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话短说(四题)


□ 叶延滨

实话也实说

一个说话像在念课文的人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在客厅,在茶楼或在洗手间,我们会冒出一个念头,这个人脑子进水了?一个说话像念课文的人出现在主席台,我们会假装很欣赏他,会做出全神贯注的样子,会在应该鼓掌的时候鼓掌。因为我们都心里明白,这是他的工作,他在尽职尽责,尽管他念的是别人写的文章,这个“别人”有个共同的名字:秘书。
一个到处抱怨生活的人,实际上生活对他很宽厚。他一张嘴,就说张三说李四说王五,你就知道他是生活在这些人中间,这些人是他的好友,是他的同事,而且这些人很宽厚地承受着他的抱怨。生活中这种处处闭不上嘴的人,让生活在他周围的人不得不学会宽容。一旦真遇到艰难的生活,真是遇到值得抱怨的生活,他定会首先头一个紧闭着嘴,或因为专制让他懂得祸从口出,或因为压在身上的重负,让他那张嘴只够喘气而无法言说。
天天说文学的人最不懂文学,最简单的道理,如同儿子最了解母亲,但他绝不是见到人就向人讲述自己的母亲。现在我们常常面对这样一些官员,他们无论见着谁都大讲政治、大谈人民,其实,听他讲话的人早就在其他地方听过和读过这样的话。于是有人产生这样的误区:以为人民是指那些听了关于政治理论的鼓舞就去行动的群体,以为官员就是把听到关于政治的话语再从嘴里吐出来的那种人。
喂鸟人的悲剧,是精心喂养的八哥和鹦鹉,不再说鸟语了,而说一种鸟儿自己并不明白的人话。这是一种最可悲的言说。鸟儿在说人话,鸟儿自己不明白。人们在听鸟鸣,听到的是极其不规范的学舌。艺术家的悲剧,是花了大力气在舞台上扶起一群不说人话的人物,或在银幕或电视里推出一群八哥和鹦鹉。
当领导的悲剧,是明明知道属下是在说自己爱听的话,却装作没有听出来。养成习惯了,没有人说爱听的话还闷得慌,于是四处“视察”,换一群人来说自己爱听的话。哲学家的悲剧,是天天向人们说,世界上没有上帝,也没有全知全能的人。可惜的是,哲学家自己每一次讲这样的话时,脸上的表情是全知全能得不容怀疑,说话的口气如同上帝一样在发布真理。
以巴冲突,一边用嘴巴,一边用炸弹。沙龙说话的方式是先用嘴巴,嘴巴不管用了再用大炮和机枪。巴勒斯坦激进派的方式,悄悄地闭上嘴巴,悄悄地引爆身上的炸弹。然后,沙龙再一次用嘴巴大声发言,然后,再有一个巴勒斯坦少女闭紧嘴巴,在身上捆紧炸弹……大概这就是恐怖主义产生的原因之一:说话与不能说话。有一天沙龙不再大声嚷嚷,而巴勒斯坦少女纵情歌唱,这个世界会少了许多恐怖主义。
我们幸亏不是完全彻底认真学习说话的好学生。一个标准的好学生按照要求:是在成语和格言里读小学,然后说着格言毕了业;在名人语录和哲人警句里读中学,然后引用着语录和警句毕了业;在伟人著作和法律法规法则的条文里读大学,然后背诵着伟人和法则毕了业。真是如此的话,这种好学生毕业后的一生,会像是一只就会捉自己尾巴的忙碌的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