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味是淡


□ 钟红英(畬族)

  吱——呀——,外婆拉开大门,一阵清凉的风拂面而来。晨曦中,粉墙、黛瓦、飞檐、翘角,影影绰绰,似幻似真。青灰的石板路上,传来卖花姑娘柔柔的叫卖声“茉莉花喽——茉利花——”。“怎么这么早呀?”卖花姑娘托着一篮的花儿向外婆打招呼,外婆总要回话:“外孙儿要去画画哩!”“这孩子将来准有出息!”卖花姑娘边走边说,清脆的脚步声在迷蒙的晨光中,有如天籁之音,宣告了新的一天的到来。
  有多少个日子,这样一天一天重复着,外婆记不清了。在豪门深宅、坊巷流金的福州南后街,外婆家十几平米的小屋,实在是局促简陋得很。但外婆照例是要早早起床的,起床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淘米、煮饭。不一会儿,米饭的香味飘到小阁楼上外孙儿的床前,外孙儿揉揉眼,他知道,该起床习画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这样的早晨?郭东健的记忆依然是十分清晰的。当大多数孩童还在父母怀里打滚撒娇的年龄,小东健却失去了至爱的父亲——一个有浓重山东口音的汉子,一个参加过淮海战役的南下干部,一个因体内残留弹片而患上血液病的军人……以后,东健就搬进了外婆家,靠政府每月二十元的生活抚恤金,直到大学毕业。但东健显然并未因家庭变故的影响而失去生活的温暖和快乐。上了初中,每天晨起,炊烟袅袅,雾气蒙蒙,踩着满地儿露珠,东健与几个伙伴已来到绿草如茵的西湖公园开始了写生;雾消、云散,迎着初升的太阳,在菜市场,在火车站,在汽车站,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那赶路的,那背包的,那带小孩的,有的东张西望,有的行色匆匆,有的困顿劳累,有的兴奋新奇……这些人儿哟,全成为他速写描绘的对象。就这样,晨起晨落中,时光悄然流逝。几年过去了,当年的孩童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速写能手。一九七八年,东健从三坊七巷的南后街,跨进了福建师大长安山下的高等艺术殿堂。
  许是宋词的婉约触动了东健内心深处的柔情?许是空蒙的晨景留给东健以太深的记忆?东健对雨、对雾、对气构成的混沌之美几乎有一种本能的偏爱。“静处看山山色远,闲时听水水声长”(《乐行图》),“丙戊春日,连绵阴雨,雾气蒙蒙,街头路人渐稀,湖边杨柳吐绿,一派雨雾江南景象,遂写此寄兴”(《素琴调心图》),“云雾显晦,山骨隐现,林梢出没,意似便已,气象混沌者为佳。近作喜以云气清唱其间,虚实相生以体察澄净静穆是也”(《无尘皆境图》)……东健认为,混沌意趣普遍存在于大自然之中,它朦胧玄虚、空灵,形态混茫,含蓄蕴藉,富有难以名状的魅力,具有深邃玄妙和玩味不尽的审美价值。因此,东健作画,在水墨混沌的意象中,韵外之致、味外之旨是他着意营构的一种意境之美。《丝竹邀风自然清》《步无尘》《翠拂蕉影图》……女子似花贵如兰:或素手抚琴,或心闲独步,或临水观鱼,或执伞移影,或临花照月,配以山石、以廊亭、以楼阁、以蕉阴、以烛窗,淡墨点染,宿墨皴擦,营造出一种神秘、空蒙、妙曼、和谐的自然韵致。花非花,雾非雾,岂不是一种极妙的景致?
  所以,东健作画,常在春意阑珊之际,在虫鸟归暮之时,在连绵细雨之间,最能激发他与自然世界的心灵感应,并将之倾泻于宣纸的素白世界。于是,在那看似不经意的“春时”、“春分”、“春”、“春晴”的题款中,每每成为他心迹的一个自然流露。在东健看来,混沌之美可以显示大自然浩瀚的气韵和无可计量的模糊美,可以拓展人的视野,把人有限的兴味诱入无限之中,衬托出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美。
  东健长期生活在福建,对惠安女自有一种独特的情怀。在他笔下,惠安女已越出一般意义上的符号叙事,而更在意于从人文意义上去关注惠安女在现代语境下作为一个独特的群体,她们的历史文化、心理模式、生存状态等,以期对这一群体作多维度多视角的透视。因此,透过惠安女那奇特炫目的外形、勤劳朴素的秉性、刻苦耐劳的品行,东健确乎更着意于表现她们在现代文明的冲突与嬗变中,封建与民主、节约与浪费等等既矛盾又统一的和谐的整体精神;更着意于通过描绘惠安女浪漫的服饰,淳朴的本色,来折射古代与现代的人文意义审美价值的种种信息;也更着意于,通过淡墨运用,和没骨的手法,既坚持一以贯之的混沌之美,表现女人所特有的韵致,又有别于诸多在人物描写上难舍线条形式语言的运用,而强化“面”的形式,从生活场景、生活现状出发,有感于心,发而为画,神传象外,走出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水墨人物画的道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大味是淡”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