将军卫青面君奏事的时候,“上踞厕而视之”,也就是坐在马桶上面接见他。丞相公孙弘陪宴的时候,皇上有时候连帽子都不戴。但如果是汲黯,皇上如果不戴帽子,都不敢出来见他。有一次,汉武帝坐在武帐中,正好汲黯前来奏事,那天皇上没戴帽子,望见汲黯进来,赶紧躲到帐中,让身边的人准许汲黯的上奏。汉武帝对汲黯就敬重到这种程度。
  有一次,汉武帝召集群儒说:“我想振兴政治,效法尧舜,如何?”汲黯当面就说:“陛下内多欲而外施仁义,怎么能效唐虞之治呢?” 一句话把汉武帝噎在那儿,半天说不出话来,“上默然,怒,变色而罢朝。公卿皆为黯惧。”那些日子,大臣们纷纷劝汲黯明哲保身,汲黯慨然说:“天子设公卿大臣,不是为了匤正错误难道是专作阿谀奉承的吗?我既在其位,总不能只顾个人安危,见错不说,使皇帝陷于不义之地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