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全球政策求变


□ 张环宇

欧美和新兴经济体的改革任务都相当迫切,全球监管体系的完善和投资者信心的重塑,将对改革成败产生重要影响

记者 张环宇

美国次贷和欧债两大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尚未平息,全球经济疲弱的挑战已接踵而至。面对增长放缓、通胀高企、资金外逃、汇率大幅贬值等风险,许多国家在负重中艰难前行,政策求变和更为密切的全球协作也愈发凸显其重要性。

2012年年初以来,欧洲央行和美联储陆续推动政策宽松;欧洲央行通过降息和长期再融资操作,美联储则通过“扭曲操作”向市场中持续注入大量流动性。然而,效果却并不显著。新兴经济体则在“保增长”和“抗通胀”的政策悖论中徘徊,多数新兴货币相对美元出现大幅贬值,以往风光无限并被市场寄予厚望的“金砖四国”也开始黯淡无光。

面对挑战,全球经济将如何恢复增长动力?投资者失落的信心又将如何重塑?在错综复杂的政治经济形势下,监管角色将如何重新定位?欧债危机尘埃落定后,全球经济格局又会发生怎样微妙的变化?诸多问题,人们寄望可以在即将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继续寻找答案。

9月11日到13日,2012年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将于天津召开,本届年会的主题为“塑造未来经济”。在这场被称为“夏季达沃斯”的盛会上,来自近百个国家超过千名的参会代表将围绕全球增长、欧债危机、政策变革和风险应对等重要议题展开讨论。

求变之路

“欧债危机,中东地缘性政治冲突加剧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预示着这个世界进入一个更加复杂、震荡和相互关联的时代,因此,寻求突破性的解决方法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重要挑战。”世界经济论坛全球议程理事会(GAC)负责人玛蒂娜?古墨(Martina Gmür)称。

全球议程理事会(GAC)由世界经济论坛设立,其下设数十个单独理事会,并就财政危机、食品安全、能源安全、气候变化等热点问题展开研讨,其近600名理事会成员均为来自商界、学术界、公民社会、政界和其他行业的领导者。

在其发布的2011年到2012年年度报告中,GAC对银行、资本市场以及国际货币体系的诸多热点问题展开讨论,并对时下的热点问题给出了自己的建议。GAC认为,目前政策求变的关键之处在于,各国政府应通力合作,恢复市场的信任和信心。在监管方面,应该重新设计行业监管标准。对新兴经济体而言,如何发展资本市场,增强自身“造血机能”也至关重要。

近来,伴随欧债危机的不断升级,欧洲政治决策的步伐有所加快。6月底的欧盟峰会取得一些积极成果,然而,在银行监管联盟、财政一体化等问题上,欧洲的政治博弈仍在激烈进行。

“要解决当前困境并避免未来更大的风险出现,深刻的变革迫在眉睫,”布鲁塞尔智库Bruegel高级研究员维纶(Nicolas Veron)称,银行、财政、竞争力和政治联盟的结构性变革需要同时着手,仅仅对某个部分小修小补无济于事。“当然,这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政策制定者也不能期望仅仅依靠长期的愿景就重获投资者信任,因此,短期的救急之策仍然是必须的。”

在他看来,建立一个暂时性的欧元区银行管理机构十分必要。目前,欧元区并无这样的机构,当问题银行出现后,银行业及监管者无法有效率地判断其风险,提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并付诸行动,这极大损害了市场的信心。要重塑市场信心,监管职责的统一、系统且有效的危机应对流程和和存款保险是前提条件。

但是,对欧元区来说,这并不是一件易事。坐在“驾驶员”位子上的德国在紧缩和调整等前提条件上毫不松口,这使得很多政策的推进都遇到阻碍。

“如果欧元区南北差异的问题不解决,那北方向南方源源不断提供财政转移的状况会一直持续下去,而这对于德国人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中金公司首席策略师黄海洲称。

在他看来,欧元区整合的理想途径是建立“转移联盟”,即德国通过某种途径的转移支付来帮助问题国家,但对德国而言,此种“最佳方案”反而是“最差方案”。

黄海洲认为,加大欧洲稳定机制(ESM)预付资本、建立欧元区银行监管机构并统一存款保险制度和推出欧元债券是解决欧债危机的治本之策,但是,激烈政治博弈仍将旷日持久地延续下去。

和发达国家相似,新兴经济体改革的任务也同样沉重。黄海洲指出,以往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发展期,多数与政策变革息息相关。比如,中国在过去30年里的三次明显上升周期,分别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启动、提出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和加入世贸组织有关,但是,目前中国高增长之路正面临分岔口。“如果不加快改革步伐,增长速度很可能会慢下来。而对民营资本开放市场、加快城镇化步伐、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仍是改革的重要方向。”

然而,很多新兴经济体也面临着和发达经济体类似的尴尬处境。基建不足和制造业竞争力的欠缺让印度经济开始显露疲态。然而,面对即将到来的选举,政治家在改革和选票之间却显得左右摇摆。新加坡国立大学南亚研究所高级访问研究员帕里特(Amitendu Palit)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指出,印度通胀更多由于供给不足推动,因此,货币政策难以根除。政府要推动改革阻力重重,这种阻力不仅在党派之间,也在中央和地方之间存在。

分享:
 
更多关于“全球政策求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